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晚風殘 >004罰跑


清晨,夏日的風送來一陣花草的香味,旭日柔柔地曬在孩子們的身上。“今天天氣真好。”玙璠整理了一下被風吹亂的碎發。

“行了吧,大小姐,到了中午,你就不會這么說了。”師雨祺在一旁嘟囔道。

叢飛站在訓練臺上,臉色非常的難看。“昨天,男生宿舍整體表現不佳,現提出嚴重警告。

下面通報昨天違紀的學生:102徐勇,106張浩,203楊子恒,304賀北宸……”

“他怎么……”想起賀北宸因為自己而晚歸,玙璠便覺得心里不是滋味。

“怎么了你?”師雨祺看不懂玙璠過于嚴肅的表情。

“沒怎么。”玙璠裝做若無其事的樣子。

“噢,”雨祺似懂非懂的樣子,“你該不會是因為他吧?”

“誰因為他呀?討厭。”說著,玙璠的臉紅了起來。

“他?他是誰呀?”雨祺沖她轉了轉眼睛,“你心虛吧,臉紅什么?”

“誰臉紅了,我才沒有呢。”玙璠狡辯道。

“以上同學,請速到訓練臺下集合。”叢飛的聲音令人害怕。賀北宸從隊伍里走了出來,絲毫沒有畏縮的樣子。

“唉,叢肥肥又要干什么?”葉念祎無奈地說道。

“他能干什么?除了吃和玩弄學生,他什么也不會。”宋漪漪在一旁附和道。

“他不該會要罰他們做俯臥撐吧?”晏桉擔心地說道。

“如果真是這樣,那就好了,”姚亮撇了撇嘴,“恐怕沒有這么簡單。”

“排成四隊,五圈,跑去吧。我看看今天還有誰敢違紀。”叢飛的嘴皮子一動,男孩們就在操場上跑了起來。

“叢肥肥,真是太過分了。他們只是午休遲到了而已,至于嗎?”

“哎,好像我們的賀大班長也在里面。”

“賀北宸?他怎么可能?開什么玩笑?”

“有什么不可能的,不信你看。”女孩子們在那小小聲音討論著,直到班主任謝瀾走了過來:“開始訓練了,哪這么多廢話。賀北宸,清點一下人數。”

謝瀾站在隊伍前面,見沒有人理會她:“賀北宸,查下人。”

“老師,賀北宸不在。”

“不在?”謝瀾顯得很驚訝,“他不在?那他去哪了?”

“他在跑步呢。”晏桉諾諾越說道。

女人轉過身去,望著不遠處的跑道,賀北宸倒三角的身材在人群中更加亮眼。她漲紅了臉,“謝老師,開始訓練吧。”教官走到隊伍前。

“嗯,好,開始吧。”

“踏正步,一,二,一……”嘹亮的男聲在訓練場上響了起來。

玙璠做著動作,心卻飛到了訓練場的跑道上。她的眼睛東張西望,尋找賀北宸的身影,終于在人群中找到了他。

玙璠的眼神停滯了,男孩墨綠色的軍服更顯英氣逼人。不知不覺中,玙璠的動作緩慢了下來。

“那個女生,注意力集中。”教官干裂的唇動了一下。

但玙璠愣愣地站在那里,像個木頭樁子。

“譚玙璠,”謝瀾順著玙璠的眼神望了過去,“你看什么呢?別人跑步和你有什么關系?”

女人的呵斥令玙璠緩過神來,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你要想跑步,不要在這訓練了,和他們一起去跑。”

玙璠趕忙搖了搖頭。

賀北宸均勻地調整著自己的呼吸,很奇怪,他并不覺得累,反倒覺得輕松自在。

“叢飛,那個傻逼,他怎么不去死?”

“像他這樣的人,我咒他斷子絕孫。”

男孩們一邊喘著粗氣,一邊唾罵著他們的年級主任。賀北宸倒不以為然,比起去站軍姿,男孩還是更愿意去跑步。

跑起來,將所有的埋怨都拋在了腦后。他很開心,他賀北宸還能跑,即使活在這個世界上,每天都像被巨石壓著一般,喘不過氣來。 

漸漸,賀北宸感覺雙腿都不是自己的了,在夏風恣意的吹拂下,他飛了起來。

“解散,原地休息五分鐘。”教官命令道。

學生們緊繃的神經松懈了下來,一秒后姿態各異地癱坐在地上。

“你看,賀北宸跑得好快呀!”師雨祺拍了拍玙璠的大腿。

陽光下,他像一陣風,從她的面前飛了過去。賀北宸腿上有力的肌肉一張一弛,眼看著,他穿過了人群,跑在了最前面。

“賀北宸真棒,跑這么快。”宋漪漪似乎泛起了花癡。

“唉,這世道呀!他成績好也就罷了,不成想體育也這么好。”

“人家賀北宸可是全才,還參加過市籃球賽呢!”

譚玙璠沒有說話,安靜地坐在塑膠草坪上,望著他奮力奔跑的身影。五圈過后,賀北宸就像是泄了氣的皮球,放肆而貪婪地躺在塑膠草坪上。

白云在藍天中悠閑地飄過,夏日的陽光曬在男孩的身上,暖暖的。他的每一塊肌肉都舒展開了,就這樣躺在那里,感到從未有過的舒適。

譚玙璠坐在他不遠的地方,看著男孩身上的肌肉有規律地一起一伏。“跑了五圈,他一定是累壞了。”

玙璠原本想要過去,卻不忍心去打擾他。但她卻控制不住自己的,向他的方向走去。

“譚玙璠,你干什么去?只允許在原地休息。玙璠!”師雨祺好心勸慰道。玙璠卻像是沒有聽到雨祺的話,徑直走向草坪上的男孩。

賀北宸四肢舒展地躺著,微風吹過他的臉龐,陽光下,他的頭發泛著金光。他的雙眸合攏,長而細密的睫毛輕柔地搭在下眼瞼上。

她見他一動不動地躺在那里,打消了和他說話的念頭,“讓他睡一會兒。”玙璠想。女孩頗為心疼地轉過身。

“你來了。”身后是他富有磁性的聲音。

玙璠驚訝地回頭望去,見北宸仍舊雙眸緊閉,“你怎么知道是我?”

“我聽到腳步聲了,除了你還能有誰。”

男孩慢慢地睜開了眼睛,那是一雙很漂亮的眸,秋水般的動人。

“你……”玙璠在他的身邊坐下。

“怎么,找我有事?”北宸的雙眼充滿了柔情。

“我……”玙璠有些結巴,“我想來看看你。抱歉,昨天,耽誤你時間了。”

“沒關系,我還要謝謝你。”男孩淡淡地說道。

“謝我?謝我什么?”

“謝謝你,給我一個解脫的機會。”賀北宸頓了頓,繼續說道:

“不用在太陽地里站軍姿,不用去踏正步,感覺不要太好!”

“真的?你沒開玩笑吧?你還喜歡跑步。”譚玙璠有些吃驚,她不知道賀北宸居然還有這癖好。

“當然。”北宸點了點頭,“我以前并不喜歡,但漸漸地就愛上了這種運動方式。心情糟糕的時候,我就喜歡去跑兩圈。

與其說是運動,這更像是一種發泄。跑步,可能解決不了什么,但它卻可以幫你想明白一些問題。

跑著跑著,心里的結打開了,有些問題自然迎刃而解。”

“真想不到,你還蠻喜歡運動的。那你經常跑步嗎?”玙璠追問道。

“以前我都會晨跑。”北宸若有所思的樣子。

“不過,現在不了。我沒有那么多時間了,也再也找不到以前跑步的心境。每天都像陷入了死循環,生活就像一潭死水,也失去了很多的樂趣。

以前的我,喜歡動,喜歡熱鬧。而現在,我更喜歡一個人靜靜地坐著。周末應付掉額外的課程回到家里,疲乏地躺在沙發上,一動也不想動。

就那樣慵懶地躺一會兒,還要應付一大堆的習題,就更別談跑步了。”

“那你喜歡這樣的生活嗎?”玙璠小心翼翼地問道。

“厭惡。深深地厭惡。我一直想要逃脫這樣的生活。哪怕給我一天的時間,讓我睡到自然醒,讓我認真地去解決自己的早飯,我都會很滿足。

但是沒有,我像是一個被掐著脖子的人,快要窒息了。”

“北宸,這有點太夸張了吧。”

“一點也不夸張。但是我沒有辦法。有時候,覺得自己很累,卻還要一再地苛求自己。”

賀北宸無奈地搖了搖頭。

“那,那你理想的生活呢?”

“理想的生活?”賀北宸苦笑了一下,“理想的生活?我不知道什么是理想的生活。或許,在我眼里,可以擺脫我媽的控制,可以不受任何的管束。

去做自己喜歡的事,去愛想愛的人,這就是理想的生活。”

“就這么簡單?”玙璠質疑道。

“簡單?這一點兒也不簡單。事實上,沒有多少人是按照自己的意愿活在這個世界上的。我們都是一樣,被逼無奈,卻沒有任何的辦法。”

譚玙璠望著他少年老成的樣子,感到好笑:

"行了,為什么要說這么傷感的話。如果一些事情你必定要去完成,你只能試著去調整自己的心態。因為真的無法逃脫了,所以你只能試著去改變自己。”

賀北宸輕抿著唇,不再說話了。他沉默地望向蔚藍的天空,久久地凝望。“你說,如果我不在意這些事情,是不是就不會難受了。”

“或許吧。畢竟,有些事情是經不住計較的。你再難過,事情還堆在那里,不會改變。

你總覺得自己的母親過于強制,你覺得你的生活充滿了壓力,沒有任何的快樂。但,我想,你應該試著去理解她,試著去改變自己。

為什么你總有這種窒息感?你的壓力究竟來源于什么?”

“我不知道,也不明白,”賀北宸努了努嘴。

“我累了,我真的累了。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這么痛苦。我也想改變自己,想給自己一點動力,但我真的做不到。 

所有的一切在我眼里,不過是走一個程序。或許,程序走完了,我的人生也就結束了。”

譚玙璠聽著賀北宸的傾訴,心里特別不是滋味,卻不知道該如何安慰他。

“別這么想,開心點。只要你放寬心,你會感覺到快樂的,相信我。”她說著,拍了拍賀北宸的肩膀。



爱棋牌苹果app
98开奖网7 二八杠生死门详细讲解 重庆时时生肖彩 如何开时时彩平台 酒吧5个骰子玩法及讲解 北斗彩票分析 重庆时时彩有赢钱的吗 新疆时时五星走势图 重庆时时开奖最快直播 01彩票兼职骗局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 重庆时时开奖号码提取软件 北京pk赛车怎么玩能赢 pk10计划软件冠军五码 网上极速赛车游戏作弊器么 麻将规则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