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別惹那條龍 >第45章毒傷

在冷冬季結束之前,龍巢領地的獸人人口數量就已經是突破了一百之數。
這樣大的人口數量,是不可能以先前那種以一人為主的粗放管理體系能夠滿足得了的,為了便于日常管理和訓練,奧斯汀將龍巢部落進行了一定程度上的改革。
其中從獸人部落之中挑出體型體力相對較大的豺狼人,狗頭人等組成三隊戰斗隊伍,一隊十二獸人,設立一個隊長,主要負責打獵,清剿野獸,以后未來有可能的攻擊敵對村莊等軍事戰爭事物。
而被刷下來的獸人以及那些諸如地精,哥林布等等身形矮小,并不怎么擅長進行戰斗低等種族,則是另外編制,成為民政生產兵團,主要進行織網捕魚,建造房屋,野外采集,開荒耕地等日常生活工作。
也就是說,一隊二隊三隊算是正規軍,而其余的便是主生產的民兵兵團了。
當然,這三大隊伍并非是完全的脫產軍隊,平日里也要進行一定的生產活動,只是他們日常訓練和外出狩獵戰斗為主罷了。
而生產兵團也并非單純的日常生產活動,每天早晚都要進行一定時間的軍隊訓練,確保在以后若是發生戰爭能夠第一時間對他們進行征召加入戰斗之中,尤其是現在龍巢部落還弱小的情況下,每一分力量都要凝聚在一起。
蜥蜴人羅德尼帶領的三隊外出巡邏狩獵,竟然損傷慘重,這可不是什么小事,他們可都是龍巢部落的精銳戰力,奧斯汀當然不能置之于事外。
出了這樣的一件大事,自然不能無動于衷,正在進行的開荒作業也隨之停了下來,在嘹亮的哨音之下,那些收集藤條的,捕魚的各個正在龍巢領地各地工作的獸人開始趕忙回到村子內,拿起長矛緊張警戒,在龍巢村落周圍不斷巡邏,防止有敵人來襲。
而此時,龍巢村落的廣場上。
一個個獸人躺在鋪著茅草的木板上,身上一塊塊紫青色的腫塊鼓起,慘叫痛苦此起彼伏,看上去凄慘不已,狐面人奎克正滿頭大汗地在一旁不斷檢查傷口,四周一眾獸人團團圍住。
“情況怎么樣了?”
天空上陡然扇起一股狂風,巨大的陰影卷起氣流從天而降,廣場上圍觀的一眾獸人紛紛散開,讓開了一大片空地,龐大的身影隨之落到場中。
“殿下,這些毒都太厲害了,除非有獸人祭祀,否則.......”
奎克見奧斯汀落在場地上,連忙走過來報告道,視線還時不時望著場上眾多獸人身上的傷口,眼神之中充滿了嘆息。
藍幼龍沒有說話,靠近幾步,細細地盯著躺在茅草上的六個獸人。
只見這些獸人身上好像被一大窩馬蜂給抓住了往死里叮一樣,整個人腫了一大圈,一塊塊拳頭大小的青腫在皮膚上鼓起來,能看得見兩只牙簽大小的傷口,漆黑如墨,好似黑色的蛛網般蔓延開去。
同時這些獸人身上,或多或少都帶著白色灰色的蛛絲,毛發上沾著塵土,好像從某個塵封幾十年的古老房屋里走出來一樣。
“有人能夠詳細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嗎!”
奧斯汀環視了一下不遠處傷勢教輕的三隊隊員,沉聲問道。
先前來找他的獸人語無倫次地大致將村落里的情況說了一下,但奧斯汀只知道他們這一群人在山洞里被蜘蛛襲擊了,具體是怎么回事也還不清楚。
眼看著眼前這些獸人的傷勢,尚且能感覺得到那股魔力的殘留,也只有真正的魔獸才能夠留下這樣的傷口。
“殿下,是這樣的......”
這時,一個在旁邊休息,身體受傷比較輕的豺狼人有些顫顫巍巍地走出來,語氣有些驚恐地將事情緩緩講了出來。
原來昨天他們圍獵西邊的那片森林區域的時候,遇到了一群鬣狗,在獵殺鬣狗的時候被它們逃脫了大半部分,隊長羅德尼帶人追擊,但終究被那群鬣狗逃跑了。
隨后天空下了場大雨,他們原本打算找個地方躲一躲,等雨小一些再回村子,于是找了個山洞就鉆了進去。
但怎知,那個山洞里面竟然是一群異變蜘蛛怪的巢穴,不知怎么的那些蜘蛛對著他們就是瘋狂襲擊,隊長羅德尼組織抵擋防御,但這根本沒有作用,那些大型蜘蛛竟然還會噴吐毒霧,遮蔽獸人們的視線,同時一只只拳頭大小的黑色蜘蛛如潮水般涌出來,差點將他們淹沒。
如果不是后來見勢不妙,羅德尼帶人沖了出去,那些蜘蛛也并沒有追出山洞的洞口,恐怕他們就要留在那里變成一堆白骨了。
只是雖然獸人們撤退并不慢,但是先前的一波攻擊仍然令得他們損失慘重,好不容易才將他們全都帶回來。
“全是生活著蜘蛛的洞穴?”
奧斯汀沉吟不語,在心中暗暗思索。
按照那個豺狼人所說的,那么盤踞在那個洞穴里面的蜘蛛,必定是魔獸無疑。
而且還是很棘手的魔獸,否則三隊也不至于差點就全軍覆沒了。
那些噴出來的毒霧,應該是那些魔獸大型蜘蛛的天賦法術。
只不過,為什么一個洞穴,會聚集這么多的蜘蛛,而且還能生產出這樣的蜘蛛魔獸呢?
一時間,藍幼龍心中泛起諸多念頭。
但很快,他就將這些思緒都拋在腦后。
現在最重要的,是眼前這些重傷的獸人精銳!
“奎克,連你也沒辦法治他們嗎?”
在整個龍巢部落里面,即便后面有不少的流浪獸人加入,但狐面人奎克,始終都是部落內見識最多的獸人,連他也沒辦法的話,那這些受重傷的獸人豈不是要等死?
“殿下,我不是獸人祭祀,根本不可能有辦法啊!”
狐面人奎克面露難色,像他們這種底層的獸人,一直以來都是受傷了就等死,哪會有什么治療手段?
除非能夠找到獸人祭祀,或者人類之中的牧師,否則根本沒有辦法。
“看來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
奧斯汀腦袋微微發疼,但也只能如此了。
這個世界雖然有藥劑師等職業,但醫生卻是沒有的,普通人病了沒錢去教堂請牧師或者買藥劑,只能等死,人類尚且如此,更不用說文明程度更低的獸人了。
不過奧斯汀前世雖然不是醫生,但某些農村的土法子還是略懂一二的。166小說閱讀網
爱棋牌苹果app
五分赛计划数据分析软件 pk10怎么看走势数字哪 网页牛牛游戏平台 打东北麻将技巧 甘肃今天快三走势遗漏 六肖中特╦免费 体育票新时时 晚上你懂网址2019 甘肃快3走势图基本图 江西时时中奖领不到 排列五开奖号码 云南快乐十分基本走势爱彩乐网 1992全年开奖结果 足彩单场比分奖金计算 上海快三跨度 2o19年白小姐oo1期买什么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