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晚風殘 >015代抄


“今天下雨,大課間不跑操。請同學們自行安排。” 教室的播音器傳來清脆的女聲。

“太好了,太好了。”晏桉拍手叫好

“哎,桉,你怎么樣?謝瀾給你說了些什么?”賀北宸打了一個哈欠。

“她能給我說什么,把我一頓咆哮,讓我明天早上給她交十遍《沁園春 長沙》。”

“哦,那還好。”賀北宸若有所思點了點頭。

“好你個大頭鬼,”晏桉顯得很激動,“十遍啊,哥。十遍,還不得把我抄死。”

“行了,行了。多大點事,至于嗎你?”

“哥,求你個事唄!”晏桉一臉討好的表情。

“說。”賀北宸并沒有注意他的表情。

“那個,你看,十遍有點多了。我自己一個人吧,也抄不完。你說,你總不忍心看著你的好哥們我頂著黑眼圈來上課吧……”

“噢,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想讓我幫你抄對吧?”賀北宸抬起頭來望著男孩。

“北宸,你太聰明了。”不成想,還沒有等他說話,賀北宸就替他說了。

“沒門。”北宸佯裝冷漠的樣子。

“為什么?”晏桉撒嬌道。

“太耽誤時間了,而且一點價值沒有。”賀北宸搖搖頭。

“哎喲,哥,你就幫我抄三遍,剩下的我自己抄總行了吧。”晏桉哀求道。

“看在你這么可憐的份兒上,我就勉強答應你嘍。”

“謝謝哥,謝謝哥。”晏桉激動地就差沒掉出淚珠子。

“那,我都幫你忙了,你該怎么犒勞我呀?”賀北宸狡黠地問道。

“我,我把我的零食分給你。”晏桉想了想回答道。

“就你那些零食,都吃的一半一半的,我才不要呢。”賀北宸故作嫌棄的樣子。

“誰說我的零食都是一半一半的,”北宸的一句玩笑話卻讓晏桉著急了,男孩拉開了書包拉鏈,將里面的幾本書掏了出來,又將敞開口的書包遞到了賀北宸的面前。“喏,你隨便拿。”

賀北宸接過晏桉的書包,翻了兩下,“我去,這都是些什么?”一向不知零食為何物的北宸望著滿滿一大書包的零食,不知說些什么好。

“酸梅干,豬皮卷,巧克力棒,威化餅干,火腿腸,豆干……”讓賀北宸想起了哆啦A夢那個神奇的口袋,真是想有什么就有什么。

“桉子,你怎么帶這么多零食?”賀北宸看的眼花繚亂,心說,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去春游呢。

“嘻,這算什么?”晏桉用胳膊撐著自己的胖臉,“這可是我一天的口糧。”

“一天的口糧?”北宸驚訝地望著他,“你一天也吃不完呀。”

晏桉望著北宸質疑的眼神,略微地躲閃,“誰說我吃不完?一節課吃一點,課間餓了再吃一點。哪像你這小身板,吃兩口飯就飽了。”

賀北宸盯著晏桉肥嘟嘟的臉,頓時就得到了一個真理:胖子都是一口一口吃出來的。

“那你光吃零食不吃飯?”北宸似懂非懂地問道。

“怎么可能?”晏桉像是聽見了世界上最蹩腳的笑話,“不吃飯還不得把我餓死?”

“把你餓死才不現實。”北宸笑了,原本清明透徹的雙眸,瞇成了一條線。

“你要喜歡的話,可以全拿走,反正我家還有一些存貨。”晏桉客氣地說道。

“不用了,我拿條巧克力就好。”賀北宸擺了擺手。

“就要這么點?”晏桉接過書包,顯得有些意外。

“這么點就夠了,我平時可是不吃零食的。”北宸解釋道。

“那,我讓你挑你不挑,你可不要后悔。”晏桉將書包拉鏈拉上了。

“我才不后悔,我不愛吃零食,除非餓極了會吃一點。再說,謝瀾也不讓我吃。”

“連零食也不讓你吃,這也太夸張了吧。”晏桉嘖嘖驚嘆。

“那我中午幫你抄吧,晚上我還有別的功課要做。”

“可以呀,那你中午抄完給我。”

這時玙璠走到了賀北宸的桌前,她并沒有打擾他們談話,而是靜靜地站在一邊等著他們說完。

“你來了。”北宸注意到了她。

“嗯,”她的臉頰微紅,“還給你,你的英語書。”女孩將書輕輕地放在北宸的課桌上,“今天的事,很抱歉,我沒有來得及還,害得你上課沒有書看。”

“沒關系,這件事不怪你,要賴就賴早讀課拖堂。”北宸正欲將課本塞進桌洞里,又想起了什么,把它再次拿了出來,“筆記你抄完了?”

玙璠默默地看著他沒有說話,他卻繼續說道:“要是沒抄完,我可以繼續借給你,只要明天上課前記得還給我就好。”

“你不還也沒事,反正他也會背。”晏桉在一旁插嘴道。

賀北宸無比嫌棄地側身白了晏桉一眼,晏桉慌忙捂上了自己的嘴。

“不了,不了,我不用了,你收起來吧。”玙璠生怕賀北宸會被自己再次耽誤。

玙璠正準備離開,雨祺卻邁著小碎步走了過來,輕輕地拍了女孩的肩膀,“玙璠,玙璠,今天中午我媽叫我回去吃飯,我就不能陪你去公園了。”

“啊,為什么?你不是不回家吃飯嗎?”玙璠顯得無比的失落。

“天有不測風云唄!”雨祺將胳膊搭在玙璠的肩膀上,“好了,玙璠,別難受了,改天呀,我們一起去KTV唱歌,怎么樣?”

“好吧,你回家,那我一個人去。”玙璠不得以地答應道。

“你去公園干什么?”賀北宸一直憋在肚子里想問,現在才插上了一句話。

“我……”玙璠實在不愿意說出自己的光榮事跡。

師雨祺卻是個大嘴巴,“她呀,去公園玩的時候,把書包落在那兒了。”

“你少說兩句會死呀?”玙璠頗為尷尬地拍了一下她。

“你把書包落在公園了?”

“沒錯,攝影的時候把它落在長椅上了。”

賀北宸抑制不住自己地笑了出來,又連忙用手遮掩住自己的唇。

“喂,我書包都丟了,你在那笑什么?”玙璠真是氣不打一處來。

“不是,書包這種東西你怎么會丟?”北宸納悶至極,譚玙璠或許是從火星上來的吧。

“那我就是丟了唄,有什么辦法?”

“我陪你去。”他長而密的睫毛微微上卷。

“什么?”

“我說我中午陪你去找書包。”賀北宸的吐辭無比清晰。

“喂,”身旁的晏桉不樂意了猛地拍了他一下,“你不是說,中午要幫我寫罰抄的嗎?真是的,說話不算數。”

“桉,我晚上回家再幫你寫,譚玙璠這個事比較緊急。”

“豈有此理?”堂堂的賀大班長竟會因為一介小女而亂了陣角,“我的事也很緊急的好嗎?我要是明天早上不把罰抄交上去,謝瀾非把我的皮扒了不可。你就忍心看我上刑場啊?”

“桉,”北宸說著舉起了自己的右手,“我發誓,明天你會安然無恙的。不就是三遍嗎?我今天晚上回家一會兒就寫完了,不會讓你明天交不了差的。”

“重色輕友的家伙。”晏桉一副喝了酸醋的樣子。

“行行行,你不開心了。我現在就幫你抄,你給我掐著表,一個大課間我準給你抄完了。”北宸說著,就翻開了語文課本。

“你這樣做就不怕謝瀾發現?你的字,她還能不認識了?”玙璠在一旁好心提醒道。

“認識就認識唄,誰讓她布置那么多的。”晏桉安慰自己道。

“沒事,你別擔心,她是不會仔細看的。她作業都改不完了,才沒有功夫看你的罰抄。所以說,你偶爾漏抄幾個字,她也不會發現的。”北宸分享了自己的經驗。

“你說的在理。”晏桉也覺得北宸分析得頭頭是道。

“那你寫吧,我就不打擾你了。”玙璠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我和你一起寫,我也不想把這么重的任務拖在晚上。”晏桉說著也拿起了筆。

兩個人沒有再說話,賀北宸一改平時嚴肅方正的字體,卻格外地輕柔飄逸。男孩集中了精力越寫越快,即使感到手累,但他也絲毫沒有降慢自己寫字的速度。

這個間隔時間,他索性將自己放空,心靜如水,什么也不想,只管埋頭去寫。

“哎,好累呀。”晏桉才寫了一遍就耐不住性子了,卻見賀北宸一直在寫,沒有停下筆,“喂,你寫了幾遍了,寫不完下午再說吧。”

“不要打擾我,我能寫完。”賀北宸并不打算與他多說什么。

晏桉忍不住地打盹,“那你寫吧,我先睡一會兒。”

“嗯。”

周圍依舊是一片喧鬧。“哎,我給你們說,謝瀾今天的這身衣服可是今年的新款。”

“就是,我本來也打算買一件的,班主任穿起來是不是太嫩了。”

“你個子那么矮,你穿不了這樣的衣服,肯定會拖到地上的。”

在喧鬧中,北宸享受著一個人的世界,他習慣一個人獨處,習慣一個人思考。與其在喧鬧中尋找存在,不如在安靜中享受孤獨。

表盤上的分針一刻不停地轉動,一下又一下的滴答聲,更給他帶來了一種緊迫感。

“哎,賀北宸怎么還在座位上坐著。”

“他課間還一動不動地坐在那里學習,太夸張了吧。”

“他愛學習好嗎?學霸的世界我們不懂。”

賀北宸正襟危坐,一雙眼睛定定地望著在紙上摩棱的筆尖。晏桉打起鼾來,口水流了一桌,胖臉漲得通紅,鼾聲如雷。

“我靠,誰在打呼嚕,還聲音這么大?”姚亮轉身一看,晏桉睡得像只死豬。

班里突然安靜了下來,當他們都發現是晏桉時,鬧得快要炸鍋。

“哎,是晏桉,他鼾聲好大。”

“賀北宸這個異類,居然坐在旁邊就像沒聽到一樣。”

就在他們都喧鬧不已的時候,一中的上課鈴不合時宜地響了起來。賀北宸不帶任何情緒地抄完了,男孩將筆放在了課桌上,“喂,醒醒,上課了。”賀北宸拍了拍晏桉的胖臉。

男孩努力地睜開了眼睛,顯得很痛苦,“上課了?”

“嗯,你把桌子擦一擦,口水都流到桌子上了。”

晏桉慌忙地在桌洞中掏紙,“我抄了三遍。”賀北宸說著,將作業紙遞給了他。

“你寫完了?”晏桉還沒有睡醒,眼睛里充滿了血絲。

“嗯,寫完了。”

“我靠,這么短的時間你是怎么做到的?”晏桉翻閱著北宸的字跡。

“這么短的時間你都可以睡著,我自然也可以寫完。”賀北宸的嘴角自然地上揚。



爱棋牌苹果app
有人拉你投彩骗局 北京pk10全天计划 永城网络彩票 重庆欢乐生肖开奖号码 四川时时是真的吗 重庆时时彩个位技巧99% 内蒙古时时三星开奖走势图 时时彩计划全天网页版 上海时时票网 重庆时时彩怎么杀号好 牛牛群拉人发展下线 免费下载红马计划app 乐翻二人麻将app下载 九亿平台安全吗 足球彩票 北京三分pk10在线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