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王者榮耀之天才大亨的重生 >第879章招募電競高手

  咖啡國的電競高手黑暗公爵說:“你知道,我這個人是不會浪費自己的精力的。那個魚雅麗,她在影視圈和電競圈都有勢力,那個曹汪蓉,和那個達坂金卓瑪是那個玄武國的電競大亨何伯格與魏泰強的女人,我看著他們,就可以知道那些玄武國的新晉電競高手是哪些人了。”
  查悅然說:“你的意思是,這個玄武國有點水平的電競高手們,他們都會和那個魚雅麗,還有那個曹汪蓉她們聯系。”
  咖啡國的電競高手黑暗公爵說:“那你再看誰?”
  查悅然指著那個封小坤說:“我覺得那個人不錯。”
  咖啡國的電競高手黑暗公爵說:“好的,我們過去看看。”
  咖啡國的電競高手黑暗公爵,過去后和那個封小坤談了一陣話,過后就告辭了。
  那個咖啡國的電競高手黑暗公爵對那個查悅然說:“我覺得那個封小坤的水平也就一般,你為什么這么推崇他?”
  查悅然說:“我從這個人身上看到了野心,和不要臉的精神。這種人,一旦放下面子,去追求一個東西,他們就會變得很可怕。”
  咖啡國的電競高手黑暗公爵說:“那我就更不喜歡那個小人封小坤了,我覺得要對他敬鬼神而遠之。”
  查悅然對黑暗公爵說:“你不明白,在這個玄武國要成事,你就必須和這些人在一起做事。”
  咖啡國的電競高手黑暗公爵說:“我有我做事情方式,我一定會將那個玄武國的電競市場搞到手的,我一定會成功的。”
  在那個金貝貝的幫助下,那個封小坤和那個謝馨終于見了一面。
  雖然,那個謝馨和那個封小坤認識,可是,以前那個封小坤并不太喜歡那個謝馨。
  自然,那個謝馨對封小坤也不太感冒。
  不過,這次謝馨看在那個金貝貝的面子上,還是接待了封小坤。
  封小坤一見面,就提出了希望和那個謝馨合作,為那個電競大亨曹窖做事。謝馨對封小坤說:“我也是為那個曹窖打工的,如果你那么想見那個曹窖,我可以幫你引薦,至于別的,我恐怕做不了主。畢竟,我在那個曹窖面前,也只是一個打工的。”
  封小坤說:“行,那我你幫我引薦一下曹窖。”
  在那個謝馨的安排下,封小坤和那個曹窖見面了。
  那個曹窖看到封小坤也太舒服,因為他覺得那個封小坤是一志大才疏的小人。
  其實,很久之前,那個謝馨的父親
  謝云巖見到過封小坤,他對謝馨說:“你那個所謂的閨蜜金貝貝只是一普通人,可是那個封小坤看起來好像不是善類。”
  謝馨說:“金貝貝和封小坤他們有他們的生活,我們沒有必要操心他們的事情。”
  謝云巖對自己的女兒謝馨說:“我聽說那個封小坤還在花那個金貝貝的錢,你可不要借錢給那個封小坤。”
  金貝貝說:“好的,我知道這一點,我又不是傻子,我的錢自己花都不夠,我怎么可能借給那個封小坤。”
  那個謝馨雖然為那個封小坤和那個曹窖牽線搭橋了,但是最后他們兩人還是不歡而散。
  那個玄武國的電競大亨曹窖拒絕了那個封小坤為自己服務。
  雖然,那個玄武國的電競大紅曹窖說話說的很客氣,可是這個家伙骨子里的冷漠卻是改變不了的。
  那個封小坤也看出了這一點,可是他卻不想放棄,所以那個封小坤就拼命表現自己。
  可惜的是,那個封小坤越表現自己,他們的矛盾就越大。
  最后,那個玄武國的電競大亨曹窖走了,那個封小坤卻留在了那個小小的咖啡館里。
  等到那個封小坤失魂落魄的從那個咖啡館里走出來的時候,他發誓有了機會,一定要報復那個玄武國的電競大亨曹窖。
  那個封小坤在這個電競旅游基地里住著,一個星期之后,他的錢花光了。
  那個封小坤每天都在跟著那些從玄武國各地來的電競旅游團混吃混喝,同時他向那個謝馨借錢。
  那個謝馨和那個封小坤打著哈哈,那個封小坤是一個非常狡猾的人,但是在這些高智商的電競高手,和那些電競愛好者的面前,那個封小坤拿不到錢。
  不得已,那個封小坤只好向那個金貝貝開口了。
  金貝貝告訴封小坤,現在她也沒有錢了。
  封小坤對金貝貝說:“你幫我找那個謝馨借點錢吧!”
  金貝貝說:“好吧!”
  可是,當那個金貝貝開口后,那個謝馨仍然百般推脫。
  當然,那個謝馨對封小坤并不是明著拒絕,她將那個封小坤調到了電競旅游基地的外圍。之后,謝馨讓自己的助理出面,可是最后那個封小坤還是沒有借錢給那個謝馨。
  那個謝馨有一萬個借口,每次當那個封小坤滿懷著希望,想和那個謝馨見面時,這謝馨總是故意推脫了。
  所以,那個封小坤感到很不高興,同時他又充滿了憤怒。
  那個燈塔國的電競大亨漢尼根,他讓自己的情人瑪格麗特,和那個帕西諾幫助自己招攬人才。
  那個燈塔國的電競大亨漢尼根總是
  標榜自己求賢若渴,所以那個封小坤決心投靠那個帕西諾。
  沒想到那個封小坤的一腔熱血,卻被那個帕西諾辜負了。
  那個帕西諾,和那個封小坤對戰了一陣,他對那個封小坤說:“你想在這個電競行業混飯吃,你的水平是足夠的。可是,你想在那個電競行業做一個頂尖的職業選手,你不夠格。我們這里招收的都是有潛力的電競選手,你好像不在此列,你可以到何伯格與魏泰強他們的游戲公會里去碰碰運氣,他們的職業電競俱樂部總是在招攬人才。”
  其實,那個封小坤不太想參加那個何伯格與魏泰強他們的職業電競俱樂部,因為那個何伯格與魏泰強他們的王者榮耀電競俱樂部的人,他們的實力都太強了,這些人好像都不是一般人。
  當那個封小坤,失魂落魄的在那個路上走著的時候,一個女人走了過來,她對你個封小坤說:“你想逆天改命,當一個超級厲害的職業電競選手嗎?”
  封小坤說:“想,我做夢都想。”
  那個女人一笑,說:“我可以幫你。”
  封小坤說:“我謝謝你,我們談談條件吧!”
  那個女人說:“好,我是查悅然,我是咖啡國電競大亨黑暗公爵的女人。”
  那個封小坤和那個黑暗公爵的女人查悅然他們在一起談論了很久,雙方達成了合作意向。
  那個封小坤需要錢,而那個咖啡國的電競大亨黑暗公爵的女人查悅然需要和那個封小坤。
  那個查悅然說:“我們要投資一個玄武國的大學生電競聯賽,我就不相信對付不了那個何伯格與魏泰強他們這些玄武國的電競大亨,我們這些在低位的電競選手,雖然看起來和那個電競大亨何伯格與魏泰強他們旗下的電競選手實力有差距,和那個電競大亨曹窖也有差距,和那個涂土橋的電競選手也是實力懸殊。可是,我們這些人有夢想,有決心,我相信我們這些人一定可以戰勝那個玄武國的電競高手。”
  那個查悅然知道,要想讓那個封小坤有實力,有精力對那個玄武國的電競大亨實行報復,必須給他進行專門的訓練。
  所以,那個查悅然找到了黑暗公爵,她勸說那個黑暗公爵對那個封小坤進行訓練。
  那個黑暗公爵干凈利索的拒絕了,他對那個查悅然說:“我不喜歡封小坤,你也不要培養這個家伙。我覺得這種軟飯硬吃的家伙,是養不熟的。”
  查悅然說:“你喜歡憑感覺,我這個人卻喜歡打數據,我想知道,你為什么不喜歡封小坤?”
  黑暗公爵說:“我請了私家偵探,對那個封小坤進行了調查,這個家伙居然忍心用自己女朋友的錢。”
  查悅然說:“我問過那個封小坤了,這個人不過是想要一部用來打電競的黑鯊手機而已,我覺得這個人沒有什么錯誤。”
  咖啡國的電競大亨黑暗公爵說:“反正,我是不會給那個封小坤提供訓練服務的。你要怎么做你就去做好了,我不會給那個家伙提供訓練,我不會讓那個封小坤變成我的一個可怕對手。”
  查悅然說:“好的,你也承認了這個人的潛力了。既然你不肯幫忙,我就再想辦法。”
  查悅然幫助那個封小坤開了一家鍋貼店,她說:“你先在這里干著,你邊干,邊打電競,我為你買了新的游戲電腦,和黑鯊電競手機。”
  封小坤說:“謝謝了,我在這個玄武國的電競江湖,我一定會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在那個電競游戲旅游基地旁邊,那個查悅然的店喜氣洋洋的開張了,無數的人,他們在這個店里消費,和那個封小坤,以及那個查悅然有說有笑。
  那個查悅然在那個鍋貼店的前臺,賣著檸檬水和可樂。
  這個鍋貼店里的鍋貼外焦里嫩,特別好吃。玄武國的電競大亨曹窖那些人他們對那個查悅然親自在那個前臺當收銀小姐,并充當服務員感到不可思議。
  那個曹窖和何伯格以及魏泰強他們說了那件事。何伯格感到不可思議。
  那個魏泰強則陷入了沉思,他對曹窖和何伯格說:“陰謀,絕對是一個陰謀,這個查悅然是一個野心極大的女人,她怎么會甘心情愿的在一個小小的鍋貼店里打工呢?我覺得這個女人一定在窺探什么。”
  何伯格說:“那這個女人到底在窺探什么呢?”
  魏泰強說:“我也不知道,不過我想來想去,還是和那個電競有關。”
  曹窖說:“不如,我找幾個小弟去試探試探這個女人,我覺得這個女人一定有陰謀。”
  何伯格說:“那也好,不過你們要小心點,不要搞出事情。”
  曹窖說:“你放心,我心中有數。”
  那個曹窖命令那個謝馨帶著自己的頭馬洪海洋,去了那個鍋貼店,那個謝馨看著那個鍋貼店里的裝修雖然不奢華,但是倒也齊整,那個謝馨對封小坤說:“你不玩電競了?”
  封小坤說:“是不是我打電競的時候,我特別帥,你已經喜歡上我了?”
  謝馨說:“看把你給美的,其實不是那么回事,我只是對你有那么一絲好奇,我想知道,你為什么會開一個鍋貼店,這個和打電競有沖突嗎?”
  封小坤説:“所謂電競,這個對我來說,就是生活,就是我生命中的一切如果,我沒有了電競,那么我就什么都不是了。”
  謝馨說:“那你怎么要開那個鍋貼店,你還有時間訓練那個電競嗎?”
  封小坤說:“生活就是電競,電競就是生活,我們這些人拿著那個電競手機,在閑暇時就玩上幾把。雖然,我們現在這些人訓練的時間變短了,可是我們的電競戰斗意識,卻已經提高了。”
  謝馨說:“我們這些人,用的是最好的訓練場所,我們都怕無法戰勝那個燈塔國的電競大亨漢尼根等人,你們這些人,就用這樣的訓練條件,能夠練出什么來?”
  封小坤說:“怎么訓練是我們的事情,我們一定會讓那個瞧不起我們的電競大亨都嘗到厲害的。”
  謝馨說:“別說這些了,給我們上拍黃瓜吧!”
  查悅然使了一個眼色,這個時候,那個咖啡國的電競大亨黑暗公爵新聘請的嚴艷,帶著那個手下都來了。
  嚴艷的父親嚴德明,他是一個廚子,他曾經當過白案,也曾經當過紅案,這人做起菜來非常好吃。
  所以,那個咖啡國的電競大亨黑暗公爵,就也雇傭了他,讓他給自己做面點,做吃了。
  嚴艷的父親嚴德明對那個謝馨說:“你喜歡吃的拍黃瓜嗎?這個東西是一種特色食品,對身體有好處,我給你做。”
  謝馨說:“對不起,我就愛吃那個封小坤做的拍黃瓜。”
  封小坤說:“那我給你做。”
  小小的一間鍋貼店里,有許多玄武國的電競大亨和電競高手,在里面等候著。屋外,還有更多的人正在向這邊趕來。
爱棋牌苹果app
时时结果 山东时时计划 北京pk开奖全天记录 飞艇网页计划 下载平特宝典 赛车pk10应用 湖北快3走势图连线 虹新时时计划软件 香港赛马会有内部资料 浙江体彩20选5走势图[c]图 北京开三开奖走势一定牛 香港开奖结果现场直播i 3历史开奖号码查询 华东15选5app 5分赛 广东快乐十分l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