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武道孤圣 >第302章血海大戰將起


在葉煊的攻勢之下,黎宇即使爆發了天賦神通,但依舊挽救不了自己的性命。
黎宇即使化身無數血霧妄圖逃竄,但依舊是死在了葉煊手里。
黎皇之子黎宇,一位妖族皇者的子嗣如此輕易就被斬殺,就連葉城都沒有想到。
“這就死了?”葉城驚訝不已。
他的身體雖然動不了,但依靠靈魂海依舊可以感知到戰場上的動靜,那股屬于黎宇的氣息波動,在他的感知中很快消失,這也意味著黎宇真的已經死了,不會再有任何生還可能。
“這就是妖族皇者的后裔嗎?”
“感覺也不怎么樣啊,這么容易就把他殺了,我還以為會費很大勁呢。”
葉城暗自嘀咕著。
這黎宇給他的感覺有些弱的出奇,一來這人自身實力不夠強,領主初期的修為,正面交手自己都有十足的信心碾壓他,二來除了那個末日之靈是地階靈器,這人身上也沒其他厲害的寶物,不然的話,生死關頭也不至于靠爆發天賦神通逃命了。
葉煊斬殺黎宇之后,仔細搜索了一番,黎宇尸骨無存,他身上也沒任何儲物的寶物,就剩下末日之靈孤零零的沉入海底,與血泥為伴。
葉煊隔空一抓,末日之靈飛入手中。
處于無主狀態的末日之靈,看起來就是一條普通的鐵鏈,還不足小拇指粗細,拿在手上倒是挺輕巧的,也感受不到有多么的沉重。
不過透過鐵鏈上隱隱約約散發出的靈力波動,還是可以感受得到,這是一件真正的地階靈器,威力不容小覷。
“殿下。”
葉煊手捧著末日之靈來到葉城身旁,模樣恭敬至極。
這東西他可不敢留下,就算沒有葉城在場,他也不會起任何貪念。
畢竟這東西來自于一位皇者,萬一皇者在這上面做了些什么手腳,那以后難保不會因此而摔個大跟頭。
葉城一看他這動作,立馬就明白了他的想法。
“嗯,放下吧。”
葉城矜持的點點頭,看向葉煊的目光里滿是贊賞之意。
不錯,這葉煊還挺懂事的。
雖然能猜到他心里在想些什么,但葉城無所畏懼,不就是皇者的東西嘛,無所謂的,你不敢收我來收!
等出了血海老子就回北冥,到時候就算那黎皇想要報仇,也讓他沒地方找人去。
葉城隨即感受了一些古法吞決的進程。
在葉煊斬殺黎宇的這段時間里,失去了對手的古法吞決很快大軍壓境,大道之力分分鐘攻克了剛才被黎宇占領的地盤,而后肆無忌憚的繼續吞噬雙蜥妖王體內力量。
一位妖王的全部力量對于現在的葉城來說還是很龐大的,即使古法吞決已經運轉到了極致,但想要完全吞噬掉還需要一定的時間,目前才只吞噬了一小半而已。
葉城粗略估計了一下,大概還需要小半個時辰。
“葉煊,你看好周圍,別讓任何人靠近,靠近者格殺勿論。”
葉城隨即吩咐葉煊護衛左右。
葉煊領命,離開葉城十步距離,找了個地方盤膝坐下,也開始調整自身狀態。
雖然和黎宇的戰斗沒花什么功夫,但之前和雙蜥妖王對峙的時候,二人暗中出手你來我往,消耗也不小。
……
半個時辰過去。
雙蜥妖王的尸體徹底被分解,成為淤泥一樣黑糊糊的東西,漸漸和海底血泥融為一體。
而與此同時,古法吞決也已經完成了它的任務。
“巔峰武師!”
葉城震撼,這一趟化獸血池之行給自己帶來的收益比預想的還要大,直接讓自己從武師三重橫跨好幾個小境界,一舉突破到巔峰武師,差一步武宗!
而且收獲還不僅于此,金皮,也已經被淬煉到了極致,九層!
此刻的葉城,一身金光燦爛如同神佛降臨人世,神圣而且威嚴。
“法身三步,這算是走完了第一步。”
“接下來就是準備突破武宗,然后開始淬煉筋脈了。”
實力的大幅提升讓葉城難免有些興奮,但礙于葉煊就在附近不遠處,葉城也沒有欣賞太久,很快就收斂了身上光芒璀璨的金皮,恢復成原本模樣。
“葉煊。”
葉城站起身,低低傳音葉煊。
正在閉目打坐之中的葉煊,很快清醒過來,眨眼間就出現在了葉城面前,動作之快,令人咋舌。
“殿下,您叫我?”
葉煊自覺放低姿態,在葉城面前弓著腰,一臉諂笑。
殺了黎宇,那就等于是徹底和黎皇決裂了,此刻的他除了死心塌地跟著葉城,也沒任何其他的出路了。
葉煊唯一值得稱贊的地方就在于看得清局勢,他知道自己要是連這點眼力都沒有的話,未來的日子也不會好過。
葉城道:“去看看葉豹那邊情況如何,通知他們盡快回來,我們還有別的事要做。”
葉煊猶豫道:“那殿下您…”
葉城揮手道:“這就不用你操心了,血海之內還沒人可以傷害到我,即使是王境。”
葉煊一震,妖尊后裔果然強大,已經自信到可以正面對抗王境了嗎?
那豈不是說連自己也不是殿下的對手了?
葉煊有些感慨,真的是不能比,一比就上火,殿下看起來也不過是領主初期的樣子,如果不釋放大道之力,他的氣息波動也不是特別強大。
但他竟然有底氣對抗王境,嘖嘖,八成是還有別的底牌在,不然的話即使他爆發大道之力,最多做到自保,想徹底擊殺一位王境還是有著困難的。
這雙蜥妖王也就是命不好,打到一半殺出來個黎宇,末日之靈專門收割王境妖獸力量,這才讓它栽了。
不然的話,就算自己和殿下聯手,也最多讓它負傷逃跑,不可能更進一步了。
葉煊一瞬間腦海之中念頭無數,但很快都被收斂起來,道:“屬下遵命。”
說完,葉煊化身一道流光,迅速消失在了茫茫無際的血海之中,離開了葉城的視線。
此刻,葉城沒有了暴露的危險,才敢徹底釋放出靈魂海。
五百米。
靈魂海的范圍已經擴張到了五百米,幾乎覆蓋了血海之中視線所及的一切地方。
“三品后期魂師,五百米靈魂海。”
葉城感受了一番魂力的增長,以自己現在的魂力來說,刻畫一些玄階高級的陣法,都不再是難事了。
而地階,則需要等到突破地魂師才行。
“看來回去以后還要去神符宮轉一圈,看看陌師那有沒有厲害一些的玄階陣法。”
葉城嘀咕著,遠在北冥的陌師突然背后一涼,似乎自己又被什么人給惦記上了。
“這次又是誰?”
“魂無殤還是…天覺?”
陌上桑嘴里嘟囔著,隨即又閉上了眼睛,安安靜靜冥想,魂力在在此過程之中悄無聲息的增長起來。
如同水滴不停融入大海,雖然很渺小,但進步卻沒有一刻停歇。
五品,快了。
……
葉城感受了一番后,隨即收起了靈魂海,目光看向遠方!
“等待會葉豹回來,再吞噬了他們殺掉的那些半獸領主,估計就可以直接突破武宗了,魂力應該也可以踏入地魂師水平。”
葉城盤算著,而就在此刻,遠處突然涌來黑壓壓一片烏云。
等到烏云迫近,葉城才看清,那是由幾十位半獸領主組成的戰陣,威勢洶涌。
“你,要不要加入我們!”
戰陣之中,一位渾身鱗甲的青年男子開口,但他的語氣讓葉城有些反感,這似乎不是邀請人的態度啊…
“領主后期,實力還不錯,他應該就是這些人的核心吧?”
葉城瞇著眼打量,大概三十多位半獸領主,一大半都是領主初期,領主中期的四位,而領主后期的只有開口說話的那鱗甲男子一人而已。
看葉城沒有回答,鱗甲男子皺眉,神情不悅道:“血海大戰將起,無人可以避免,若不加入我等,那就是我等的敵人,死路一條!”
葉城一聽這話,眉毛頓時一跳。
不加入就是死?
還真是霸道啊!
“呵呵,在下并沒有敵意,只是還不知大人所說的血海大戰是什么?”
對面畢竟人多勢眾,葉城想了想,決定還是先忍了,和這小崽子聊一會,等葉煊他們回來了再翻臉算賬。
“血海大戰都不知道?”
鱗甲男子有些詫異,不過仔細感受,身下這小子一身靈力波動不過才是領主初期,有些事不知道也是情有可原,八成是進入化獸血池之前,沒人愿意告訴他吧。
鱗甲男子隨即道:“血海大戰就是一場關乎到我等生死存亡的戰斗!”
“青云血池共有領主上千人,王境三十多人,而最后活下來的只能有一百人。”
“不管是為了生存,還是為了更進一步,我等都必須奮起而戰!”
鱗甲男子聲音鏗鏘有力,聲震血海。
“青云血池?這片血海的名字原來叫做青云。”
葉城此刻才算是知道了自己身處何處。
自己是通過靈棧的血池進入到這一片血海的,而這一片血海應該就是神庭西域最大的血池,名為青云。
那么相應的,其他東南北三域,應該也會有三大血池存在。
這些血池到底為何而建?
葉城感覺自己快要摸清原因了,這場血海大戰,就是關鍵所在。
上千領主,數十王境,最后只有一百個活下去的名額,如此大范圍的淘汰,最終被挑選出來的人,應該對神庭有很大用處。
蛻去獸體,化身半獸,融入人類血脈,這個過程就已經淘汰掉很多妖獸了,然后還要更加殘酷的淘汰一次。
如此費盡周折,如果說一點原因都沒有,那葉城真要覺得神庭的妖尊、妖皇都是吃干飯的傻子了。
鱗甲男子見葉城皺眉沉思,以為葉城還在猶豫不定,于是又道:“現在據我所知,已經有王境開始召集人馬滅殺競爭對手了,你要是再猶豫下去,即使我不殺你,恐怕你也難以從王境手下存活。”
“勸你還是不要好高騖遠,加入我們才是最正確的選擇!”
葉城可算是聽明白了,這鱗甲男子說這么多,又是恐嚇又是講道理,就是想拉自己入伙罷了。
他估計是以為自己看不上他們這些人,想要找一股更強的勢力加入。
葉城不禁有些想笑。
已經有王境開始招兵買馬準備動手了?
那又如何!
這青云血池里還有能威脅到自己的勢力嗎?
如今自己麾下一位王境,五十多位領主,多的不敢說,至少三五位王境是不敢和自己正面開戰的。
等葉煊他們一回來,那只有自己打別人的份,哪會有別人欺負自己的機會?
看著眼前鱗甲男子一臉為自己考慮的樣子,葉城越來越想笑了,真想看看待會葉煊他們回來以后,這家伙還有沒有勇氣說出讓自己投靠他的話。
這鱗甲男子看起來一臉的正義凜然,但八成也是想通過血海大戰讓自己嶄露頭角,進入一些大人物的視野吧?
比如說神庭的哪位妖皇,又比如說血海里哪位妖尊后裔?
通過葉煊、葉豹這些人碰上自己的反應,葉城已經猜到了,這血海之局,很大可能就是為了這些妖尊后裔而設的。
血池,很有可能就是為了給他們提供一個招攬人手的環境,讓他們自由組織起自己的勢力,然后再進行一些別的謀劃。
葉城想到這,腦海里豁然開朗。
而實際上,他的猜想已經很接近真相了。
血池的成立,確實有這方面的考慮:為妖尊后裔們提供一個選人的平臺,讓他們這些妖獸之中最有權勢、地位的天之驕子自由組建起自己的班底。
至于組建班底之后要干什么,那目前來說,還不得而知。
鱗甲男子看葉城還在考慮,漸漸的有些煩躁了起來。
區區一個領主初期的家伙,面對自己的邀請竟然還要考慮半天,怎么,難不成他還想去投靠王境,等著一飛沖天嗎?
真是可笑,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實力,王境能看得上他?
鱗甲男子心中冷笑不止,王境收人的最低要求也是領主中期,領主初期去了都是累贅,妖王們才不會搭理呢,直接一巴掌拍死完事。
“夠了,加入或者死,說出你的選擇!”

爱棋牌苹果app
为什么请别人投注 福建时时彩走势图 湖南快乐十分号 三肖中特期期准五 重庄时时彩开奖结果 双彩网湖北快三走势图 北京赛pk10计划助赢计划 百胜彩票登录 广西快三开奖号 新时时五星技巧 快乐助手下载 3d试机号和开机号10期 欢乐生肖人工计划网站 华东15选5走势图淘宝 五分赛直播 辽宁快乐12遗漏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