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東之界千年劫 >第64章魚目混珠
由于徹骨受傷不敵何本延,巖凌煙的十衛只好去牽制何本延,現在初一則是負責保護慕雨藍和巖凌煙。而我則把徹骨扶到最后面。現在徹骨手掌心依舊流血不止,徹骨告訴我他想給傷口做簡單的處理問我有沒有有用的東西。我環視四周也沒見到什么有用的東西,時間緊迫無奈我只好從我衣服上硬扯下來一塊遞給了徹骨。“這點布夠嗎?”當我問徹骨的時候無意間發現剩下的倆個面具人依舊在擂臺之上從戰斗開始到現在他們倆個一直還沒有移動過地方,這時我腦子里突然出現一個想法。徹骨接過布之后見我一直看著擂臺的方向發呆于是問我“喂,曉陽你看什么呢?看這么入神”這時我跳躍的思維才回來,我看著徹骨并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而是問他“你能不能把你的匕首借我用下?”“匕首?你用它做什么啊?”徹骨雖然想不通這個時候我借匕首做什么呢?但是還是毫不猶豫的把匕首扔給了我,扔完匕首之后徹骨自嘲了一句“反正我在這里休息一時半會也用不到匕首,你拿去用吧”我拿起地上匕首便開始實施我剛才自己想到的一個想法,留下徹骨自己處理自己的傷口。我在校場之內死人堆里尋找著自己想要的東西,其實我是想找一件比較干凈衣服,何本延手底下的這些嘍啰穿的都一樣,所以我想穿上何本延手下人的衣服假裝是何本延的人去刺殺擂臺之上的那倆個人。這就是我最開始想到的一個想法。放心吧我在這里找衣服非常的安全,因為他們現在打得不可開交,根本沒有人有功夫來搭理我。在死人堆扒拉了半天,才發現這些衣服沒有一個合適的,不是衣服破舊不堪,要不就是衣服太大,或者太小總之沒有合適的。這里的血腥味實在是太大了,熏得我有點受不了了。沒辦法我只好跳了一件稍微偏大一點點的,我趕緊從死者身上拔下這件稍微比較干凈的衣服。我拿著趴下來的衣服趕緊找了一個沒人的地方,然后直接把找來的衣服穿在自己身上。自己首先打量著自己,“還行吧,乍一看上去像是那么一回事”這是我給我自己的一個評價。我覺得自己的評價還是挺中肯的。我現在開始慢慢靠近擂臺附近,時刻提醒著自己“我現在是何本延的小弟,我現在是何本延的小弟”雖然我靠近擂臺的時候小心翼翼而且壓根沒有人注意到我,但是我還是膽戰心驚的特別的害怕。心里總在想萬一被發現了怎么辦?萬一被識破了怎么辦?我終于到了擂臺附近。我坐在上擂臺的臺階上,此時此刻我內心十分的掙扎,說實話我坐在臺階上糾結了半天。這要是真去搞事情的話,要是被發現我兇多吉少了,要是不去把,已經都到這里再放棄了多可惜啊,再說我怎么向徹骨交代?我借走徹骨的匕首什么事情都沒做,就還回去會被徹骨瞧不起的。想到這里我一咬牙一跺腳,我決定了干就完了。我終于鼓足勇氣,從擂臺的臺階上站了起來,然后走上擂臺朝著倆個面具人的方向走了過去。我離擂臺上戴面具的這倆個人還有十幾步的時候,我就被他們發現了。其中一個扭過頭來問我“你是干什么的?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我一直提醒自己要冷靜,于是我強裝鎮定的回答著“我是何本延的小弟,我見戰斗如此精彩激烈。實在沒忍住想近距離的觀摩學習。”說完之后我努力的調整自己的心跳,心中暗暗祈禱“千萬不要被看出破綻來啊,要不然我可就玩完了。”由于戰斗激烈并沒有給他太多的時間。他上下打量了我一下,見我現在穿的正是何本延小弟的衣服,他也就沒有多想只是回答了一個字“哦”之后立馬又投入到戰斗之中。我這時從長順一口氣,上天保佑他們沒有對我起疑。我現在需要做的就是一點一點的靠近他們,你們玩過一二三木頭人嗎?我現在的狀態就好像是在玩一二三木頭人,正在一點一點的想倆個面具人慢慢的靠近,靠近的同時我在害怕臺上那倆位面具人發現我在朝他們移動。倆個帶面具的沒發現我在朝他們移動,慕雨藍和初一他們倒是在遠處發現了在擂臺上的我。一開始慕雨藍并沒有認出是我來,她只是發現擂臺之上突然多了一個人。“初一,你看擂臺上又多了一個人”慕雨藍對著初一說道。初一經過慕雨藍的提醒也往擂臺方向看去,初一仔細分辨半天之后對著慕雨藍說“擂臺上的那個人,我看著像是曉陽哥。”一開始慕雨藍還有些不相信“啊?不會吧?曉陽他怎么跑擂臺那邊去了。”徹骨聽見慕雨藍和初一的聊天之后,也開始朝著擂臺方向看去。越來越近,我心跳的也越來越厲害。我努力克制自己內心的緊張害怕讓自己冷靜下來。距離現在正好,但是我并沒有立馬就出手,而是耐心的等待最佳時機。倆個帶面具的知道我就在他們身后,但是他們的潛意識里已經把我當做何本延的小弟了,所以他們對我并沒有太大的警惕之意。進入我刺殺范圍的那個面具人在念咒語準備釋放技能,我見這是個機會我毫不猶豫拿出早已經藏在身后的匕首,非常快速的刺向這個面具人。因為我并是不專業而且這是我第一次動手經驗不足,我這一刺并沒有刺中要害。還不明白怎么回事的面具人扭頭十分吃驚的看著我,他的眼神好像是在問我“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自己人嗎?”我現在也顧不了那么多了,拔出匕首撒腿就跑。此時另一個面具人發現自己的同伴倒在了擂臺上同時也發現剛才還在擂臺上的我,現在已經消失不見了,他就已經明白了剛才所發生的一切。我覺得我已經跑得夠快了但是我還沒跑出去多遠已經被另一個面具人給攔住了。面具人截住我的第一句話就是“你居然敢傷害我弟弟,我今天一定不會放過你的。”他剛說完話就開始念咒施法。我現在也不能坐以待斃,連忙召喚出小白狼,再使用火力全開召喚出另一只小白狼,召喚完我立馬就跑,因為他的第一個魔法已經朝我飛了過來。幸虧我躲得夠快,他的技能擦著我的胳膊就過去了。然后只聽見嗖的一聲打在了地上。雖然沒有打中我但是我的胳膊依然感覺到了一點點的疼痛。我命令倆只小白狼開始攻擊,我則是繼續逃跑,我現在十分清楚我并不是他的對手,我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想盡一切辦法回到徹骨他們身邊。現在我這么狼狽其實真的只能全怪我,當時我只想到能混順摸魚卻沒有給自己想好退路,現在只能逃跑了。我倆只小白狼輕而易舉的就被面具人給收拾了,真的我感覺我壓根還沒有跑幾步呢,咋又被面具人給攔住了呢。我當時的第一反應就是他怎么動作這么快?然后心想“這下完蛋了,我到底該怎么辦啊?”我現在真的謊的一批。眼看他又要念咒施法了,情急之下我只好隨口蹦出一句“徹骨,你可算是來了。”其實我壓根沒看見徹骨,只是我當時的無奈之舉罷了。但是沒想到面具人聽了我說的話還真以為徹骨來了呢,便停止念咒觀察四周,他環視一圈之后卻發現壓根一個人都沒有。“好小子,你居然敢騙我,你這會死定了。”聽這口氣面具人現在火氣十分的大啊。面具人開始念起咒語,我心想“哎,這會真的完了,不過都是自己玩砸了怨不得別人。”我也不準備反抗了因為我明白跑是跑不過人家的。剛要閉上眼坦然接受這一切。面具人胸前出現一把匕首,面具人十分震驚的看著他身后的徹骨,不要說他就連我都不敢相信現在眼前所發生的這一切。面具人始終不敢相信“怎么會這樣呢?怎么會這樣?”徹骨也沒再理他,抽出匕首走向了我。然后非常關心問道我“你沒事吧?”“多虧你及時出現,沒什么事。”我把借徹骨的匕首還給了徹骨“對了徹骨,給這是你剛才借給我的匕首。”徹骨這時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問道“擂臺上的那個死了沒?”“他沒死,只是受傷了。”我實話實說,但是我覺得這也不能怨我,畢竟我不是專業的殺手,失手是很正常的一件事。“你先回去找他們,我去把那個給解決掉。”徹骨讓我先回去,自己則是去幫我擦屁股。我沖著徹骨點了點頭。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回到慕雨藍初一他們身邊。因為在他們身邊我才能感覺的安全。還在混戰當中的三個面具狂戰察覺到了擂臺這邊的異樣,趁著對戰間隙朝著擂臺方向看去,這時徹骨正好出現在擂臺上,正好在處理那個受傷的面具人。他們三個面具狂戰全部都以為擂臺上所發生的的一切都是徹骨干的。其中帶頭的大怒到“倆個廢話東西怎么就讓影襲給偷襲了。平時讓他們小心謹慎點就是不聽。”怎么覺得這個帶頭大哥的話里有一些恨鐵不成鋼的意思呢?
爱棋牌苹果app
山东时时11夺金 稳定一肖中特 重庆时时彩 哪里打国标麻将 河北快三基本走势一定 山西快乐十分下期预测 时时 香港跑马 赛车pk拾开奖记录号码遗漏 山东时时计划软件 7码怎么倍投 山东时时官方开奖 江西时时彩走势时时彩网 查辽宁快乐十二开奖刘 江西快三走势图彩经网 福彩3d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