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學園都市的寶具使 >第186章有翼者歸來

  “誒怎么都出來了。”
  七夜茗顏看到進去是兩個人,后面出來又是兩個人。
  看樣子實在御坂美琴的面子上放過了啊。
  “這個嘛,奧莉弗·赫麗的女人說,我們國家有世界上最大的諜報機,就算你們說出去也沒事,這樣的話。”
  佐天淚子無奈的聳肩,她也想被抓啊,當俘虜想想都刺激。
  當然要是七夜茗顏知道佐天淚子的想法估計會直接來一記手刀。
  這只是在保障安全的情況下了。
  實際上在原著中佐天淚子直接嚇得哭出來了。
  像佐天淚子這樣堅強的女孩子,能讓她哭出來的事情,七夜茗顏是絕對不會讓它發生的。
  想哭都不行!
  絕對,絕對不會讓周圍的人感受到絕望的。
  這便是七夜茗顏的覺悟!
  “沒事,這次露個面,下次也熟悉一點,坑定一抓就是你。”
  “嘛前輩安慰人的方式還真奇怪吶。”
  “啊哈哈那還真是抱歉了。”
  旁邊的御坂表示,雖然我最大功率有上億瓦,但我不是電燈泡。
  (超電磁炮也很亮噠)
  又是平靜的一夜,不怎么想睡的七夜茗顏發動寶具:燦爛陽光午睡宮酒池肉林。總算是強行讓自己睡下。
  當然,發動寶具的結果就是超高效率的把所有武器零部件給刻上了盧恩。
  你以為這寶具只能戰斗嗎?太天真了。
  這寶具本質是狂暴(對某種東西殘暴)之后再睡覺。
  精細活也可以,貌似此喵用寶具做過菜。(蛋包飯/元氣彈)
  (應該可以這種設定吧?喵?汪吱?狐貍怎么叫?咪咕)
  次日:還真是睡了一個好覺吶。沐浴著陽光,還真的忘記了現在已經是九月的事情了。
  “啊醒了啊前輩”
  再次醒來的七夜茗顏發現自己已經又被佐天淚子摸著耳朵了。
  昨晚為了方便,已經把御衣再次變成泳衣的形態。
  皮膚的手感比布料更好。
  加上寶具效果,怎么擼都不會醒。
  怎么感覺佐天淚子是擼七夜上癮了?
  “話說回來,淚子你怎么在這?”
  看了一下太陽高度,差不多八點的樣子。
  按道理要出去玩也是九點啊。
  “前輩你是不知道昨晚到底你有多兇殘。”
  喵喵喵?什么情況?
  “這個嘛我還真不記得了。”
  “前輩昨天晚上差點把屋子給炸了,還好感覺到震動過來看看。還真是辛苦了加百列了。”
  ⊙?⊙!
  七夜茗顏知道自己釋放寶具是做武器,但是也不至于這么夸張吧!
  還好房間里本來就有隔音結界,而且還有一部分防御功能。
  “所以,昨天到底是什么情況?”
  七夜茗顏一下子坐起來,試圖回憶昨天晚上的事情。
  回憶無效。
  “那個,昨天我進來的時候看見前輩還在打鐵,然后,做好一把槍之后就直接開了一炮。”
  打鐵,材料看起來也升級了一下啊。
  七夜茗顏起來看了一下,一把紅黑色的槍就擺在屋內。
  槍上面有著如同半凝固的巖漿一樣的紋路。
  密密麻麻,仔細一看,是各種盧恩符文組合在一起然后扭曲的產物。
  不過說實話,除了影之國出產的朱槍還有妙爾尼爾這個雷神之錘以外,七夜茗顏還是第一次看到可以全覆蓋盧恩符文的玩意。
  很多材料根本承受不住。
  村正老爺子到底鍛造有多莽啊。
  不對!日本鍛造好像也是中國傳過去的。
  那么問題來了,昨天用的到底是歐冶子的鍛造還是村正的?不過根據手法看還是村正。
  要是歐冶子的話估計還有淬火這一步驟。
  畢竟傳說中就有哪來的靈泉來著。
  這種靈泉也是寶具之一啊。
  “那真是辛苦你了,淚子。”
  沒想打佐天淚子居然可以攔下這把槍的攻擊,還真是辛苦加百列了。
  有機會要給加百列補充一下天使之力了。
  “前輩怎么有興趣自己做一件武器了。”
  “雖然說我的能力是傳說具現,但是在魔法側還是容易針對的。
  我這個能力,對于弱點什么的都很敏感的。”
  這是她能力的一個缺陷。
  就拿英靈來說,梅芙生前是被奶酪砸死的,那么作為英靈的她被奶酪砸到不死也重傷。
  說起來,這把槍的設定是穿透能力,本身威力還是看蓄力時長還有魔力量。
  魔力足夠不僅僅是一發這樣的計算。就是直接上光炮了。
  根據這槍的材質,雖然全力光炮比不過Excalibur,但是也和一般的光炮差不多。
  嘛也就是李書文放光炮那種級別吧。
  單體光炮,惹不起啊
  陽光照射海灘,把槍放到王之寶庫里面,七夜茗顏又跟著出去玩了。
  陽光,沙灘,沒有仙人掌,老船長倒是有,不過是演員。
  佐天淚子說要把頭發盤起來曬得均勻,打算曬黑一點。
  七夜茗顏干脆直接給佐天淚子盤了一個吾王的發型。
  然后又開始玩耍了。
  不過,七夜茗顏順從直感跑到一個流動攤那里買椰汁。
  然后佐天淚子也跟了過來。
  在沙灘上的流動攤販和平常的不一樣。
  輪胎都做的很寬,防止陷到沙子里去。
  雖然說佐天淚子想要香蕉配牛奶,但是現在這里只有椰汁。
  也不知道是外地的椰汁還是學藝都市本地的。
  當佐天淚子和七夜茗顏一人拿著兩瓶椰汁回去的時候,兩雙手從背后的灌木叢里面伸出來。
  直接把兩人捂著嘴拖了進去。
  “喂我說你們這邀請方式太粗魯了吧!我連一口都還沒有喝的!”
  看著面前黑褐色皮膚兩個少女,和那種類似于印第安人的衣服,七夜茗顏已經知道是什么人了。
  把捂住自己嘴的少女放倒,七夜茗顏抱怨的說到。
  “你是什么人?”
  另外一名少女直接沖動上來,缺被佐天淚子給制服。
  “介紹一下,我是英國清教必要之惡教會成員,你們應該是有翼者歸來的人吧。”
  七夜茗顏放開身下的少女,并且把她扶起來。
  “你們真的是英國清教的?”
  少女對于七夜茗顏還是有些懷疑。
  “不,只是我一個人而已。”
  七夜茗顏拿出英國清教的十字架。
爱棋牌苹果app
江苏快三计划老师骗局 内蒙古时时结果查询 快乐十分中8奖金多少 黑龙江快乐十分前三直 上海时时开奖结果走势图 浙江快乐12走势图 秒速时时赌博 牛彩网摘网 幸运农场70期开奖结果 安徽时时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一定牛 360票新时时 陕西快乐十分钟手机版 百胜彩票APP 重庆时时开奖官方同步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