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三界至尊王道 >第261章及時的救援

  第259章及時的救援而自己所說的話,并非杜撰,而是有根據的。因為當他離開雜物房,走上這片,修剪的很平整的草地上時。忽然意外發現,這些草坪,根本就不是真正的草坪,而是仿真草坪。
  是假的,為什么要弄假的?那是因為真正的草坪,根本無法在這里存活下來。
  而且一踏進這座古宅,里面的溫度驟然降了十多度,寒冷異常。雖然自己現在,已經是恢復了平常人的身份,但是對于這些陰邪事物的感應,卻沒有絲毫減弱。
  “瞎說什么?趕緊走!”
  男子仍是推了一把,并開始打量起四周,他并不是第一次來這個地方,只是這二樓很少來。
  因為絡腮胡男吩咐過,不準去二樓,特別是走廊的盡頭。只要被發現,必定嚴懲不貸。現在聽趙航宇這樣一說,心里隱隱有些發寒,不由得想起了那個可怕的傳說。
  “抓緊時間!”
  前面的老頭,忽然有些不耐煩的轉過頭,聲音嘶啞的開口。
  面對這個神秘的管家,他們也不敢多說什么,只得繼續推著趙航宇走。可沒走多久,前面一間房的木門,發出咯吱一聲怪叫,很突兀的自行開啟。
  其余人早已嚇得瑟瑟發抖,唯有管理徑自上前。跟門里面交代了幾句之后,便稱其余閑雜人等,可以離開。那些人終于松了口氣,一個個如同獲得赦免一般,趕緊離開。
  很快,趙航宇被帶進去,房間不是很大,里面有一個泡澡池子。房間之中還有不少火把,把里面照得很亮。
  池子之中的水很清澈,下方有不少血紅色的石頭,看起來格外的刺眼。雖說沒有任何加熱設備,但是池中的水卻沸騰起來,就像溫泉池一般。
  趙航宇忽然一下子,就掙脫了繩索,扭身就往身后跑去。
  “還想跑?我看你有什么能耐逃出這個房間!”
  管家似乎并不擔心趙航宇跑出去,而是站在水池旁邊,面無表情的看著對方。
  這個門鎖根本就無法扭開,至少憑借趙航宇現在的力量,壓根無法打開。嘆了一口氣,也唯有放棄,只得轉過身來,很無奈的看著眼前這個瘦老頭。
  “你不過是一張,披著人皮的鬼邪而已,你真以為我無法對付你么?”
  趙航宇深呼一口氣,讓自己冷靜下來。
  這個管家身上,根本沒有半點活人的氣息。更加離譜的是,他走在趙航宇的前面,能夠看到他身后,還未遮掩住的人皮。
  白色的骨架,已經露出來。所以趙航宇才能夠斷定,眼前的這個管家,并不是人類。畢竟沒有一個正常人,能夠在沒有血肉的情況下,還能夠存活下來。
  “下去!”
  管家冷聲開口,絲毫不帶半點感情。
  趙航宇皺了皺眉,冷笑一聲,走到了水池旁邊。伸手放進水池之中,水很溫和,并沒有異樣。看樣子真的只是想要自己洗個澡而已,反正現在身上,已經是臟兮兮。索性便走了進去,從頭到尾,洗得干干凈凈。
  管家拿了一套雪白的服飾,放在了池子旁邊,等趙航宇洗完之后穿上。
  這套衣服很詭異,純白無暇,上面沒有一絲污點。而且這是一件衣袍,腰間用一根白色的絲綢帶子系住。倒是里面的水很神奇,即便是沒有清洗自己身上的骯臟,也照樣能洗得干干凈凈。
  “跟我來。”
  管家見趙航宇清洗干凈之后,沖著他招了招手。
  “你想把我供奉給誰?你的主人又是誰?好吧,我知道你不想說,不過我會好好查明的。”
  趙航宇走到管家前面,忽然間,狠狠一拳朝他腦袋擊出。不過卻讓自己萬萬沒有預料到的是,這個管家居然伸手抓住了拳頭。
  只不過法力雖然被封印,但是依然有不少戰斗經驗。見到自己的拳頭被抓住,另外一只手早已一擊而出,正好打在對方的臉上。打得這個管家傀儡往后退去,直接撞在門上。
  這一擊,好像把對方半邊臉,都打得塌陷下去,露出一個窟窿。另外一半臉,卻是沒有半點表情。
  趙航宇甩了甩手,知道對方只要沒有散架,就不會倒下去。
  “嘶………………”
  管家傀儡忽然裂開了嘴,嘴巴很夸張的張開,幾乎占了整個臉的一半。
  “糟糕!還有同伙!”
  趙航宇眉頭微微一皺,目光往四周一掃。立刻跑到墻壁旁邊,取下一個火把,現在這里,也就只有火把可以當做武器使用。
  管家停止了呼叫,跟著門自行打開,四個穿著旗袍,腦后梳著大辮子的婦人隨之出現。這些婦人臉色蒼白,冷冷的看著趙航宇,接著伸出手,往趙航宇脖子上掐去。
  趙航宇揮舞著手里的火把,讓她們無法靠近。然而這一舉動,似乎激怒了這幾個人皮傀儡。
  其中一個婦人忽然一張口,一條猩紅的舌頭卷出,直接把這火把卷滅。另外三個婦人同樣張開了嘴巴,濕漉漉的舌頭,很有韌性的卷住趙航宇的身軀,根本就無法掙脫。
  火光仍舊閃爍著,周圍的氣氛,已經詭異到了一個極致。這些人皮傀儡面無表情,一動不動的盯著,逐漸冷靜下來的趙航宇。
  掙扎了一會,見無法掙脫,趙航宇自然不會白白耗費自己的力氣。
  管家打開了門,這四個婦人,仍是用猩紅的舌頭卷著獵物。開始往門外走去,沿著走廊,往盡頭去了。
  周圍的火燭,照耀著幾個人的身影,除了趙航宇之外,其余幾人全部都沒有影子。
  最里面的一扇門,并不是木門,而是一張黑色的鐵門。上面還掛著一把,銹跡斑斑的鐵鎖。管家木然的打開鐵鎖,里面忽然傳來,“咯吱咯吱”的怪叫聲。
  “嗷………………”
  忽然一聲低呼聲響起,原本緊緊纏住自己身軀的舌頭,一下子松了下來。
  趙航宇恢復了活動能力,只見這些舌頭,已經不知被什么東西給斬斷。粘稠的暗紅血水,撒了一地,一只潔白如玉的手,迅速抓住趙航宇的衣襟,把他給拉了回來。
  “水姐姐?”
  看清楚來者的相貌之后,趙航宇不由脫口喊出名字。只是他有些想不明白,水靈月怎么會恰到好處的出現,并且又分毫不差的將自己救下。
  或者是看出他心中的疑惑,水靈月嘆了口氣,稱自從過去下過降頭之后,便能夠感應到對方的吉兇。并且得知趙航宇如今法力全失,正是需要保護。所以在收到消息之后,匆忙趕來營救,總算來得及時。
  聽到這里,趙航宇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該哭還是該笑。都說有利必有弊,卻沒想到有弊的同時,其實也有利,看來凡事都比較相對。
  “君上莫慌,有我在,對付這些妖邪足以有余!”
  眼見到手的獵物,就這樣被劫走,幾個傀儡直氣得渾身骨骼,嘎嘎作響。紛紛又朝各自撲了過來,而他們的腳踩在地上,好像沒有半點聲音,似乎完全沒有重量。
  水靈月纖眉一挑,右臂伸出,整個人散發出一股極強的氣場,猶如一柄拔刃的利劍。跟著就看見幾道金色的氣芒,直接劃破虛空,幾個人皮傀儡便盡數身首異處。而他們身上,尤能看到金色的切割痕跡。
  “走吧。”
  水靈月說完,直接拽起趙航宇的手臂,便跑了起來。弄得趙航宇心思一陣恍惚,仿佛回到了與對方初識的時候,有種久違的安全感。
  從樓梯下來之后,二人直接往大門處,狂奔而去。忽然趙航宇一不小心,踩碎一塊木板,整個腳都陷下去大半,身子也慣性的往前倒下。
  
爱棋牌苹果app
北京pk拾赛车视频直播 重庆时时彩正不正规 香港时时彩开奖查询 老奇人高手论坛 8 内蒙古时时开奖单2 mg游戏平台手机版 彩票澳洲5分彩 久赢国际娱乐是什么网站 pk10宝宝计划软件下载 体球网足球即时比分手 178彩票平台下载 真实捕鱼游戏 11选5计划软件安卓版下载 倍投技巧1.3.8.15 超级大满贯2手机版 龙虎合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