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晚風殘 >016尋找


中午的公園空無一人,烈日當頭,只能聽見風吹樹葉的“沙沙”聲。

“你確定你就放在這里的嗎?”賀北宸望著空蕩蕩的長椅。

“沒錯,我就是放在這里的。”玙璠嘆了一口氣,“現在該怎么辦?我的課本全都丟了。”

“玙璠,你不用擔心,再去書店買就是了。”北宸安慰她道。

“去書店買?”玙璠搖了搖頭,“可是,剛開學書店現在也不會有存貨呀。”

“那,”北宸想了想繼續說道,“不如我把我的書給你,你去復印一份。”

“那倒也行,不過,又得提心吊膽一下午,還不知要破費多少。”玙璠愁苦地皺了皺眉頭。

賀北宸站在長椅前,汗珠順著脖頸浸濕了他的校服。

“你累了吧,反正書包也丟了,坐一會兒吧。”玙璠說著自顧自地坐在長椅上。

北宸正準備坐下,卻見一位小腳老太太躬著個腰,步履蹣跚地向他們走來,手里握著個長長的夾子,不時撿拾著地上的塑料瓶。

她定定地望著譚玙璠手中的飲料瓶。

“姑娘,你水還喝不喝了?我看水剩的不多了,你還是把它喝完吧。”老太太笑了,擠出了滿臉的褶子。

玙璠望著自己手中的塑料瓶,看著老人真誠的眼神,“給您吧,我不喝了。”說著,將水瓶遞到了老太太的手里。

老人扭開了瓶蓋,將瓶子里剩下的水甩在了地上,臉上樂開了花,“謝謝你,你真是個好娃娃。”

北宸看見老太太開心的樣子就更加有了膽量,“奶奶,我能問您一個問題嗎?”

“你說,”老人還沉浸在一個塑料瓶的喜悅里,她將玙璠的飲料瓶扔進了白色的尿素袋里。

“您有沒有在這看見過一個黑色的書包,拉鏈是金屬色的那一種?”北宸盡量讓自己的表述的更具體一些。

“沒有。”老太太想都沒想地搖了搖頭。賀北宸的眸光隨即黯淡了下去。譚玙璠卻坐在一旁一頭霧水,不知道賀北宸為什么要問她這個問題。

“噯,慢著,我好像想起來了,”老人眨了眨眼睛,“是一個黑色的書包嗎?”

北宸點了點頭,“您見過它嗎?”

“我前一趟經過這里的時候,好像看見了那個黑色的書包,不過……”老太太不說了。

“怎么了?”

“它好像被扔進垃圾車里了。”老人慢悠悠地說道。

“什么?”賀北宸感覺自己的頭都大了一圈,“那垃圾車去哪了?”

老太太努力直了直自己的腰,“它應該還沒有開遠吧,往公園的東門開去了。”

“好的,謝謝您。”北宸禮貌地答謝,“快走,玙璠。”男孩說著一把將她從長椅上拽了起來。

“干什么去?”玙璠有些驚詫。

“追垃圾車。”

“啊?”還沒有等她反應過來,“快跑,玙璠。”北宸一把抓住她的手向公園的東門跑去。

他手心的溫度在那一瞬間直抵她的心,陽光下,北宸拉著她瘋跑,微風拂動了他的衣衫。

她跑不動了,手卻被他緊緊地握住。沒有言語,也無需言語。他們一口氣穿越了大半個公園。

他終于松開了她的手,那輛大型的垃圾車緩慢地行駛在前方的道路上。

賀北宸就像一只豹子奔了出去,“師傅,麻煩您停一下。師傅,停一下。”他聲嘶力竭地吼道。

垃圾車絲毫不理會他的喊叫,繼續往前開。

“北宸,不追了,書包不要也罷了。”玙璠不知道男孩會這樣的瘋狂,“賀北宸!”

賀北宸急了,像瘋了一般地追趕著垃圾車,追上了它的車身。

“哎,你看那個人怎么在追垃圾車?”

“這有什么?這年頭林子大了,什么樣的鳥兒沒有?”街上的老大媽七嘴八舌地議論。

“師傅,停一下可以嗎,師傅?”賀北宸和車頭并行,不停地用手拍打著車門。

炎熱的中午,疲倦的中年男人并不想搭理他,卻慟不過他的追趕。“干什么?”男人不耐煩地停下了車,車門被猛地一下拉開。

“我有很重要的東西被扔進垃圾車里了,”北宸說著喘著粗氣,“您可以讓我找一會兒嗎?”

“你說什么?”中年男人開了這么多年的垃圾車,從未遇見過這樣的事情。“我這可是垃圾車,你沒有弄錯吧?”

“求求您了,就讓我找一會兒吧。拜托!拜托!”北宸雙手合十。

“唉,真是拿你沒辦法。”男人嘆了一口氣,“你找去吧,快點,我就給你幾分鐘時間。”

“好的,謝謝您。”賀北宸三步并做兩步地攀上了垃圾車。

“喂,你要干什么?”玙璠急沖沖地跑了過來。

賀北宸接下來的舉動簡直就像火星撞地球,男孩一屁股坐在堆積成山的垃圾袋上,一雙修長而有力的大手,一個一個翻找。

玙璠走到了垃圾車前,一雙白皙的手捂住了她可愛的小鼻子,“哎,你別找了,我復印一下就是了。”

“那么厚的課本,你要復印到什么時候去?過兩天就要考試了,你總不想第一次考試就比別人落很多吧。”男孩說些,不在意臟臭地盤查著垃圾。

不知為何,玙璠突然有了想哭的沖動,她努力憋著,不讓眼淚落下來。“我和你一起找。”

就這樣,玙璠就像是失去了嗅覺一般,和男孩一同坐在了垃圾車上。

餓死的臭老鼠,發餿了的殘渣剩飯,令人發嘔的廁紙……

“我估計一星期都不想吃飯了。”玙璠哀嘆道。

“我要是把書包丟了,估計是一個星期都吃不下去飯了。”

不知過了多久,中年男人等得有些不耐煩,他從車上走了下來,“哎,你們找到了沒有?我要開走了。”

“馬上,馬上就好。”賀北宸依舊慌忙地翻找。

“我再等你們兩分鐘,按理說垃圾車是不讓停在這街道上的,真是見鬼。”中年男人“啪”地一聲關上了車門。

“我找到了,我找到了。”賀北宸拎著黑色的書包,就差沒有在垃圾車上跳起舞來。

“喂,找到了,就下來吧,還在那磨蹭什么呢?好聞是吧?”中年男人沒好氣地說。

賀北宸縱身一跳,站在了地面上,又把玙璠從垃圾車上拉了下來。看著垃圾車越走越遠,倆個人卻是十米飄“香。”

“給你。”北宸將找到的書包遞到了玙璠的面前。即使找到了,玙璠卻怎么也開心不起來,她無比嫌棄地看著臟兮兮的書包,不想伸手去接。

“拿著,”賀北宸命令道,“包臟了,扔掉就好。里面的課本是干凈的,你不用再提心吊膽地上課了。”

“謝謝你!”玙璠將書包接了過來。

“謝我做什么,你不是也想不出更好的辦法。”賀北宸的表放在褲兜里,可他實在不愿意去拿,“現在幾點了?”

“一點半。我們還有半個小時的時間,到學校還來得及,不過你確定我們要這樣回學校?”玙璠焦慮地望著他。

“你家離學校遠不遠?”北宸打量著女孩身上臟漬滿滿的校服。

“也不太遠,但回去肯定是來不及了。”

“跟我回家。”他平靜地說道。

“啊?回你家?”玙璠不知道賀北宸的葫蘆里賣的什么藥。

“快點,跟上我,不要啰嗦。”不得以,玙璠譚緊跟著他來到了街邊。賀北宸一招手攔了一輛的士:“師傅,去天龍苑。”

“好。”司機轉動了方向盤,原本想要加速,卻越開越慢。

車座里的惡臭都令他快要窒息了,他慌忙搖下了擋風玻璃,稍稍緩了口氣。但那濃烈的臭味還是遲遲不肯散去。

“這兩個孩子一定是去掏糞了。”他無奈地想。

“師傅,麻煩您開快一點,我們很著急。”玙璠看著表盤里的時針一點點地轉動,心里很是不安。

不得以,司機只能放下捂著鼻子的手,狠命地往前開。的士在天龍苑的大門口停了下來,賀北宸拉著譚玙璠只往下沖,司機也像逃命似的后轉。

“進來吧。”男孩用鑰匙打開了家門。

譚玙璠走了進去,這是一間不錯的三室兩廳,裝修得很是華麗,雪白的墻壁裝裱了幾幅名家字畫。客廳的正前方是用毛筆寫的幾個大字:德行天下。

門廳的一角放著一對青花瓷器,淡雅無比。玙璠不禁用手去摸,她剛將手指放了上去。

賀北宸從洗水間走了出來,甩了甩手上的水,“你不要動,它是很容易碎的。你坐在沙發上等著我。”

說著,賀北宸轉身走進自己的房間,他拉開了大衣柜的門,在里面翻找著。不多時,他從里面拿出了夏季校服的襯衣和長褲。

他走到她的面前,“我買了兩套校服,這一套新新的,我一次也沒有穿過。你把它換上吧,可能尺寸會大一些,但它是新的。”

玙璠接過了他手中的衣服,沒有說話。

他感覺到了她的尷尬,“那個,我去一趟洗手間。等會兒你把校服換上,要出門的時候叫我一聲。”賀北宸走進了小房子,“啪”地一聲關上了門。

男孩將校服脫了下來,露出了強勁有力的肌肉,他將校服扔進了洗衣桶,也沒有放洗衣粉,就扭了一下按鈕。

玙璠坐在沙發上望著賀北宸的校服,遲遲不肯換上,她呆呆地聽著洗衣桶轉動的聲音。最后實在沒有時間了,她小心翼翼地取下了衣架。

寬大松軟的校服穿在了她的身上,即使有點大,倒也不賴。“北宸,還有十分鐘了。”

賀北宸拔掉了洗衣機的插頭,“你先在樓下等我,我即刻就到。”

男孩打開了洗衣機的蓋子,匆忙將手放進了洗衣桶里,冰涼的水刺激了他的神經,令他不禁打了一個哆嗦。

幾把擰去了校服上的水,北宸咬緊了牙關,將還滴著冷水的衣服套在了身上。

冰冷感頓時襲擊了他的整個身體,雖是夏末,他卻抑制不住地顫抖。但此時,賀北宸卻顧不了這么多了,他鎖上門,瘋命地跑下樓去。

“走吧,我們快來不及了。”

玙璠望著男孩滴著水的校服呆住了,她早該想到的。賀北宸自己穿著濕漉漉的衣服,卻把那套嶄新的校服留給了自己,“你怎么……你這樣會感冒的。”

“大夏天的,你擔心什么?”他說著一把拽過玙璠的手往學校跑。

她被他拉著,卻感覺他不住地發抖。賀北宸瘦長的胳膊浮出了一些雞皮疙瘩,他衣服上的水珠不時地甩在地面上,留下一個個印跡。



爱棋牌苹果app
福彩3d组选6码 通比牛牛代理 捕鱼达人2原版下载 重庆时时彩走势图 江西11选5前三组选计划软件 pk10杀一码人工计划 老版本鱼丸游戏 时时彩全天在线计划网页 下载富宝彩坛网址 江西新时时技巧qq群 每天更新白菜彩金网站 稳赚的生意 一个女的给我介绍玩鸿云娱乐 我爱玩棋牌 pk10赛车计划手机版 爱彩人彩票网购彩大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