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他從天上來 >第20章天上落下來一道拳
項揚凱握住了腰間的刀,在莽蒼山脈的密林里緩緩前行,他已經發現,不遠處的清溪旁,有一小隊兵卒正在享用著豐盛的午餐。而且看穿著打扮,明顯不是西晉的軍隊。項揚凱是一個百夫長,西晉國伐越軍前鋒營的百夫長,這個職位聽上去風光,其實說白了也就是個敢死隊的頭子罷了。作為一個敢死隊的首領,項揚凱有著極高的軍事素養以及個人武力,來讓自己在危險的行動中能夠盡量的安全一些。他拔出了腰間的長刀,正午的陽光照射在刀面之上,反射的光線照亮了身邊的植物葉子,他有些同情的看著清洗畔正在狼吞虎咽吃著午飯的同行,神色愈發的冷靜。狹路相逢,本就是強者能勝,要怪就怪你們實在是不走運吧。他心里想著,然后朝著身后比了一個手勢,示意眾人跟上。他是百夫長,這片密林之中,自然便是藏著上百個士兵。上百個士兵在密林之中悄然穿行,步履輕盈健步如飛,展現出極高的軍事素養,但衣角擦過植物新生的郁葉,仍然發出了颯颯的輕響。好在趙國騰與唐厚寧這一行人,都是臨時被征調從軍的壯丁,沒受過什么專業訓練,自然也沒有發現危險正悄然降臨。“嗖!”一道羽箭破空而來,直楞楞的插在了火堆中,濺起的火星撲了眾人一身!“敵襲!快躲起來!”趙國騰大駭,急忙起身拿起兵器掩護著眾人向山里撤退。老熊二柱子與唐厚寧等十幾個漢子也被這一道羽箭給嚇得三魂驚亂七魄盡失,多虧趙國騰的提醒方才沒有愣在原地,眾人急忙起身,與趙國騰一同起身準備離開。這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一道羽箭落下,緊跟著便是上百道劍雨自天而降,由于距離太遠,自然不可能每一箭都瞄準人,但是在這種無差別的群體攻擊之下,趙國騰的小隊里還是有人受了傷,甚至二柱子的右臂之上,也中了一道羽箭。二柱子強忍著眼淚沒有流下,躲進山中后絕望的望著趙國騰,哽咽說道:“哥,我疼。”相伴在莽蒼山中熬過了一個冬天,這些來自越國各地山村的漢子早已成為了無話不說的兄弟,看著二柱子痛苦的表情,趙國騰的心中也是隱隱作痛。“柱子,等熬過去這一關,哥親自給你取箭。”趙國騰的雙鬢已經浸滿了熱汗,他扶著面色蒼白的二柱子,吩咐身邊人道:“掩護著受傷的兄弟先撤退!”“我們不走!”二柱子目光堅毅的說道:“就算是死,我們也要死在一塊,我二柱子不做偷生之輩!”“對,騰哥兒,我們不走!”其他幾個受傷的漢子也都鏗鏘有力的說道。趙國騰心中熱血沸騰,看著這群兄弟說道:“你們先走,我們才有生還的機會,不然你們留在這干嘛?身上插著一道箭給諸位兄弟添麻煩嗎?”“趕緊走!”他不容置疑的補充道。二柱子目光中滿是猶豫與掙扎的神色,良久方才一咬牙,“兄弟們,走,咱們不給騰哥兒他們添麻煩!”趙國騰看著幾位受傷的兄弟走進深山的背影,嘴角露出一絲釋然的微笑。“騰哥兒,接下來怎么辦,俺老熊聽你的!”老熊拍了拍胸脯說道。趙國騰轉過身來,幾位受傷的兄弟先走之后,在場的加上他滿打滿算也只剩下七人,根據剛剛的劍雨判斷,對面最起碼也是一個百人的隊伍。七人對一百,以一敵十都不夠打的,怎么辦?趙國騰的臉上閃過一絲決然,他拍了拍老熊的肩膀,看向幾位兄弟,大笑道:“諸位兄弟,看來今天我們就要交代在這了,但是人死也應當死的有價值,多的話我不說,今天我們只有一個任務,那便是掩護好幾位受傷的兄弟活下去!”唐厚寧的小臉通紅,握緊了手中的兵器,望著趙國騰堅定的說道:“小寧愿隨騰哥兒赴死!”“英雄不死,大越長存!”七個小兵齊聲念著老越人征戰時的口令,然后親自掀開了莽蒼山大戰的序幕。............一陣箭雨過后,項揚凱摸清了敵方的底細。沒有信號發出,等于沒有援軍。沒有星元之力波動,等于沒有修行者。那么,這群人的生命,便是要在今天畫上一個句號了。項揚凱的嘴角露出一抹微笑,他用長刀撥開前方的植物,下令道:“敵方只有十多個人,兄弟們,拔出長刀跟我殺過去!”“得令!”接到命令,上百個魁梧的士兵從密林之中沖了出來,目的地便是趙國騰等人撤退的方向。“兄弟們,殺過去!”趙國騰大吼一聲,帶著老熊與唐厚寧等七個兄弟正面迎了上去。“蚍蜉撼樹,不自量力!”西晉國百人前鋒營的最后方,項揚凱停下腳步笑了笑,作為一個老兵痞,他深諳求生之道,別管敵人有多強還是有多弱,沖在前面的基本都是送死的。他沒有跟著手底下的士兵沖上去,因為他還不想死。不過雖然各為其主,他還是有些佩服這些人的,區區幾個人就敢跟一個百人編制的軍隊拼......還真是一群傻子啊,他心里笑道。趙國騰舉起長刀,走在眾人的最前方,迎著西晉國沖來的上百人砍了過去!一刀劈下,血肉橫飛!一個約莫剛剛二十出頭的青年被趙國騰終結了性命,望著那青年絕望倒下時的眼神,趙國騰的心中泛起一絲憐憫,但這種情緒還未來得及發酵,便被下一個沖來的士兵所打斷。趙國騰只好再次舉起大刀,砍了過去。或許這些青年也都如他一樣,肩負著整個家庭的希望,家中老父老母都還等著他們回家養老,但是沒辦法。戰爭就是這樣,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好好生活不好嗎?為什么非得打仗呢?打仗那么慘,要死那么多人,要毀掉那么多家庭。趙國騰心中一直都想不明白這個問題。他不知道,一將功成萬骨枯,百將尸骨鑄皇冠。世間蕓蕓眾生的生命,不過是上位者爭權奪利的工具而已。他只能帶著疑問,一刀又一刀的砍過去,殺出一條生還的血路。忽有清風起,趙國騰殺紅了眼沒有感覺到,唐厚寧殺紅了眼沒有感覺到,西晉國的士兵們也都殺紅了眼,沒有誰能感覺到。但是戰爭的最邊緣處,項揚凱感覺到了。天上突然落下了一道鐵拳。項揚凱有些絕望。我都已經這么小心翼翼了,為什么還是躲不過生死無常?
爱棋牌苹果app
快3大小单双技巧十大绝 宝来娱乐怎么找不到了 体育比分最新开奖查询 北京pk赛车10官网 百威娱乐网 最新电子老虎机网站 百威2登录 宝宝计划 免费账号 北京时时综合走势图 欢乐生肖官网 久赢首页 重庆时时彩2017版本 天津时时官方网 北京pk10计划在线计划 快速时时官网 sg飞艇预测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