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別惹那條龍 >第295章破敗的世界第1更
    嘩啦啦!
    火山群域的底部,炙熱的熔巖如潮汐般回蕩。
    奧斯汀如一條巨大的游魚,潛入到了巖漿層的深處。
    良好的視力,讓他看見了前方熔巖區域,那一處燦燦光華流轉,在熔巖之中如同虛空扭曲一般的巨大漩渦。
    巖漿之下的空間,仿佛在那一處產生了動蕩。
    “是這里了!”
    那便是奧斯汀沉睡時感到心中悸動的來源。
    會是什么呢?
    奧斯汀扇動翅膀,來到那一片虛空漩渦前,在心中思考著。
    火元素領主,以及眾多火元素族群在主物質界出現,很有可能與這個熔巖里面的虛空漩渦有關。
    他游遍了整個火山群域,也只現了這一個地方的異象。
    “空間之力涌動,難道另一邊是火元素位面?”
    奧斯汀不由得想道。
    或許,某個火元素位面產生了這樣的一個與主物質界連接的漏洞,從而導致元素領主以及大量的元素生物破界而來。
    只不過,似乎好像有些什么不對。
    奧斯汀沒有深想,望著眼前的虛空漩渦直出神。
    如果對面真的是元素位面的話,那么是不是意味著對面存在著不少火元素領主一類的半傳奇生物。
    自己或許可以通過引誘,將它們引到主物質界,隨后實力被主物質界大幅度削弱的它們豈不是能夠被自己輕易獵殺?
    一瞬間,奧斯汀腦海之中閃過了成百上千種計劃。
    去看看。
    奧斯汀不由得有些心動。
    如果真的能夠引誘來十個八個半傳奇的火元素領主,然后在主物質界將它們獵殺,那么自己的傳奇之路恐怕也不遠了。
    想到就做!
    于是,奧斯汀扇動翅膀,朝著虛空漩渦的方向游掠而去。
    當身體觸及到那一片空間漩渦,奧斯汀明顯感覺到一股排斥力,好似在阻止他進入。
    “不能進入嗎?”
    奧斯汀心思一沉,難怪火元素領主以及那些眾多的火元素生物并沒有離開主物質界,原來是后路已斷。
    只能算了。
    然而,就在奧斯汀打算放棄離開之際,身上所蘊含的某種薄弱力量忽然一閃而逝。
    “那是什么?”
    那一絲微薄的力量出現和消失都太快,奧斯汀只覺得隱隱間有一種熟悉之感,但下一刻虛空漩渦立時間便是爆出強大的吸引力,整個身軀便是瞬間被其所吞沒。
    不好!
    眼前視線猛然一黑,四周光芒急流逝,給人的感覺就像是掉進了洗衣機里面,急翻滾旋轉。
    奧斯汀奮力抵抗,只覺得四周一股強大的力量正在撕扯著他的身體,仿佛要將他的軀體撕裂開來。
    若不是早在此之前,奧斯汀的龍軀經過淬煉變得強大無比,說不定第一時間就受重傷。
    好在這變故來得快去的也快,不過呼吸之間,所有的異象已然消失,而奧斯汀則是像一塊石頭從高空上旋轉著掉落在地上。
    砰!
    像是沉重的鐵像在空中旋轉砸落,地上被砸開一道道裂縫,煙塵席卷而起。
    趕緊連滾帶爬地站起來,警惕地掃視四周。
    沒有危險。
    只是,世界轉換,先前的巖漿湖已經消失不見,仿佛進入了另一個世界。
    一個正在死去的世界。
    昏暗的天空籠罩著大地,給人一種極度壓抑的感覺,大地上土壤干枯,草木死亡的尸體零落,看不到任何的生命跡象。
    破敗,灰暗,仿佛整個世界即將走向最后的終結。
    這是環視四周一瞬間,整個世界給奧斯汀帶來的感覺。
    而事實也確實如此,整個空間世界不過方圓四五公里左右。
    在空間的邊緣,整個世界正在外界混沌的亂流之中不斷地崩潰消散,化作飛灰,連空間也在灰敗的裂縫之中灰飛煙滅。
    這個空間世界,正在死去!
    而且還是臨近最后消亡的那一刻。
    “不是元素位面,麻煩了。”
    眼望著四周的景象,奧斯汀心中一凝。
    就算他沒有見過元素位面,但也知道,元素位面絕對不會是這樣子。
    “火元素領主以及那些火元素生物,應該是從這里逃了出去,那么這樣說來,這里難道是某位遨游多元宇宙的大神通者的空間世界?”
    奧斯汀神色沉重,在心中思考。
    那么,該怎么回去呢?
    來時的虛空漩渦已然消失不見,整個空間世界仿佛是建立在混沌之中,在混沌的侵蝕里面不斷消散。
    后路已經消失,難不成自己要和這個空間世界一同被混沌侵蝕消散成虛無嗎?
    有那么的一刻,奧斯汀心中生出淡淡的后悔。
    早在這之前,他就應該想到了。
    如果虛空漩渦那邊是元素位面,火元素領主和它麾下的族群又何必離開,搬遷到主物質界呢?
    主物質界對它們而言,就像是魚兒相對于污臭的污水。
    必定是某種不抗拒的力量,方才讓它們不惜進入污水生活,也要離開原來的家園駐地。
    火元素生物們要逃離的地方,自己卻趕忙跑了進來。
    不過,這一絲淡淡的后悔也只是一閃而過。
    浪費時間去后悔做過的事,不是奧斯汀的風格。
    既來之則安之,好好探索一番,說不定能夠找到什么大機緣從此一步登天呢?
    想到這里,奧斯汀心情就好轉起來。
    邁步,緩緩地朝前走去。
    在這個破敗瀕臨毀滅的空間世界,中間的那一處被一棵棵巨大如同妖魔般張牙舞爪的干枯樹林所遮蓋的深處,似乎存在這一間建筑。
    那也是整個空間世界最為顯眼的地方,或許能夠從中獲得某些答案。
    警惕的行走在干枯的森林之間,
    沒有任何意外。
    不一會兒,來到了一座曾經花園。
    是曾經的。
    從那干枯,死去的花草樹木尸體上,依稀能看到這座花園往日的輝煌。
    但,終究是死了。
    沒有任何的生機,僅存的一些活著的植物,都是枝葉枯黃。
    就像這個空間世界即將迎來最后的衰老敗亡,眼前的這些花草樹木也是紛紛枯萎,如同黃昏的老人。
    正準備離開,忽然間,
    咻!
    一支水箭激射而出,打在奧斯汀堅硬的鱗片上,出金鐵交擊般的聲音。
    這一支水箭的威力,絲毫不遜色于一些小型的子彈。
    然而在奧斯汀的鱗片面前,卻是連一點白印都沒能留下。
    “水元素?什么時候!”
    猛然回頭,面色當即就凝重了起來。
    不知何時,一個幽藍色的水元素生物正站在一棵枯敗的大樹后面,嘴里還張大著,正是它在剛剛出了那一水箭。
    一個青銅級別的水元素并不能讓奧斯汀凝重。
    當那一個水元素出現之后,一個接著一個的水元素從四周森林之間浮現而出。
    同時,一股浩瀚的元素力量正沖擊著這片破敗的天機力場,一股強大的水屬性力量正朝天漫卷而來。
    水元素領主!
爱棋牌苹果app
香港机密六肖六码资料 排列3走势图 7星彩开奖直播 重庆时时是真吗 55677品特轩香港开奖 河北时时现场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清纯美女初次体验 摩洛哥五分彩走势图怎么看 快乐赛直播 中国中奖的刮刮乐的图片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图 快乐时时是正规的吗 篮球指数捷报 2011艳照门事件 最近足球赛事 吉林时时一天多少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