筆趣閣 > 四重分裂 >第437章A1坡地

“開玩笑啦”
語宸俏皮地吐了吐舌頭,然后用紗布在墨檀手臂上扎了個小蝴蝶結,輕聲道:“我和大家去煉金工坊拿藥品的時候跟盧娜聊了幾句,她說你當時的狀態特別不好,我們脫離危險前那段時間的指揮完全就是在強撐,最后吐了一大口血就昏過去了,唔,所以到底是怎么回事?”
墨檀干笑了一聲,聳肩道:“可能是體能值消耗的太厲害了吧,之前也沒想到第二階段會對我造成那么大消耗,所以我之前就說過吧,就算這只是個游戲,太拼命的話也會很難受的,我當時那叫一個暈啊,你以后千萬得小心點,就算是救死扶傷也得量力而行知道不。”
“怎么忽然就開始教訓我了啊......”
少女嘟著嘴瞪了墨檀一眼,哼道:“然后呢?”
后者無辜地眨了眨眼:“什么然后?”
“你當時不是很暈嗎?然后怎么樣了?”
“哦,這個嘛......”
墨檀哈哈一笑,祭出了自己剛剛想到的借口:“然后好歹算是撐到了你們安全了,我就趁著盧娜沒走原地下了個線,從游戲艙爬出來上了個廁所、洗了把臉、沖了杯咖啡、看了會兒動畫片,舒舒服服地休息了好一會兒。”
他這話說得七分真三分假,除了個別關鍵地方之外完全就是實話實說,真的地方邏輯清晰,假的方面死無對證,絕對算是相當高境界的謊言了,所以......
“所以你說的這些,我應該相信多少呢?”
語宸抱著膝蓋坐在墨檀身側,笑瞇瞇地看著驟然僵住的后者:“給個建議吧。”
墨檀下意識地就想說‘那必須是十成十滴信呀’,結果他終究還是把這話給咽了回去,過了好一會兒才滿臉無奈地搖頭道:“非要我給個建議的話,七成吧。”
“嗯!”
結果語宸竟然特別開心地點了點頭:“我知道啦”
墨檀呆了一下:“哈?就......就這樣?”
“你不是已經給出建議了么?”少女托著下巴,將目光投向遠處那數百個精疲力盡的身影:“這就足夠啦。”
墨檀揉了揉自己的鼻尖,訕笑道:“那你到底是怎么......”
“十點三十五的時候,大概有十幾秒左右吧,墨檀顯得非常反常”
語宸的嘴角微微揚了起來,輕聲道:“雖然這一看好像并沒有什么,但仔細去想的話卻能感覺到一點慌張,嗯,甚至還有些恐懼的感覺,我覺得那跟體能值消耗的太厲害并沒有什么關系哦。”
墨檀沉默了幾秒鐘,忽然搖頭道:“不對,就算是慌張和恐懼也很正常吧,擔心自己因為消耗過大而犯錯這種理由完全解釋的通吧?”
語宸糯糯地笑了笑,點頭道:“嗯,是解釋的通,只是我不這么覺得而已”
“女人的直覺?”
“不知道誒”
“好吧。”
墨檀撓了撓頭發,有些遲疑地說道:“這確實是一個有些復雜的問題......”
語宸眼前一亮:“比如你其實在跟某個女孩同居?”
“這個沒有!”
“這個可以有。”
“這個真沒有!”
“哈哈,不鬧了不鬧了。”
少女輕快地站起身來,歪著身子笑嘻嘻地說道:“我才沒那么強的好奇心,不過......”
忽然有些迷之失落的墨檀好奇地眨了眨眼:“不過?”
“不過你確定自己的身體沒問題嗎?”
語宸將雙手背到身后,難得十分嚴肅地看著墨檀:“休息過之后,真的真的已經沒事了么?”
“嗯,真的真的已經沒事了,雖然我剛剛才血流滿地過一次,不過狀態還算不錯。”
墨檀莞爾一笑,晃了晃自己之前被一只突變者狠狠剜了一下的左臂,聳肩道:“所以你是不是差不多也該回去了?”
“好”
語宸乖巧地點了點頭,特別痛快地說道:“那我就先走了,你要照顧好自己啊。”
然后墨檀就傻了。
“駐地那邊還有很多重傷的戰士等著我呢。”
少女帶著對方的傻臉,咯咯笑了起來:“多數大神官們都留在盤樹城為大家驅散瘟疫,所以我自然要努力負責這邊的治療工作啊,現在魔力值也恢復的差不多了,肯定得趕緊回去。”
墨檀干笑了一聲:“所以你到底是過來干嘛的?”
語宸笑靨如花:“來看你。”
說罷就邁著輕快地步伐往駐地那邊跑去了。
......
游戲時間PM14:15
聯合部隊第二戰斗序列在突變者瘋狂地沖擊下撤退了近半公里才勉強穩住陣腳,憑借強大的遠程打擊能力暫時遏制住了對方,山壁兩側的第一支援序列也盡可能地發揮位置優勢對突變者進行遠程打擊,甚至在短短的時間內就清空了巨石以及圓木儲備,這會兒已經派出第二支由平民木匠、石匠、鐵匠組成的取材大隊去周邊收集投擲物了。
截止到現在,兩支戰斗序列加第一支援序列已經總計消滅了一千六百余只突變者,而敵人,卻依然在無窮無盡地涌來。
......
游戲時間PM14:27
耗盡魔力值的初階法師‘亞美??碟’被一只突破前排封鎖的突變者撕開喉嚨,陣亡。
至此,第二戰斗序列總計重傷人數四十三人,陣亡二十五人。
......
游戲時間PM14:29
中階法師‘甘巴蝶’利用疑似【魔法卷軸??短距傳送】的物品將自己傳送進大量突變者中央,通過未知手段將以自身為中心半徑二十米內的空間燃成一片湛藍火海,與近三百只突變者同歸于盡。
......
游戲時間PM14:35
霍迪爾山道中段,A1坡地
太陽教派的低階圣騎士凱伊??達爾克焦躁地拉下了金屬面罩,策馬行至隊伍最前方那個還沒有自己大腿高的身影后,沉聲問道:“大人,我們究竟什么時候可以出擊?”
“等命令過來,我們就可以出擊了。”
公正教派的高階圣騎士格爾賓??卡恩茲鈀克隨口回了一句,然后轉頭看向身后那位腦袋兩側長著犄角,目測至少有二百二十公分的年輕騎士一眼,驚嘆道:“天吶,你真高。”
凱伊有些不自然地笑了笑,俯首道:“多謝夸獎,大人,但咱們已經在這里等很久了,聯合部隊的大家正在下邊流血,而我們......”
“我們也是聯合部隊的一員,凱伊先生。”
作為一名罕見的侏儒圣騎士,格爾賓身上穿著一套還沒有對方肩鎧大的赤金色板甲,背后那面比枕巾長點兒有限的金色披風獵獵飛舞著,手中還拎著一柄九十厘米長的迷你十字劍,看上去分外滑稽:“所以我們必須服從指揮官的命令。”
凱伊皺了皺眉,低聲道:“我并不認為黑梵牧師會做出錯誤的判斷,但眼睜睜的看著戰友們遭到屠戮卻有違騎士精神。”
“啊哈,你也說了,這是黑梵牧師的判斷”
格爾賓聳了聳肩,一雙淺綠色的眸子目不轉睛地盯著第二接敵區的方向,隨口道:“所以違背騎士精神的是他而不是你,對吧?”
凱伊深深地蹙起了眉毛,恭謹地語氣中帶著一縷微不可察的惱火:“格爾賓大人,我認為現在這個場合并不適合開玩笑,作為一支在聯合部隊中舉足輕重的力量,圣騎士團理應承擔最為關鍵的職責,守護戰友們的生命,但現在我們卻只是呆在這里,什么都做不了!”
有這個想法的不只是凱伊,在場的四百五十二位圣騎士幾乎都已經壓抑到了極點,只是沒有人像他這樣直接選擇向作為臨時團長的格爾賓主動請纓而已。
作為整個米莎郡最為強大的力量之一,聯合部隊的圣騎士團已經在這里呆了近兩個小時之久,而在這段時間里,夏蓮殿下與那位名叫科爾多瓦的符文造物正在遠處浴血奮戰、忘語圣女與公主衛隊冒著巨大的風險誘導了一萬多只突變者、第一第二作戰序列已經有上百人犧牲在前線、就連平民們都在為這場戰役貢獻著自己的力量,而他們卻只是呆呆地被勒令留在這里,只許看,不許動。
對于任何一個三觀端正的騎士來說,這都是一種巨大的煎熬與折磨。
直到眼睜睜地看著那位女法師一頭扎進突變者集群里自爆的那一刻,那位名叫凱伊的低階圣騎士終于再也按捺不住,向那位沒個正形的長官提出了質問。
或許這位初來乍到的公正圣騎士和大家并不熟悉,但凱伊等人卻是聯合部隊的第一批成員,盡管圣騎士們大多都不擅交際,但這并不代表他們不重視這段時間一直與自己出生入死的戰友。
所以格爾賓的態度,沒法不讓凱伊惱火。
如果是三年前還沒有皈依太陽之神的他,這會兒一定會吐口吐沫,再惡狠狠地罵上一句‘這該死的矮子’,就算事后會被打個半死也要罵!
“呵呵,看來是我有所誤會了,原來凱伊先生你覺得現在這個場合不適合開玩笑。”格爾賓咂了咂嘴,終于挪開了自己緊盯著前線的目光,轉身看向面前這位滿腔熱血的年輕騎士:“既然如此的話,我就不開玩笑的跟你聊幾句好了。”
凱伊咬了咬牙:“我覺得現在并不是......”
“閉嘴,年輕人。”
格爾賓蹙起了眉毛,淡淡地打斷了對方的話:“玩笑時間外,一個低階騎士可沒有資格在我面前‘覺得’什么,好了,現在請你告訴我,什么是騎士精神?”
“謙卑、榮譽、犧牲、英勇、憐憫、誠實、公正、靈魂。”
凱伊不暇思索地給出了回答。
“正確。”
格爾賓挑了挑眉,用自己空著的那只小短手掏了掏耳朵:“那么請你再告訴我,屠殺的定義是什么?”
“屠殺是......呃......”
凱伊忽然噎住了。
“屠殺有很多種釋義,但在我個人看來,今天的米莎郡并沒有任何一場屠殺發生。”格爾賓轉頭看向山道遠處,輕笑了一聲:“沒錯,我們被勒令呆在這兒的兩個小時里,有很多人死了,光榮而英勇的犧牲了,但那并非屠殺,因為每個犧牲者都抵抗到了最后一刻,并在死亡之前讓敵人付出了足夠的代價,無論他們是不是騎士,我們都必須承認,他們得到了任何一個騎士都夢寐以求的謝幕方式,而你,凱伊騎士,卻將其稱之為屠殺。”
凱伊汗流浹背地搖著頭:“我......”
“還有,聯合部隊中舉足輕重的力量?理應承擔最為關鍵的職責?”
格爾賓冷冷地打斷了他,嗤笑道:“仔細想想你自己說的這些話,再想想你剛背出來的騎士精神,然后告訴我,你的‘謙卑’何在?”
一時間,包括凱伊??達爾克之內,坡地上所有的圣騎士都下意識地抖了一下,如入冰窖。
“無論是黑梵牧師也好,接敵區的戰友們也好,還是暫時停駐在這里的我們也好,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職責,也只需要完成自己的職責。”格爾賓深深地看了凱伊一眼,沉聲道:“誰也不能去否定他人的價值,更不能背棄自己的職責與諾言。”
凱伊翻身下馬,深深地對格爾賓行了一禮:“屬下知錯。”
“記住,無論是自身的實力,還是鎧甲上的神徽,都不能成為你傲慢的理由。”
格爾賓擺了擺手,輕哼道:“我衷心地希望你只是對我這個公正教派的騎士、個頭還沒你腿高的臨時領導有所不滿,而不是出自本心地這么想,現在給我滾到一邊去,壓抑好自己的情緒,讓它在適當的時候爆發。”
凱伊沉默地點了點頭,策馬回到了其他人身邊,低垂著腦袋一言不發。
片刻之后
“前輩!”
“教官!”
雪鬃、火鉗以及那個精靈騎士的身影出現在格爾賓旁邊,恭恭敬敬地打招呼道:“我們來了。”
后者微微頷首:“所以我們到底什么時候能夠出擊。”
“稍安勿躁,騎士大人。”
跟在雪鬃身后的一位蜥蜴人騎士無奈地聳肩道:“但現在還沒有命令傳來,說明重裝截擊團還未抵達目的地,所以我們絕不能動!”
“那我能不能獨自出去搭把手?”
“不行!!”
第四百三十七章:終
爱棋牌苹果app
至尊是什么牌图片 快速时时计算方法如下 手机棋牌游戏 正规赛车北京pk10官网 比分网篮球 十一选五胆拖投注表图 11选5组选复式稳定 金牛国际线上娱乐登录 pk10彩票带人骗局 pt平台娱乐 快3中奖技巧 重时时五星综合走势图 龙虎相斗是真的吗 澳门五分彩开奖计划 夜客yeke2 二人麻将棋牌可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