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亂入之三國爭霸 >第71章無悔與小昭

    傷勢被自己運功壓住,自己又被光明左使楊逍刺激了一下,引發了他內心深處隱藏的秘密;所以他看著受傷的明教眾人,混元霹靂手成昆微微一笑,然后便把這些年自己對于明教的仇恨,以及自己為了報復明教所做的一切,從頭到尾的和明教眾高手說了一遍!
    因為在他的內心中,這些人已經是死人了;或者說是早死晚死的關系了;等到他把自己心中壓抑了很久的話都說完之后,其便緩緩的走向了光明左使楊逍身邊,準備從光明左使楊逍開始下殺人,正當混元霹靂手成昆準備動手的時候,華帝劉浩和張無忌等人及時趕到,救下了明教眾人!
    救下了明教眾人之后,張無忌來到了混元霹靂手成昆的面前,開始為他義父金毛獅王謝遜討要一個公道;但是卻被混元霹靂手成昆嘲笑道:有得就有失,我教了他一身功夫,他為我做些事有什么問題嗎?
    聽著混元霹靂手成昆的話,張無忌大怒,然后便沖向了混元霹靂手成昆,混元霹靂手成昆見其道來得猛烈,雙掌豎起擊出,發力將其推開。兩掌相對,發出了驚天的響聲,猶似晴天打了個霹靂;在二人的全力一擊下,張無忌,成昆、楊逍、韋一笑、說不得等人都覺一股炙熱之極的氣流沖向身來;氣流落下,眾人只見張無忌退后了幾步,其身上并無大事,但是混元霹靂手成昆卻是有些氣虛,畢竟之前他可是中了青翼蝠王韋一笑的一掌;此事過后,混元霹靂手成昆眼看張無忌神色不定,而且有些茫然失措,自己在重傷之下,若不抓住這稍縱即逝的良機,一被對方占先,那就危乎殆哉,當即搶上一步,右手食指伸出,運起“幻陰指”內勁,直點他胸口的“膻中穴”。
    張無忌揮掌擋格,雖然這時他神功初成,但是武術招數卻仍是平庸之極,前時謝遜和父親所教的武功也尚未融會貫通,而且華帝劉浩傳授給他的也只是內功的運轉心法,所以如何能和混元霹靂手成昆這樣絕頂高手相抗?只一招之間,他手腕上“陽池穴”已被混元霹靂手成昆點中,登時機伶伶的打了個冷戰,退后了一步。
    但是他體內充沛欲溢的真陽之氣,因而便也在這瞬息間傳到了混元霹靂手成昆的指上,這兩股力道一陰一陽,恰好互克,但張無忌的內力來自九陽神功,遠為渾厚。而混元霹靂手成昆只覺手指一熱,全身功勁如欲散去,再加重傷之余,平時功力已剩不了一成,知道眼前情勢不利,脫身保命要緊,當即轉身便走。
    看著轉身離去的混元霹靂手成昆,張無忌怒罵道:“成昆,你這大惡賊,留下命來!”于是拔足追出了廳門,只見混元霹靂手成昆背影一晃,已進了一道側門。張無忌氣憤填膺,發足急追,這一發勁,呯的一響,額頭在門框上重重的撞了一下。原來他自己第一次運轉神功之后,一舉手,一提足,全比平時多了十倍勁力,一大步跨將出去,失了主宰,竟爾撞上門框。他一摸額頭,隱隱有些疼痛,心想:“怎地這等邪門,這一步跨得這么遠?”忙從側門中進去,見是一座小廳。他一心一意要為義父復仇,穿過廳堂,便追了下去。
    廳后是個院子,院子中花卉暗香浮動,但見西廂房的窗子中透出燈火之光,他縱身而前,推開房門,眼見灰影一閃,混元霹靂手成昆掀開一張繡帷,便奔了進去。
    張無忌跟著掀帷而入,但是那混元霹靂手成昆卻已不知去向。他凝神看時,不由得暗暗驚奇,原來置身所在竟似是一間大戶人家小姐的閨房。靠窗邊的是一張梳妝臺,臺上紅燭高燒,照耀得房中花團錦簇,堂皇富麗,遠勝于朱九真之家。另一邊是張牙床,床上羅帳低垂,床前還放著一對女子的粉紅繡鞋,顯是有人睡在床中。這閨房只有一道進門,窗戶緊閉,明明見到混元霹靂手成昆進入這個房間,怎地一剎那間便無影無蹤,竟難道有隱身法不成?又難道他不顧出家人的身分,居然躲入了婦女床中?
    正自打不定主意要不要揭開羅帳搜敵,忽聽得步聲細碎,有人過來。張無忌閃身躲在西壁的一塊掛毯之后,便有兩人進了房中。張無忌在掛毯后向外張望,只見兩個都是少女,一個穿著淡黃綢衫,服飾華貴,另一個少女年紀更小,穿著青衣布衫,是個小鬟,嘶聲道:“小姐,好夜深了,你請安息了罷。”那小姐反手一記巴掌,出手甚重,打在那小鬟臉上,那小鬟一個踉蹌,倒退了一步。那小姐身子微晃,轉過臉來,張無忌在燭光下看得分明,只見她大大眼睛,眼球深黑,一張圓臉,正是他萬里迢迢從中原護送來到西域的楊不悔。
    此時相隔數年,她身材長得高大了,但神態絲毫不改,尤其嘴角邊使小性兒時微微撇嘴的模樣,更加分明。只聽她罵道:“你叫我睡覺,哼,六大派圍攻光明頂,我爹爹和人會商對策,說了一夜,還沒說完,他老人家沒睡,我睡得著么?最好是我爹爹給人害死了,你再害死我,那便是你的天下了。”
    那小鬟不敢分辯,扶著她坐下。隨后楊不悔說道:“快取我劍來!”于是那小鬟走到壁前,摘下掛著的一柄長劍,她雙腳之間系著一根鐵鏈,雙手腕上也鎖著一根鐵鏈,左足跛行,背脊駝成弓形,待她摘了長劍回過身來時,張無忌更是一驚,但見她右目小,左目大,鼻子和嘴角也都扭曲,形狀極是怕人,心想:“這小姑娘相貌之丑尤在蛛兒之上,蛛兒是因中毒而面目浮腫,總能治愈,這小姑娘卻是天生殘疾。”
    看著小鬟,楊不悔接過長劍,然后說道:“敵人隨時可來,我要出去巡查。”那小鬟道:“我跟著小姐,若是遇上敵人,也好多個照應。”她說話的聲音也是嘶啞難聽,像個粗魯的中年漢子,楊不悔道:“誰要你假好心?”然后左手一翻,已扣住那小鬟右手脈門,那小鬟登時動彈不得,顫聲道:“小姐,你……你……”
    看著那小鬟,楊不悔冷笑道:“敵人大舉來攻,我父女命在旦夕之間,你這丫頭多半也是敵人派到光明頂來臥底的么?我父女豈能受你的折磨?今日先殺了你!”說著長劍翻過,便往那小鬟的頸中刺落。張無忌自見這小鬟周身殘廢,心下便生憐憫,突見楊不悔挺劍相刺,危急中不及細思,當即飛身而出,手指在劍刃上一彈。楊不悔拿劍不定,叮當一響,長劍落地,她右手離劍,食中雙指直取張無忌的兩眼,那本來只是平平無奇的一招“雙龍搶珠”,但她經父親數年調·教,使將出來時已頗具威力。
爱棋牌苹果app
手机怎么玩快速时时 排列三专家杀两码组合 快速时时是私吗 稳赚不赔的玩彩方法 pk10技巧稳赚买法最新 彩票平台刷流水赚钱 二八杠技巧视频讲解 安微快三大小全天计划 玩三公的技巧 金旺娱乐 最好的时时彩软件 pk10倍投大小的方法 pk10个人经验 棋牌下载 百家娱乐棋牌 赛车北京pk10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