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不朽基因 >5混戰

    “白晨啊,你長大了,沒以前那么可愛了。”周枍堂無奈的松開手。
    “哼,以前說我太小,長大了你又不樂意。瑤姬姐姐上次回來錄歌的時候還跟我抱怨說你總是抓她去唱歌跳舞,晚上也不給她休息,搞得她連錄歌的時間都沒有。”蘇白晨哼道。
    周枍堂無語:“她連這個都跟你說啊,回去我就收拾她。”
    這姑娘怎么什么都說呢,不合適吧,她回了回城還去實驗室找蘇白晨啊?
    蘇白晨笑道:“收拾她可以,但你可別說是我跟你說的哦,還有啊,你要雨露均沾,不能因為喜歡瑤姬姐姐就整天拉著她,李穎姐姐一直在幫你處理政務,你都不喊她過去。”
    “你也說了她都要處理政務了,我哪好意思讓她跑上跑下,每年能來住一兩個月都不錯了,你琢磨這個做什么,誰教你說的啊。”周枍堂覺得自己很冤枉。
    除了瑤姬之外不是還有崔少艾么,崔少艾才是真正的跟她形影不離的人。青茹又不好下手,這姑娘冷冷清清的,看到她都心平氣和,根本沒動力。
    但是崔少艾一直在身邊,時間長了也要換換口味的嘛,瑤姬就挺好的,她自己倒貼過來的,不要白不要,還是個多才多藝的好妹子。
    她自己還挺理直氣壯的,有了這層身份,誰都別想指揮她干活,花城大學找她配合實驗她都是能推就推,推不了的也要垂死掙扎,不到最后時限都不樂意去,人家也拿他沒辦法。
    還別說,有了這層身份后,樓秀都不調動她做事了,由得她去給周枍堂唱歌跳舞,免得周枍堂在深山老林里覺得沒事可做。樓秀都不說什么,其他人就更沒法指揮她了。
    瑤姬這一臉仙氣的,看著就讓人想把她拉下紅塵,偏偏她還只是外表仙氣,就她那嗓音,別說說些情話了,只要一聲呻吟都令人舍不得放開她。
    蘇白晨聽了這話,臉色微微一紅:“沒有人教我啊,這哪里還用教嘛,不過我估計瑤姬姐姐很快就會來找我了,你去罵她好了。”
    蘇白晨很有經驗,瑤姬一直有在慫恿她,這次知道了周枍堂要帶她玩,這幾天會在一起,瑤姬肯定會來找她的,訴訴苦,好給自己爭取一點自由時間。
    周枍堂也知道這一點,知道瑤姬也想休息一下,錄制歌曲之類的,否則的話周枍堂哪里舍得讓她離開,這姑娘就是跟在身邊唱唱歌也好啊,就跟玩游戲開音樂似的,不一定要聽明白唱了什么,當個背景音就完事了,當然也得唱的好聽才行。
    談話間,五層的亂戰人員也已經準備就緒,在場中做著各種各樣的熱身運動,周圍還有不少觀眾在為其喝彩,哪怕他們在包廂之中也能隱約聽見聲音。
    蘇白晨本覺得這是菜雞互啄,但在這樣的氣氛下也受到了感染,來了點心情:“偶爾看看這些菜雞對打也是不錯的,要不我們也下注吧。”
    周枍堂笑道:“是嗎?你想下誰,下那個徐言還是蔡文。”
    蘇白晨搖頭:“我覺得這兩都不不行,大家都知道他們厲害,心里多半會有所防范,甚至有可能會先聯手做掉他們。如果我是他們的話,便假裝聯合其他人,兩人對立,看似和對方不和,實際上卻是消耗炮灰,暗中聯合先將其他人進行清場再說。”
    周枍堂和經理對她所說的設想都有些無語,你這又不想下注,又給他們設計好該怎么去打是怎么回事,還下不下了?
    經理說道:“是這樣的,在他們報名時他們并不清楚自己會和誰一起同臺競技,當然理論上也存在他們在入場后發現有自己認識的人,而且還有關系好的,不過這些都是看運氣的,在開始之前他們不能討論,就算要有什么配合也只能是眼神配合了,看大家的默契夠不夠,或是直接在場中交流,但別人也能聽得見。”
    他不用說的太仔細,兩人也知道這是個高難度操作了,理論上不太有實現的可能。
    “所以你想下注哪個,或者是不下注了。”周枍堂問道。
    蘇白晨想了想,覺得自己要有夢想,來一波高難度操作:“那我就下那個姓徐的吧,他如果聰明一點的話應該沒什么問題,跟第二也有70分的差距,也許可以吃雞。”
    70分的差距,理論上來說已經算是比較大的了,不過十人混戰模式這點差距很難體現出來,因為太過混亂的關系,也沒法去預測具體情況,蘇白晨下的這個雖說是第一,賠率也是最低,但奪冠幾率跟賠率不匹配,這就要看他是不是足夠聰明了,畢竟最強的肯定會被人盯著。
    “那就下這個姓徐的吧,就壓一萬寶鈔好了,他的賠率是多少?再上點瓜子水果來。”
    “一賠3.57,賠率是在他們報名時就已經設置好的,有專門的信息進行核對。”
    等經理秘書拿褂子水果糕點進來,觀眾們也都下完注了,裁判一看時間便知道差不多了,大聲道:“準備開始,有什么問題趕緊說,一會就開了!”
    眾人沒有回話,裁判見狀便宣布開始。然而開始是開始了,但這十人卻沒有第一時間選擇動手,還是很謹慎的觀望著,看看其他人的動作。
    徐言覺得自己好歹是個帶頭大哥,見狀便提出了一個提議:“蔡文,不如我們兩個人聯手先清場再說其他,如何?”
    還如何......蔡文冷笑一聲,正好暗和他的心意,不過他可不會這樣答應,反而是有些傲氣了:“這種簡單的挑撥離間之計就不用使用了,咱們還是手上見真章吧。”
    他說著便冷笑一聲,順手拖了身上的衣服露出了一身精悍的肌肉,一個箭步竄了上去,找的也不是別人,正是徐言,這兩戰斗力最高的直接就掐起來了。
    徐言嘴角一抽,你特么的好歹也是蔡家出來的,怎么跟個江湖流氓似的,那一身肌肉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們家是健身的呢,要不辦個卡?明明就是學者起家的好吧。
    其他人見狀也各自試探著找人交手,并沒有等他們二人分出勝負的意思,如果他們真這么做了,蔡文和徐言絕對是隨意交手,絕不會認真的。
    看到他們也都行動起來了,蔡文言里閃過一絲滿意的神色,輕聲喝道:“早就聽聞鎮國宗徐言之名,我倒要看看憑什么你的戰力評分比我高,吃我一套折梅手。”
    徐言看到他的顏色忽然就懂了,大笑兩聲:“來的好,讓你見識一下我鎮國宗不傳秘技金剛秘法。”徐言也不是蓋的,同樣脫了衣服光著膀子,他這一身肌肉跟蔡文比起來可是不同。
    蔡文是精悍,全身上下沒有一點多余的贅肉,徐言則是壯碩,一身肌肉虬結,一看就知道這是個煉體的肌肉猛男。
    在金剛秘法的加持下,徐言這一身古銅色中帶點暗金的皮膚顯得那時威武雄壯,氣勢不俗,然而蔡文卻在心里一笑,知道了對方已經領悟了自己的意思,手中帶起一騙幻影向徐言攻了過去。
    這兩人長期在花城訓練,都是用腦子來戰斗的,你來我往的打得好不熱鬧,場面看似十分焦灼,實際上兩人都沒受傷,徐言這赤手空拳的基本沒什么傷害,還打不到。
    蔡文這個所謂的折梅手基本上沒什么消耗,看著是挺強,攻速極快,真打起來落在徐言身上確實輕輕柔柔的,徐言有金剛密法加持,吃了好幾掌根本就沒受傷,兩人打了半天全是假的,呼來喝去的別人還以為他們打得正激烈呢。
    這兩人搞假工,其他人也沒怎么處理,就是消耗了一波體力,并沒有人因此而淘汰。
    大家誰還不知道誰啊,戰斗力差距又不是特別大,敢報名這個模式的對自己的生存能力都比較有自信,暫時不會那么快分出勝負。
    斗了三分鐘,蔡文突然一個后跳拉開了距離,朗聲道:“好一個鎮國宗徐言,好一個金剛密法,看來不用全力是不行了,看招!”
    他說的是看招,但實際上確實一個后跳拉開了距離,跳到了其他人的戰圈之中,果然用了一手看招,往一青年背上拍了一試折梅手,嘿嘿一笑。
    他這一掌可是出了力的,不像對徐言那樣,看著很兇殘,實際上沒傷害,一巴掌直接把人家給打吐血了,自己還洋洋得意:“張兄,你主修防御,速度卻是弱項,不如你我聯手,再配合李兄形成一個小團隊再說其他。”
    張方同沒有猶豫,直接答應下來:“好說,你看著來。”
    賬房通和蔡文認識,當然關系也談不上有多好,也就是互相認識而已,談不上熟悉。
    至于李帥,他則是完全不認識,總之先答應下來再說,情況不妙的話再放棄就好,反正這也是口頭協議,誰信誰傻,大不了到時候再反水便是。
    蔡文見他答應下來,立即便帶著他湊到李帥身邊,圍住了正在和李帥交手的漢子,三人一起攻擊,立即逼退了這漢子,還在他身上留下了幾道印痕,若不是徐言來得快,三人必定是要乘勝追擊的,先把這人打退場再說的。
爱棋牌苹果app
创富高手心论坛 北京时时盛源 快乐十分中奖规则奖金 十分快乐开奖结果 福建时时88期 历史开奖资料 安徽快三app下载 新疆时时五星基本 360老时时安全购 陕西百宝福彩快乐十分 重庆快乐十分骗局 pk10赛车六码定位技巧 天津时时彩开奖图 河南快赢481开奖视直播 刘伯温一肖中特 pk10输惨了一无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