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晚風殘 >007闖禍


“你們聽好了,再過兩天學校會舉行疊被子大賽。”遮陽帽下,謝瀾白皙的臉龐半遮半掩。

“疊被子大賽?那是什么比賽?”玙璠心中有個大大的問號,她長這么大,還從未聽見過這等比賽。

“就疊個被子還要比賽,也是沒誰了。”師雨祺在一旁附和道。

“行了,行了,大家都安靜一點。”謝瀾說著拍了拍手。“所謂疊被子大賽是我們學校的特色,在每一界學生軍訓的時候都會舉行的。

所以呢,你們自然也逃不掉了。”

“唉,完了,就我們疊的那個被子。別人疊的是豆腐塊,我們疊的是豆腐渣。”晏桉打趣道。

“真是的,學校就會刁難我們。還舉行個比賽?我們能把被子疊起來都不錯了。”姚亮喃喃道。

“鑒于我的經驗,這對你們應該很有難度吧!我們帶的往界學生,那個被子疊出來,不方不正,要棱角沒棱角。

就看你們每天早上疊個被子,花個五分鐘,十分鐘,甚至二十分鐘,疊出來都不像個樣子。到比賽的時候,就給三分鐘的時間,你們肯定更糟糕了。

所以,那些疊被子困難戶好好在宿舍練一練,免得到時候出丑。” 謝瀾將貼在臉頰的碎發撩到耳朵兩側。

“這怎么辦呀?”宋漪漪害怕自己出丑,激動地推了推身邊的玙璠:

“哎,玙璠,你回去要好好教教我。就靠你了。”

玙璠咧開了嘴:“你靠我?行了吧,大小姐,就我那個水平,自身難保。”

“這個比賽雖然小,但學校是有評比的。到時候會在訓練場計時比賽,看哪個班疊得最整齊。

其他的班主任給學生說了沒有我不知道,但我可是提前給你們說過了。到那天不許給我丟臉,誰要是敢給我出洋像,我就好好教教他被子怎么疊。”

“唉,女魔頭又發話了。”玙璠在隊伍里小聲低語。

“噯,我真是不知道,”葉念祎搖了搖:“你說,謝瀾是不是閑的了?這么點小事她也要摻和。”

他們三三兩兩交頭接耳,唯有賀北宸站在原地沉默不語。男孩的心里很明白,如果這次的評比他們又落在了后面,那后果將不堪設想。

“行了,也不早了,快點回宿舍休息吧。”謝瀾囑咐道。

賀北宸剛躺了下來,就被晏桉推了一把:“北宸,你不要睡,你教我疊被子吧。”

“桉,都這么晚了,睡覺吧。明天早上我再教你疊,乖,睡覺。明天早上再說。”北宸連眼皮子都不帶睜的,又暈暈沉沉地睡了下去。

“唉,那你睡吧。”晏桉嘆了一口氣,頗為知趣地回到自己床上。

夜深了,師雨祺翻了個身睡不著了,索性從床上坐了起來。玙璠睡得很輕,被雨祺輕柔的動作驚醒了,她睜開了眼睛:“怎么了,雨祺?你怎么還沒睡?”

“玙璠,我口渴了。”雨祺咽了咽嗓子。

“你別慌,我給你倒點水去。”

玙璠說著扭開了床頭燈,她套上了拖鞋,小心翼翼地向課桌旁走去。

見其他的女孩睡得很沉,沒有注意到她,玙璠拿起了地上的暖瓶。她掂量掂量,暖瓶很輕,“雨祺,沒水了。”

“唉,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雨祺無奈地翻了一下被子。

“那怎么辦?現在水房都關門了。你繼續睡吧,睡著就不渴了。”玙璠安慰她道。

“不行,我就是因為渴所以才睡不著的。”師雨祺解釋道。

“那怎么辦?你有什么好辦法?”

“玙璠,”雨祺的眼珠子一轉,“你陪我下去買吧。”

“我陪你下去?去哪兒買?”玙璠望著雨祺機靈古怪的樣子一頭霧水。

“哎呀,玙璠,”雨祺抓了抓自己的頭發。

“就是我們宿舍樓一層,一進門,門口就有一個自動售貨機。”

“有嗎?我怎么不知道。”即使玙璠在這里待了一個多星期,卻對雨祺嘴中的自動售貨機沒有一點印象。

“當然,我可是都觀察了很長時間了,一直想買來著。”雨祺終于露餡了。

“好啊,你個小饞貓,原來你都考慮這么久了。”

“玙璠,你陪我去唄!”雨祺央求道。

“這……”玙璠有些猶豫,“這可以嗎?”

“有什么不行的?這么近,下個樓就到了。”雨祺從上床爬了下來。

“可是,學校不是不讓買飲料嗎?”玙璠質疑道。

“我去,都什么時候了,姐姐,還學校讓不讓,你想把我渴死呀?”

“可是,”玙璠搖了搖頭,“你又不是不知道謝瀾的脾氣,要是被抓到了,我們就慘了。”

“慘什么慘呀?”雨祺不認同玙璠的看法,“都這么晚了,老師都睡覺了,誰會注意到我們呀?” 

見玙璠沒有理會她,師雨祺又搖了搖玙璠的胳膊:“玙璠,好玙璠,你就陪我去唄!玙璠,你最好了,玙璠。”

“行,行,我陪你去行了吧。”譚玙璠經不住師雨祺的死纏爛打,只好同意了。

“太好了,玙璠,我就知道你會陪我的。”雨祺對玙璠的回答別提有多滿意了。

師雨祺打開了手機上的手電筒,兩個人躡手躡腳地來到樓道里,將宿舍的門輕輕地掩上。樓道的燈熄了,她們順著手電筒的光亮,悄悄地向樓下走去。

“快點,玙璠。”雨祺催促道。玙璠趕忙跟了上去,兩個人小心翼翼地來到了宿舍樓的一層。

下到第一節臺階時,雨祺停住了腳,女孩左顧右盼。周圍是黑鴉鴉的一片,唯有自動售貨機還亮著,沒有一個人影,“走。”她小聲地說道。

兩個人走到了自動售貨機前,雨祺選中了一瓶奶茶,掃了碼。譚玙璠松了一口氣。正當師雨祺彎下身子取飲料時,不知不覺中她們的背后站了一個人。

“走吧,玙璠,大功告成。”雨祺高興得眉飛色舞,一扭頭看見了周婉妮,不覺嚇了一跳。玙璠也愣在原地,緊緊地抓住了雨祺的手。

“老師,我們……”女孩的聲音顫抖。

“不要廢話,哪個班的?”周婉妮的眉頭緊鎖。

“九,九班。”玙璠的聲音小的,自己都快聽不見了。

“我問你呢?大點聲,幾班的?”周婉妮的聲音提高了八度。

“九,九班。”雨祺又再次重復道。

女人聽到答案,笑了,“我當是哪個班的呢?原來是謝老師的學生。”

周婉妮搖了搖頭,“怎么?謝老師沒有告訴過你們不能買飲料?是不是沒有告訴過你們?”女人的聲音尖的可怕。

“告,告訴過。”玙璠結結巴巴地說道。

“告訴過為什么還要來買?說呀,為什么?”周婉妮說著,向女孩們走近了一步。

“怎么?無話可說了吧,就這么饞?非要喝飲料?連自己的嘴都管不住?”

“老師,她實在太渴了,宿舍沒水了,所以我們才……”玙璠鼓足了勇氣。

“太渴了,能有多渴?今天晚上不喝飲料能渴死?”女人頓了頓。

“明知故犯,不聽話呀!不讓做的事偏要去做,明顯就是欠練。”

周婉妮掏出了兜里的手機,拍了一張照片。當閃光燈閃在雨祺身上時,她知道自己又闖禍了。

“老師,求求您了,您不要把照片傳在班主任群里,我們知道錯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知道錯了?”周婉妮不客氣地說道:“光知道錯了有什么用,不長記性呀!”

玙璠將雨祺的手握得更緊了。

周婉妮望著女孩們膽戰心驚的樣子,又將手機塞進了自己的口袋里。“你們放心,我不會把照片發在班主任群里的……”

“謝謝老師,”玙璠激動得都快要哭出來了。

“不要謝我,我還沒有說完呢。”周婉妮的雙手叉在腰上,女孩們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

“我之所以不這么做,是為了顧及你們班班主任的面子,不讓她丟臉。 所以,我會直接把你們的照片發給你們的班主任。”

“老師,求求您了……”

“不要求我。剛才買飲料的時候干什么去了?為什么沒想到會被發現?

以為深更半夜就沒有人知道是吧?我們深更半夜滿樓道的巡邏,你們以為我們是吃白飯的是吧?”

“不,不是。”譚玙璠委屈極了。

“不要廢話,都這么晚了,趕快回宿舍睡覺。”周婉妮催促道。

譚玙璠與師雨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卻沒有要走的意思。

“怎么?不打算走,想一直在這里站著呀?行,要站你們站,我不攔你們。”女孩們又互相看了一眼。

“行了,行了,”周婉妮不耐煩地說道,“要罰你們,也是明天的事。你們今天晚上睡不好,指不定明天你們班主任怎么收拾你們呢,不打起點精神來?”

“好了,趕快回去吧。”說著,周婉妮就把女孩們往樓上趕。

短短的幾層樓梯,兩個人走了快半個小時,一路上哀聲嘆氣。“玙璠,你說我們該怎么辦呀?”

玙璠沒有說話,只顧走自己的路。

“玙璠,對不起,這事都怨我,非要去買什么飲料。”師雨祺嘆了一口氣,“玙璠,你不會真生我氣了吧?”

“沒有。”玙璠面無表情,“我就是有點累。一想到明天還要見到謝瀾,我就難受。這才是軍訓,后面還要和她相處這么長時間,我真的累了。”

女孩推開了宿舍的門,“雨祺,你也別想了,睡覺吧。做了都做了,認罰。”玙璠說著,將自己捂進了被子里。



爱棋牌苹果app
新生彩票平台·一 下载新疆时时 51pk10官方计划 pk10怎么玩法介绍 11选5秘籍十招直三 新时时老时时 重庆时时开奖官方同步 快乐飞艇人工计划软件 北京pk10五码两期计划 pk10投注技巧分享 后三组选包胆中2个多少钱 重庆时时彩现场开奖 老重庆时时开彩结果 红牛娱乐登录 福建时时开奖走势图百度百度贴吧 时时彩综合走势图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