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閻王駕到 >第205章強行帶走

韓飛還在郁悶杜云即將任職華夏九龍的事情,見到井月下門都不敲就走了進來,他心里的怒火壓不住了。
“沒大沒小!誰讓你進來的?”
井月下也憋著一肚子火氣,直接跟韓飛強懟:“韓隊!你們這黑幕也太明顯了吧。”
“什么黑幕?”韓飛神色冰冷。
“咱們名人不說暗話,我就搞不懂了,那個杜云到底有什么靠山啊?直接給他算一萬多貢獻值,你是怎么想的?”井月下一副興師問罪的架勢。
韓飛當即爆發:“井月下,你最好注意自己的用詞,別以為你師父是菩提大師你就能為所欲為,就你這樣還想加入虎門?你放心,只要我韓飛還是華夏五虎的一天,就沒有你加入虎門的可能性。”
“韓隊好大的口氣,加不加入虎門你說的可不算數,要總部的領導審核。”井月下氣道。
“要是沒事就出去,沒工夫跟你斗嘴。”
“想讓我走可以,但是你必須告訴我杜云為什么得到一萬多貢獻值?韓隊今天要是不說清楚,我就去靈異局總部舉報你。”井月下動真格的了。
韓飛冷笑道:“呵!這種事你還沒資格知道,要告我是吧,你隨時去告,要是不去你就是孫子。”
井月下心里突然虛了,他看得出韓飛有恃無恐的神態,并且那不像是裝出來的。
難道,杜云的靠山非常強大?
…………
杜云本想找李達問問地圖由來的事情,可李達先走一步。于是他和花雪月同坐一輛軍車趕回江城,等到達江城已經是下午四點多。
“我跟小韓說過了,這次擴招名額有你一個,到時候你直接去參加天道歷練就行了。”下車后杜云說道。
“小韓是誰?”花雪月有點懵。
“就是韓飛。”
“你叫韓隊小韓?”
“有什么問題么?”杜云一副理所應當的模樣。
花雪月翻了翻白眼,心道杜云又犯二了,在‘小韓’的問題上沒有深究:“對了!你今晚有空么?”
“怎么了?”
“這次你幫我爭取到天道歷練的名額,我想請你吃個飯表示感謝。”花雪月想裝作一本正經的樣子,但俏臉蛋還是泛起了紅暈。
能收到這女人的主動邀約,那簡直比登天還難,對于這種免費的晚餐,杜云沒理由拒絕,但還不等他答應下來,手機先響了。
“哥!你在哪?我和小潔出事了。”電話里傳來聶晗緊張的聲音。
杜云連忙問道:“出什么事了?你們在哪?”
“哎呀!小晗你慌什么,咱們又沒錯,是那個渣男撞了咱們的車……”電話里又傳出了云潔氣憤的喊聲:“云哥!我是小潔,有幾個男的撞了我的車,還想把責任賴我們頭上,我和小晗被圍住了,云哥你多帶幾個兄弟來國際大廈這邊,不然那群渣男以為我和小晗沒有男人呢。”
“行!我馬上到,你們先別沖動,一切等我到了再說。”
掛了電話,杜云看著花雪月:“我兩個妹妹出事了,我去看看。”
花雪月挑起眉頭:“要不要我跟你一起過去。”
“幾個渣男罷了,我能搞定。”
“那我們今晚還約會……還吃飯么?”花雪月沖著杜云跑遠的背影喊道。
“等我消息吧。”
攔了輛的士,杜云直奔國際大廈趕去。
這時,三個穿著花里胡哨的小青年,正不懷好意的看著聶晗和云潔。
“呦!小妹妹打電話叫人了?你這是敬酒不吃吃罰酒啊。”
“我說兩位小美女,知道你們撞得是什么車么?我們李少開的可是法拉利612,價值四百多萬,江城都沒有4S店,維修還要運到總廠去,光是來回運輸費就嚇死你們。”
“李少!我看這兩個小美女也挺可憐的,要不讓她倆陪李少吃個飯喝幾杯酒當做賠罪,這事就算了。”
三個小弟做的很到位,白臉紅臉都有。
聶晗一聽到四百萬價值的法拉利,心里慌亂如麻。哥哥每天上學空隙還要兼職賺錢養家,自己不能幫忙分擔,還盡給哥哥添麻煩。
云潔膽子就大很多,冷笑道:“呵!嚇唬誰呢,我管你開的什么車,責任全部在你們那邊,是你們賠我的修車錢好吧。”
幾人愣了一下,然后爆發出大笑聲。
“哈哈!小妞,我說你真是胸大無腦,你那輛破寶萊才值幾個錢,我們李少的修車費都能重新買一輛了。”
“不是哥哥嚇唬你,車禍事故一般都是雙份責任,互相修對方的車子。我們李少不差錢,可你們修的起李少的車么?還不快說點好話道個歉,說不定李少心情好了能放你們一馬。”
那三個小弟說的有模有樣,這下連云潔心里都沒底了。
說起這輛舊寶萊,還是云潔老爸的車。云潔也是昨天剛拿到駕照,今天就心癢癢把老爹的車偷出來溜達,結果一個人不敢開,硬是把聶晗也拉上了。
兩個女殺手上路,期間有驚無險,沒想到抵達目的地停車的過程,跟一輛法拉利612撞上了。
“這樣吧,大家既然都有責任,那就各自修自己的車,我和閨蜜還趕時間去逛街呢,就不陪你們耗著了。”云潔見勢不妙,拉著聶晗想跑。
那三個狗腿子立即跟上,擋在二女身前。
“小美女!事情還沒解決呢,你這是要去哪啊?”
“自己修自己的車?你開什么國際玩笑,實在不行就報警,讓警察劃分責任。”
云潔越發心慌,這車她是偷著開的,要是報警豈不是鬧到老爸那去,回家非要被爆抽一頓不可。
“幾位小哥哥行行好啦,我們倆是學生,沒那么多錢。”云潔展開了撒嬌攻勢。
三個狗腿子皮笑肉不笑,視線在云潔壯觀的胸前掃來掃去,腦海中浮現出一些少兒不宜的畫面。
“小妹妹別急,剛才哥哥不都跟你說了嘛,我們李少是通情達理的人,你們去說說好話,再陪李少吃頓飯喝幾杯酒,什么事都能解決的。”其中一個小弟笑道。
聶晗暗中拉了拉云潔的胳膊,暗示她不要上當,云潔當然也不傻,假笑著說道:“我們晚上還要回家吃飯,不然爸爸媽媽要著急的。”
“那這事就是沒得談咯,我報警了啊。”那名小弟拿出了手機。
云潔急道:“別報警,還可以談嘛。”
“想繼續談就上我的車。”一直站在后面的李少走了過來,一套阿瑪尼西裝,手腕上戴著百達手表,脖子上掛著大金鏈,一身行頭下來價值不菲。
云潔想了想也沒別的辦法,反正街上好多圍觀群眾,她也不怕對方敢做什么。
“小晗,你等會,我去談判。”
云潔傻乎乎的跟著李平上了車,還沒等云潔開口,法拉利傳出一聲野獸般的咆哮,‘嗖’的一下沖了出去。
“你干什么?快停車。”云潔連忙拉車門,卻發現車子鎖住了。
李平肆無忌憚的朝她胸口掃了一眼,冷笑道:“去跟我玩次車震,這件事就算了結了。”
“渣男!你把我當什么人了,快停車,否則我就報警了。”云潔開始掏手機,卻發現手機落在車上了。
這下她真是叫天天不靈,叫地地不應,心里慌亂如麻。
國際大廈。
杜云趕到。
一下車就看到了圍聚在寶萊車旁邊的人群。
“小晗!你沒事吧?”杜云很快在人群里找到了妹妹的身影。
聶晗連忙沖到哥哥身邊,挽住杜云的胳膊說道:“糟了哥!小潔被帶走了。”
“被誰帶走了?”杜云臉色冰冷下來。
那三個小弟吊兒郎當的走過來說道:“呦!你就是那個大胸妹電話里喊來的人?我怎么突然想笑呢。”
‘砰’的一聲。
杜云直接出拳,當場把那名小弟打翻在地,兩顆門牙斷裂,小弟痛的滿地打滾,鮮血染紅了地磚。
“現在還想笑么?”杜云聲音冷漠。
另外二人回過神來,神色變得無比兇狠,一左一右朝杜云包抄上去。
“你小子找死!”
悶響再次傳出。
人群里尖叫起伏。
杜云簡單的兩腳,將那兩名小弟踹翻,摔得骨頭都快要散架。
解決完這三人,杜云懶得多看他們一眼,對聶晗說道:“小潔什么時候被帶走的?去哪邊了?”
聶晗回過神來,連忙拉著杜云往街道上跑:“他們剛走不久……啊!我看見那輛法拉利了,在那。”
杜云順著妹妹手指的方向看去,發現一輛黑色法拉利停在路口等紅燈,紅燈只剩下十幾秒了,杜云想都不想快步沖了過去,期間好幾次差點被疾馳而過的車子撞上,引起司機破口大罵。
杜云不管不顧,沖到法拉利后面就是一腳。
紅燈轉為綠燈,車里的李平正要一腳油門炸街沖過去,結果車身劇烈晃動了一下,把李平嚇了一跳。
“臥槽!今天搞什么鬼,又追尾了?”
大罵一聲,李平朝后視鏡望去,看到一個年輕小子氣勢洶洶的走了過來。
“開門!”杜云聲音冰冷。
李平有點被鎮住,隔著窗戶罵道:“你誰啊?認錯人了。”
“我叫你把車窗搖下來。”
“臥槽!你特么的有病吧?老子就不放車窗,你打老子啊!”李平氣道。
爱棋牌苹果app
快用官方网站 瑞彩祥云Ⅲ 今天广东快乐十分钟 上海时时票网站 重庆时时计划可信吗 吉林快三福彩开奖结果 香港马会开码结果直播开奖结果 浙江20选5开奖 重庆时时走势图下载 香港六合特彩走势图 上海快三规律 pk10开奖结果导出 福彩双色球开奖走势图 重庆时时稳赚方法 快乐十分摇奖机视频 快乐十分中奖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