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九星毒奶 >574優越感
    6月22日,早7:50分。
    江戶市,國家隊個人賽入住酒店,人們紛紛落座在酒店一層的小禮堂中。
    個人賽只剩下21名參賽選手了,都是精英中的精英,打到現在,留下來的人,水平是毋庸置疑的。
    如果說團隊賽八強算得上是“決賽圈”的話,那么個人賽21強,就足以稱之為決賽圈了。
    21名選手,14個國家。
    而在這14個國家中,歐洲國家足足有八個。
    從這一角度上,也能看出來這個世界上的大神,都在哪里扎堆。
    當然,華夏足有3名選手進入21強,從選手數量上來說,是當之無愧的“頭領”。
    這還是謝焱與余燼內戰之后的結果呢。
    被關在21強大門之外的余燼,在過去的四天比賽中,連戰連捷,可謂是勢如破竹,最終全球排名定格在了22名,取得了非常不錯的成績。
    四天內密集的賽程,余燼強到爆炸的表現,給國家和母校掙足了顏面,倒也讓國內對他的評價有些改觀。
    今天,國家隊的人是最全的,一個不少,都在焦急的等待著大屏幕上的抽簽結果。
    江曉也沒有了以往那目空一切的姿態。
    人嘛,總是這樣。因為無知、所以無畏。
    當江曉將其他20名選手的老底翻出來,將他們一個又一個的研究清楚之后,發現其中有很多棘手的人。
    畢竟能留到現在的,是真的沒有弱者了。
    不過江曉也是有著一定自信的,他不是混上來的,他是真刀真槍殺出來的21強。
    一路走來,全是坎坷!
    尤其是之前與喬治·星的戰斗,的確是讓江曉見識到了真正世界杯應有的模樣。
    用現在國內對江曉系列賽的評價來說:江曉的世界杯晉級之路,含金量高到讓人絕望。
    全世界范圍內,有一個算一個,隨便抽出來一個選手,按照江曉這一路的對手打過來,贏不贏先兩說,能不能活下來就看臉吧。
    直到現在,絕大多數人已經對江曉的實力沒有任何質疑了。
    都在夸贊江曉是一個不世天才,數量稀少的星圖恰恰成就了江曉這份倍加努力的性格。
    “星技不夠,技術來湊”,江曉曾經在采訪中說過的這句話,的確是被奉為經典,而他的刀法,經過一場又一場的檢驗,獲得了官方以及社會大眾的認可。
    當然,民間早就有了江曉是真天才的理論,盡管星槽數量稀少,但是有幾個一星雙技,顯然在一定程度上,彌補了一些星槽數量上的損失。
    關鍵是,那吸收難度極高的沉默之聲與時空之隙,也是被江曉收入囊中,可以看出來,江曉的北斗九星圖,的確是輔助星圖中的極品,對輔助類星技的契合程度非常高。
    當然,仔細算算的話,似乎也彌補不到哪去......所有的星技數量全加起來,也才12個星技。
    這12個公之于眾的星技,包括1祝福、2青芒、3忍耐、4鐘鈴、5承印、6眷戀、7曙光、8逆流之光、9沉默之聲、10時空之隙、11凈淚、12傷淚。
    其中的“承印”星技,在1V1的比賽中又幾乎等于擺設。
    萬幸,小毒奶的父母用生命換來的高品質星技青芒和忍耐,真的給江曉增加了很多戰斗力。
    世界大賽中,選手們大都是星河期,未能有突破星海期的選手,而星河期有16個可利用星槽。
    16星槽VS江曉12星槽。
    人們認為,目前階段,應該是江曉所能達到的最巔峰階段了,也是最為強勢的階段了。
    再往后,便后繼無力了。
    隨著星武者的實力上漲,進入星海期,24顆可利用的星槽數量,會將小毒奶再次甩開。
    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現象,普通的星武者們,連學校推薦信都拿不到,又或者早就在自己的崗位上蹉跎半生,甚至可能一輩子晉級星河期無望、也只能用八個星槽,但卻在面對江曉的時候,隱隱有一絲優越感。
    這樣的不屑的態度與內心隱隱的優越感...嗯,的確是非常有趣的存在。
    而隨著世界杯的進行,江曉成為了萬眾矚目的焦點。很多人已經開始為江曉出謀劃策,希望他的第九顆星槽不要吸收星寵。
    如果放棄星寵,選擇吸收星技的話,通過特殊的北斗九星圖,再次撞了大運,吸收到了一星雙技,那就能更進一步的彌補星槽數量稀少的差距了。有13或者14個星技,勉勉強強能與資質最為平庸的星武者們的星槽數量持平了。
    江曉也是認真考慮過這樣的提議,但是......他還是想要一個厲害的星寵。
    江曉對自己的定位很清晰,因為他手機里的膏德軟件是最新版本的。
    江曉知道自己就是一名輔助,別看他在個人賽上大殺四方,但這是單人賽的特點而已,他必須去1V1。
    但是江曉經歷過真正的戰爭,他知道在戰場上,戰系的作用是什么,法系的作用又是什么。
    相比于橫沖直撞的戰斗系星武者來說,江曉更愿意當一名輔助人員。
    他想要當爸爸,必要時候也可以當指揮,讓隊員們成為他手中的刀。
    江曉曾在戰場上,閃爍一腳,踹出了一個大結局。
    而迎著康克金德沖去的二尾,就是對“刀”的最好詮釋。
    能進能退,不是江曉的必備素質,而只是他的加分項。
    江曉覺得自己的一身星技配置很合理,只要練到極致,就足以應對任何狀況了,他想要一個與他契合的星寵,一個能陪伴他南征北戰的寵物。
    至于星寵的模板?
    當然就是二尾了......
    高輸出、高防御、高敏捷、高感知...想想就覺得刺激。
    嗯,未來的寵物要是能騎的話,那就更好了,白山雪羽其實就很理想,不過為了配合二尾的團隊,江曉倒是沒必要和她搞一樣的寵物。
    在星寵這一范疇中,隊員的寵物屬性差異一些,星技種類差異一些還是好的,畢竟你不知道未來會面對什么樣的戰場情況。
    另一個讓江曉全心全意去獲取星寵的原因,當然是神技·誘餌。
    隨著誘餌品質的提升,它從幻影變成肉身,又從一刀秒的肉身變成了不打擊要害部位不會破碎的“真身”,又從真身變成了可以心念相通的分身。
    按照這樣的進化趨勢,江曉有足夠的理由相信,高品質的誘餌最終會展開一面星圖。
    想要走輸出路線?斗戰?刺戰?御戰?力戰?還是各系的法系?當然是要誘餌去走。
    既可以自成體系,又可以融入江曉的團隊之中。
    如果二尾一直都找不到合適的隊員的話,也許,她是在等誘餌的成熟?
    思索間,江曉感受到了陣陣的騷動。
    只有21個人,抽簽儀式進行的很快,第四組,后明明的人物圖像出現在了一號位,紅星旗高高飄揚。
    后明明,穩如老狗,至今還保持著個人賽的場均速度記錄。
    她也是唯一一個,能讓國人在第六輪抽簽儀式中,依舊敢喊出“有請下一位受害者”的選手。
    然而,匹配到的這名受害者......有點強!
    青年一頭漆黑的碎發,反手握著唐刀,橫在眼前,在那刀柄之上,片片櫻花繚繞其中。
    東道主之一,公認的保八進四選手!
    華霓混血,霓虹刀神,國家隊長——齋藤信之!
    江曉暗道糟糕,這個家伙恐怕是在這21人大名單中,為數不多比較克制后明明的選手。
    上一次比賽之前,江曉在萬明和葉尋央的訪問時,對于萬明的提問,江曉回答了戰勝后明明的關鍵因素:速度。
    毫無疑問,
    齋藤信之就是本屆世界杯上速度的代言人。
    這一場比賽,真的會非常考驗后明明的近戰水平。
    一般的選手甚至等不到與后明明拉近距離,就已經被射成了篩子。
    上場比賽的狩獵女神,也是嘗試著弓箭互射、支撐了半晌、最終試圖近身戰斗,卻終歸是慢了一絲,被后明明抓住機會,幾箭帶走。
    而這個齋藤信之,怕是不會給后明明任何反應過來的機會。
    江曉轉過頭,看向了左前方,后明明靠著椅背,雙手環胸,默默的盯著大屏幕,冷冷的哼了一聲。
    下一刻,后明明竟然轉過了頭,與江曉的視線對上了。
    江曉眨了眨眼睛。
    后明明眼中帶著滿滿的遺憾,看了江曉足足5秒鐘,最終江曉抬頭看向大屏幕,她才默默的收回目光。
    一共才10組對戰,1人輪空。
    當江曉出現在第9組的時候,他有了一種不祥的預感。
    而這種預感很快就變成了現實!
    當江曉出現在1號位、2號位三張人物圖急速切換的時候,小小的禮堂內鴉雀無聲,人們緊張的看著大屏幕,心中暗暗祈禱著命運不要開玩笑......
    叮!
    2號位人物鎖定,紅星旗高高飄揚。
    謝焱撕扯著黑色的拳帶,闖入了眾人的視野。
    “我草擬大爺......”江曉一手扶住了額頭,忍不住咒罵出聲。
    小禮堂內安靜的可怕!
    華夏內戰,謝焱連戰!
    送走隊友這種事情,其內心所承受的壓力不是一般的大。
    江曉與謝焱這兩個人,無論誰送走誰,國內的輿論必然都會是一片血雨腥風。
    贏了你的隊友,那么在后續的比賽之中,你必須贏。
    一方面是你承載著隊友的希望,另一方面,如果你輸了,必然會被挖墳、鞭尸。
    事實上,碰到謝焱還不是最差的選項。
    如果真的如后明明所愿,這次比賽是江曉打后明明的話,如果...如果江曉僥幸贏了的話,那江曉就真的沒有回頭路了。
    一旦江曉將后明明這個最有希望奪得世界冠軍的人打了下去,那么在江曉在未來的比賽中,但凡出現任何差錯,那等待他的將是社會大眾的審判。
    那樣的話,就不是“這個世界欠后明明一個世界冠軍”了,而是“江曉欠后明明一個世界冠軍”。
    小禮堂中落針可聞,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謝焱竟然站了起來。
    前五輪比賽,無論抽到什么簽,對戰什么對手,哪怕是抽到隊友余燼,謝焱都是無動于衷,而這一次......
    謝焱從禮堂后方走了過來,站到了江曉的面前。
    江曉抬頭看著謝焱,向內側挪動了一個位置。
    謝焱并沒有坐下來,而是淡淡的開口說道:“別留手。”
    江曉:“嗯?”
    謝焱:“不要被任何話語所干擾。”
    江曉愣了一下,這是......
    謝焱目光直視著江曉,道:“尊重星武者職業、也尊重我,竭盡全力,爭取勝利。”
    “分勝負,必要時,決生死。”謝焱繼續說道,“更強的那個人,才有資格穿著這身隊服,進入下一輪。”
    說著,謝焱便轉身離開了。
    江曉眉頭緊皺,謝焱絕對不是一個張揚的人,他的這些話語,為什么要在大庭廣眾下說?
    江曉心中一怔,謝焱有過一次內戰的經歷,他上一場打的是余燼。
    那么這兩個人的比賽,是否有什么秘聞呢?
    又或者是江曉想多了?
    謝焱只是單純的想要一場戰斗,一場真正的生死斗。
    而不是一場在壓力和輿論之下,畏手畏腳的切磋比試?
    
爱棋牌苹果app
u乐娱乐国际平台 久赢在线开户 pt电子游戏会让你赢么 北京pk精准在线计划全天 68彩票是黑平台吗 重庆时时全天计划 博棋牌娱乐 老时时彩三星走势 网络猜大小单双 二人麻将规则及图解 阿止博客娱乐 老重庆时时彩开奖网站 云南时时走势 重庆时时五星彩走势图 pk10彩票 带人骗局 时时彩后一6码倍投计划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