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晚風殘 >002中暑


盛夏,一年中最煎熬的日子。太陽絲毫不吝惜它的光熱,固執而倔強地普照大地。

烈日下,學生們穿著軍裝站得筆直,任由汗珠從臉頰滑落。幾十分鐘過去了,學生們似乎站不住了,不覺晃動一下四肢。

“動,我看誰再給我動。”陽光下,謝瀾無袖高腰的百褶裙襯出她姣好的身材。大框的墨鏡遮住了那雙黑寶石般的眼睛,波浪發上的遮陽伸縮帽格外地刺眼。

“這個女人怎么這樣啊?她自己穿得這么涼快,還戴著遮陽帽。卻站在那里專斷蠻橫,真是一點同理心也沒有。”葉念祎翻了她個白眼。

“今天才第二天呀!真是令人煎熬。”師雨祺在心里暗自叫苦。

汗水濕透了玙璠的軍服,強烈的日光令她不覺閉上了眼睛。當她再次睜開時,面前的世界變了,枯燥乏味的黑白兩色呈現在眼前。

“我這是怎么了?”玙璠又眨了幾下眼睛,軍裝上的綠也成了黑色,周圍的一切就像老舊的黑白電視。

譚玙璠抑制不住自己的前后傾倒,雖然她很想站直卻站不穩了。

“那個女生,站直。”膚色黝黑的教官指向了玙璠。

但玙璠克制不住地前傾,又拼命地穩住,不讓自己跌倒。

“那個女生,你怎么回事呀?教官說話,你沒聽見是吧?站直不會嗎?”

謝瀾望著譚玙璠氣不打一處來。

賀北宸站在后排,眼神久久地望著譚玙璠瘦弱嬌小的身體。看著她不停地與烈陽周旋,發絲的末端都溢出了汗水。

趁教官不注意,男孩慌忙低頭看了一眼手表,“還有五分鐘了,玙璠,你一定要堅持住呀。”

但玙璠顯然挺不過去了,她的身體搖擺得更加厲害。

“報告。”賀北宸的聲音鏗鏘有力。

“說。”

“她中暑了,請求退隊休息。”

高個子的教官走到譚玙璠的面前,玙璠面無血色,嘴唇泛白,雙眸緊閉,大汗淋漓。還能撐多久呢?似乎下一秒就要倒在地上。

“去吧,帶她去醫療室休息。”

“好的,謝謝了。”賀北宸走上前,攙扶著玙璠向醫療室走去。

學生這時就像是炸開了鍋。“哎,那個女生是誰呀?她和賀北宸什么關系?”

“誰知道呢?我看有點意思。”

“他為什么要替她請假?這管他賀北宸什么事呀?”

“這都看不出來呀!我看,他多半是喜歡上她了吧。”

學生們趁機開始說起了閑話,“人家走了,和你們有什么關系,繼續站軍姿。”訓練場隨即又安靜了下來。

譚玙璠躺在醫療室的病床上,漸漸恢復了清醒,眼前的世界不再只是黑白兩色。

“你醒了?現在好點了嗎?”他望向虛弱的她,眼睛如皓月般皎潔明亮。

“嗯。”她的聲音低沉。

“給,把水喝了。”他為她扭開了瓶蓋,將水遞到了她的手里。

玙璠怏怏地接了過來,仰起修長的脖頸,水,順著舌尖流入她干涸的嗓子。

“謝謝你。”她潤了一下自己的唇,“還有,昨天,給你添麻煩了,抱歉。”

“無所謂呀,這有什么的。”

他們正說著,護士大媽走了過來:“你醒了?中暑了知不知道?”

說著,她又嘆了口氣:“你們現在的孩子呀,身體素質太差。光今天上午,都倒下十個了。”

女人走到譚玙璠的床邊:“這么熱的天,多喝點水。等會兒中午開飯了,和你們班班主任說一下,你先去打,就不要和他們排隊了。”

“這……”想起謝瀾兇狠的眼神,玙璠就覺得有些不現實。

“不用。你在這等我,我去。”賀北宸插了一句嘴。

“這不太好吧,你還要管班呢。謝老師要找不到你肯定會生氣的。”

“哎喲,不會了,她哪有這么容易生氣呀。”賀北宸辯解道。

“那不是耽誤你吃飯時間嗎?而且午休是要查宿的,你要是不在,怕是會連累整個宿舍的。”玙璠越想便越覺得不妥當。

“你都病了,顧不了這么多了。”他看著玙璠擔心的眼神又寬慰道:“你放心,我很快的。”

護士大媽給她掛好了點滴:“那行,那你就不要自己去了,身子又那么弱。”

聽到訓練場解散的鈴打響了,賀北宸像箭一樣飛了出去。學生們此時排著長隊向食堂走去。

“哎,那不是賀北宸嗎?”

“怎么又是他?他不是去醫療室了嗎?”

“看他跑得比兔子還快,不就吃個飯嗎?至于嗎?”

賀北宸卻沒顧及他們的臉色,他八百米賽跑的速度跑到了食堂。食堂打菜的大叔看見他,麻利地往餐盤里打了兩個菜,給了他一個饅頭。

“幫我打包一下,謝謝。”

大叔一臉不解地望著他:“你要打包?打包做什么?我們這不給打包。”

“我不是給自己打的,我的朋友中暑了,她現在在醫療室等著我,麻煩您通融一下。”

“他病了,”大叔的眉頭皺了一下,“那也不行呀,我們食堂的飯是不能打包的。”

“怎么這樣呢?就是兩個塑料袋的事而已。”

“食堂有規定呀!不行就是不行。”大叔搖搖頭。

“那就對不住了。”說著,北宸掂著餐盤就要走。

“哎,你干什么去,盤子不允許帶出食堂。”

賀北宸卻裝著聽不見,一溜煙的沒影了。他端著餐盤在林蔭路上跑,過往的學生像望著傻子一樣望著他。

跑到了醫療室,他氣喘吁吁,顧不得說什么,將餐盤端在玙璠面前的小桌上。

“你這就回來了,這么快。”玙璠感到有些意外。

看著桌上的盤子,玙璠開始著急了:“你怎么把食堂的盤子也帶回來了?”

“沒辦法,”賀北宸聳了聳肩,“他又不給打包。”

“這樣,要是被發現,你會挨批的。”玙璠嘆了口氣,“早知道這樣,我就自己去了。”

“行了,玙璠,你不用擔心。等會兒你吃完,我把盤子洗干凈,送回去就好。”

“可是……”玙璠總是有些不安心。

“好了,你趕快吃飯吧。再不吃,飯就涼了。”說著,北宸將筷子遞給了她。

玙璠望著北宸滿臉的汗珠,“你跑這么快干什么?又沒有人催你。”

“我,我這不是怕你餓著嗎?”賀北宸不好意思地笑了。

譚玙璠拿起了饅頭,剛放到嘴邊,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女孩將原本不大的饅頭掰了一半:“喏,沒吃飯吧?一起吃吧。”

賀北宸擺了擺手,“我,我吃過了。”

“你胡說,跑這么快,你吃的哪門子飯,撒謊也不知道打個草稿。”玙璠撇了撇嘴。

“沒事,玙璠。”賀北宸趕忙解釋道:“你吃吧,我真不鋨。”

晌午,賀北宸端著滿是菜渣的餐盤向食堂走去。

只見后堂的大盆里溢滿了臟兮兮的餐盤,一群大娘在費力地刷洗。他也沒好意思走進去,卻在洗手池前刷起盤子來。

“賀北宸!”

男孩剛擰開水籠頭,就聽見有人在叫他。“怎么了,”他轉過身來,看見了那個他最不想見的人。

謝瀾滿臉怒色,奪過賀北宸手中的盤子,將它狠狠地摔在水池里。

“咣”的一聲足以震耳。“我問你,你干什么去了?”謝瀾的眼睛大的出奇。

“我陪同學去醫療室了,你又不是不知道。”賀北宸不屑地說道。

“然后呢?你為什么現在才回來?”謝瀾咄咄逼人。

“她中暑了,我來幫她打飯。”北宸坦白道。

“她中暑了?”謝瀾冷笑一聲,“真是笑話,打個飯和中暑沖突嗎?她自己沒長腿嗎?需要你幫她打飯。”

見男孩沒有理會她,女人反倒變本加厲了。“還有,誰允許你把食堂的盤子帶走的,你以為這是在家呀,想拿就拿……”

還沒有等謝瀾說完,賀北宸就按捺不住了:“這事賴我嗎?誰讓它這不給打包了。

再說了,我又沒有偷它的盤子。我這不是給它還回來了嗎?不就一個盤子嗎?您至于嗎?”

“這是盤子的事情嗎?賀北宸,你都上高中的人了,能不能長點心。一點規矩都沒有,毫無時間觀念。

你在軍訓,你不知道嗎?送完同學,你就回來呀,你還在那里陪她是吧?”

“您能少說兩句嗎?是,我錯了,我不應該這么晚回來。但同學病了,我在診療室多陪她一會兒,難道不可以嗎?”賀北宸有些怒了。

“你陪她?行,你陪她。那你把規則置于何地,你是不是把訓練就當做兒戲?”

“沒有您說的這么嚴重吧?”

“賀北宸,你這個孩子是越來越不像話了。 我告訴你,后面一段時間你最好乖一點,不要再給我惹麻煩。”謝瀾氣得咬緊了自己的唇。

“我惹麻煩?我惹什么麻煩了?我多時給您惹麻煩了?”北宸顯得很激動。

謝瀾望著男孩漲紅的臉,也不再多說什么。

“我告訴你,我這次就饒了你。你下次要再像這樣沒有規矩,不打一聲招呼就見不到了。

我會讓你累的站不起來,我說到做到。”謝瀾說完,不愿再多看男孩一眼,轉身就走。

“你罰嗎,反正你也沒少罰,好像我怕你是的。”賀北宸嘟囔道。他嘆了一口氣,又將臟兮兮的盤子從水池里拿了出來。

沒有鋼絲球,他就用手抹去了飯菜的殘渣,小心地在上面擦拭著。沖洗了兩遍后,餐盤又煥然一新來了。

洗碗的大娘將餐盤都摞了起來,賀北宸走了進去。“您可以幫我放一下嗎?謝謝。”

“小伙子,太客氣了。盤子不需要你洗,下回你放在那里就好了。”

“那怎么能行呢?畢竟,是我將盤子帶出去的,實在對不起。”

“沒關系的。”大娘笑了,“小伙子,真有禮貌。”



爱棋牌苹果app
老时时彩开奖结果 28全包模式分配 极速飞艇计划软件 pk10免费计划软件哪个好 街机捕鱼提现 干什么生意稳赚不赔 快三有没有单双大小玩 不倒翁投注法反过来用 704567是好运来论坛ww mg游戏官网网址 6码中特资料 欢乐生肖走势图360 幸运快3大小单双技巧 重庆正规大小单双计划 北京pk全天精准2期计划 网上买快三彩票会坐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