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別惹那條龍 >第015章大宗師之威

(); 三道身影突襲來得快,但去的也更加的快。
如同一顆顆炮彈倒飛出去,轟然砸落到四周的房屋當中。
轟轟轟!
接連不斷的轟鳴聲,整個小鎮都是震動起來,大片大片的房屋坍塌,煙塵木屑席卷而起,在街道上卷起如同海嘯洪流一般的狂風,恍若山洪在街道上傾瀉。
電光火石之間,在場眾人尚未回過神來,那強大無匹的三道氣機已然被轟飛落敗。
無數聚集在此間的武人面露駭然,無頭蒼蠅般四面潰散,大喊大叫,崩潰逃離。
“宗師交戰!那位年輕人是誰?!”
“李虎,三年前在天元派出現的李大宗師!那三人是魔教的四大魔尊?竟然落敗得如此之快!”
“是了,三年前掃地人李大宗師一出現,以一掌鎮殺青龍魔尊而名傳天下,此番魔教是來尋仇了!”
“先前那魔尊說魔教教主已經出關,難道江湖上又要掀起一番腥風血雨了嗎?”
一個個武人感受到那股次第炸開的氣機,紛紛朝著四周逃散,遠遠地望著遠方煙塵漫天而起的那處地方的一幕。
心有余悸!
突然爆發的交手,炸裂的氣勁使得那方圓百米之內的武人直接被掀飛,吐血受創。
宗師交手之威,氣勁竟是波及數十丈之外!
但那掃地人顯然更加恐怖,三大宗師聯合襲殺之下,竟是在舉手投足之間將這絕地攻勢化解,并且反過來予以重創!
一舉將三大魔尊重傷,李虎面上沒有半點的欣喜之色。
靜靜站立在原地,目光幽深。
望著前方空無一人的街道,像是要看出一朵花來。
空氣之中一片寂靜,四周眾人無人敢出聲。
忽然之間,天上的太陽如同無限制被拉伸,空間距離變得無比寬廣了起來。
那一刻,天地世間的所有色彩仿佛都凝聚在了李虎身上,一種玄而又玄的意境彌漫而開,仿佛無處不入的煙塵,感染了在場的每一個武人心境。
不知過了多久,清淡的聲音忽而回響在空中。
“魔教教主絕無天?閣下還不打算出手嗎。”
語氣平淡,沒有絲毫的波動。
隨著那聲音的擴散,像是一顆石子掉入平靜的湖面,打破如鏡面一般紋絲不動的幽遠意境,四周武人方才從那空闊幽寂的意境當中清醒過來。
及至此刻,眾人才駭然發覺,
大宗師隨意散發的意境,在先前那一刻侵染虛空,竟已是將他們的心神都給侵染同化!
一眾無人為之震駭,面色大變,連忙股蕩氣機,紛紛快速后退,再度退后數十丈,以免再次遭受那無比可怕的大宗師意境的心神侵染。
“哈哈哈哈!”
忽如之間,一把雷霆般的笑聲自天際傳來,猶如一個晴天霹靂當頭炸開,恐怖的氣息自遠方天際震蕩而來,無名小鎮之內,所有武人都是覺得如同陷入了黑暗深淵。
“師兄.......”
遠處的街道上,天元派一眾行人當中,紫衣少女面色慘白,只覺得頂上天空一股恐怖的悸動從天而降。
“不用怕,那個人的目標不是我們,先離開!”
望著遠方那正黯淡下去的天空,張峰也是面色駭然。
不同于他這些武功并不高的師弟師妹,先天中期的他已經是能夠感受到遠處高空傳來的那股如若黑色大日直墜江河,所激散而起的通天氣機!
僅僅只是余波的散發,就讓他有一種逃無可逃,避無可避的恐怖感覺!
張峰清晰地感覺到,如果自己面對那股浩瀚的氣機,恐怕連劍都不敢拔出來,就被那氣機的主人輕易碾殺。
大宗師!
這就是大宗師,
一個隨意散發心神,便使得小鎮內過半武人心神遭受侵染。
另一個人未至,滔滔滾滾的壓力變已是令得天空黯淡下去。
這便是站在武道頂峰的力量!
“走!”
張峰連同天元派的師弟師妹們迅速朝外飛掠離開,同時,無名小鎮內的武人也紛紛作鳥獸散,飛速逃離小鎮。
這里,即將淪為大宗師的戰場!
轟隆隆!
就在一種武人紛紛四處奔逃之間,蒼穹之上響起一道悶雷,重重疊疊的烏云不知何時籠罩了整個天空,遮蔽天光,讓這一片區域剎那間變得幽暗深沉起來,好似被排斥在了天地之外。
烏云籠罩的區域內,每個人都毫無由來地生出一股恐慌,像是即將迎來地裂山崩,世界末日,無形的壓力壓迫得他們幾乎瘋狂。
“大宗師!大宗師!”
有老武者瘋狂大喊,雙目瞪大,望著身前這風云變色的一幕。
四處人群紛紛驚恐逃離,一片亂象。
那老武者對著那烏云籠罩的天空,跪在地上,雙手張開,顯得格外的顯眼。
“朝聞道夕可死!大宗師,唉,大宗師啊!”
高呼之間,老武者已是淚流滿面。
傳聞之中,武道若是到了極致,便是有著改天換地,摧山斷岳的威能。
半生練武一場空,但終究能夠在老死之前看到自己那追求一生的璀璨境界。
立時間涕泗橫流。
嘩啦啦!
陰沉沉的天際下,一道身影如同黑暗隕星自天穹墜落,四周光線仿佛都為之吞噬,半個天空黯淡下來。
鋪天蓋地的黑暗,朝著四面八方席卷而開,漏出了那一道如同妖魔般給世間帶來黑暗深淵的身影。
“你就是在三年前登臨大宗師之境的李虎?”
魔教教主絕無天的身影,如同黑暗魔主般出現在高處,目光垂落而下,淡漠地望著地上的李虎,如同在看著一個死人。
“不錯,能夠在這個年紀登臨武道巔峰,你有與本座等站在同一個位置的資格,只可惜,你千不該萬不該,竟敢動本座的人!”
“你,還是自裁吧。”
話音之中,充滿著不容置疑的是神威。
明明是叫人去死的話,但卻是充滿著一種高高在上的命令。
沉默,沒有任何聲音。
李虎站在原地,面上神色自若。
四周空間,一片寂靜。
李虎不說話,絕無天也高高在上,不發一言。
許久,
“罷了,我看你也不是愿意去死的人,那本座就勉為其難,送你入輪回算了。”
爱棋牌苹果app
广东时时结果 极速时时是否有假货 幸运快三开奖不一样 快乐赛视频播放 白小姐2肖3码 蝌蚪网2019网站 快乐购物app下载 幸运飞艇开奖结果提前公布 双色球合买中奖率高吗 北京时时赛车论坛 九龙心水王中王中论坛 赌场二十一点游戏 四川时时12选5结果 香港49选7走势图彩控网 时时走势图老时时360 甘肃快三走势图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