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晚風殘 >021面談


“哎,聽說周測成績出來了。”師雨祺剛一進班便大呼小叫。

“出來了就出來了嘛,你那么大驚小怪干什么。”玙璠一如平常地嚼著她的面包。

晏桉的眉都要皺在一起了,“完了,完了,我肯定倒數了。”

北宸卻坐在課桌前繼續練著習題,從交卷的那一刻起,這一切都已經翻篇了。而他要做的則是抓緊每時每秒。

坐在前桌的姚亮卻興奮不已,對著身邊的男孩吹噓道,“你說,我這回要是考了第一,我爸媽該怎么獎勵我呀?”

“我看難。”男孩搖了搖頭,“有賀北宸,你能考第一?”

“就他?”姚亮的眼睛里掠過一絲不屑,“他也沒比我強哪去。”

他們正說著,周婉妮穿著紅色的歐根紗走進了教室,女人清了清嗓子,學生們便安靜了下來。

周婉妮烏黑的秀發自然地披落下來,像黑色的錦緞一樣花滑柔軟,笑意寫在了她的臉上,“上周周測,你們考得很出色,希望你們能再接再厲,下面我念一下上周的成績。”

賀北宸的下唇緊抿,男孩的雙手交握,時不時用大姆指的指甲在另一只手上扣刮,留下了一個個印子而不自知。

“第一名賀北宸,138,年級第一。”周婉妮的聲音充滿了驕傲。

“我靠,這小子真牛逼。”

“哎,你說,這么高的分是怎么考出來的?”玙璠驚訝地都快從椅子上摔下來了。

“我又沒考到過,你問我,我問誰?”雨祺沒好氣地說道。

賀北宸卻低沉著頭,用手狠命地掐著自己的胳膊,恨不得掐出血來。

“第二名姚亮,132,年級第二。第三名……”周婉妮順著名次念了下去。

姚亮稍有低落轉而得意忘形,他搖晃著腦袋,撇著嘴,似笑非笑。

晏桉側臉望著北宸,他就枯坐著,頭深深地扎下去,許久發出一聲嘆息,原本白皙的胳膊被他掐得紅腫。

“喂,你怎么了?”晏桉擔心地搖了搖他的肩膀。賀北宸卻沒有言語。

“北宸,你在痛苦什么?”晏桉對于他的狀態無可奈何,“就算,你沒有考到謝瀾規定的分數,你也是年級第一,你至于這么和自己較勁嗎?”

北宸卻像沒有聽見他的話,也沒有抬眼看他。

“第四十名,師雨祺,88,年級二百八十名……”周婉妮的聲音變得越來越嚴肅。

“太好了,我沒有考倒數。”雨祺長舒了一口氣。

“唉,怎么還沒有到我呀?”譚玙璠現在開始著急了,胡亂地抓著自己的頭發。

“第六十名,譚玙璠,76,年級三百六十名。好了,周測成績我念完了。我會找各別同學談話的。無論這個成績是否理想,請大家這周繼續努力。”周婉妮說著,又打開了英語課本。

“我靠,老天爺也太殘忍了,連一點點退步的空間也不肯給我。”玙璠在座位上連連叫苦,一節英語課就像夢似的過完了。

“賀北宸,賀北宸。”周婉妮都走到了門口,又突然停住了,“你跟我來一趟辦公室。”

北宸放下了筆,也沒有顧得上蓋筆蓋,便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晏桉看出了他的忐忑,“沒事的,北宸,周婉妮她不會數落你的。”

賀北宸跟在周婉妮的身后,他走得很慢,似乎從未這樣慢過。

令他感到意外的是,周婉妮并沒有進辦公室,而是在辦公區的休閑椅上坐了下來。

賀北宸卻頗為拘緊地站在一邊,男孩的心尖上就像是掛了一個不斷搖晃的重錘,而連接的卻是根細細的棉線。

“你坐吧。”周婉妮指向自己對面的那個座位。

“沒事,我站著就好。”北宸僵直的嘴角,沒有一絲的笑容。

“哎喲,趕緊坐下。我又不罵你,放松點,不要這么拘束。”

北宸在周婉妮的對面坐了下來,卻并沒有松懈,他的手搭在膝蓋上,雙腿合攏。

“我知道,您要說什么。”北宸頓了頓,“我沒有考到您規定的分數,那天的事情我向您道歉。我不該這么自大的,實在對不起。”

周婉妮驚訝地望著他:“你怎么會這么說呢?讓你考到140,我是存心刁難你,想壓一下你的傲氣。因為我知道周測的卷子很難。”

“不管怎么樣,抱歉,我不該頂撞您。”北宸的眼睛看起來沒有一絲一毫的掩飾。

“我并沒有生你的氣,我今天叫你,只是想和你談談心,你不要這么緊張。”周婉妮把嘴一抿,是一種美妙而又慈祥的笑容。

女人隨手抓了幾個口袋里的糖,“給,你吃一點。”

“不用了,謝謝老師。”賀北宸仍是一貫的拒絕態度。

“來,吃一點吧。”北宸拗不過她,打開一顆糖,放進嘴里。

“說實話,我沒有想到你會考得這么出色。”

周婉妮撫了撫自己的歐根紗,“不過,我看了一下你的小題分,我很納悶,作文才扣兩分,閱讀和表達的能力都這么強,你的聽力為什么會扣十分?”

賀北宸張了張嘴,卻沒有說話。

“沒事,我沒有要指責你的意思。我只是想了解你的真實情況,你現在是我的重點培養對象。如果聽力是你的短板,我可以幫你提高,但我覺得不是。”周婉妮露出了幾顆雪白的小齒。

“老師,聽力并不是我的短板,只是我的耳朵……”北宸不愿繼續往下說。

“你的耳朵怎么了?”女人的神色變得有些凝重。

“我的鼓膜破碎了,還沒有長好,所以,做題的時候,我聽見的聲音時斷時續,聽不清楚。”北宸咬了咬自己的下唇。

“怎么可能?”周婉妮的眼睛都快要掉下來了,但知道賀北宸無需騙她。“那,你去醫院看了嗎?嚴不嚴重?”

“沒關系,您不用擔心。一個月,最多兩個月就恢復了。只是后面幾次的聽力題,我估計會扣很多。”北宸咽了咽嗓子。

“都這樣了,你還提什么分數。既然這樣,你后面幾次的聽力也別做了。不用為難自己。”周婉妮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

“那,你媽知道你病了嗎?”女人從未聽謝瀾提起過。

“她不知道,我也不想讓她知道。所以,希望您也不要告訴她。”北宸的語氣很堅定。

“其實,你應該告訴她的。”見北宸沒有說話,女人又繼續說道,“我知道,她對你很嚴厲。你的臉現在還腫著,估計是她打的。”

“但這不代表,她不愛你。你受傷了,還瞞著她,她知道了,該有多傷心呀?”

“沒有必要,告訴她,也只會讓她擔心。”北宸很反感周婉妮和他談論這個話題,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如果您沒有別的事,我就回去了。”

“賀北宸。”女人叫住了他,“你好好休息,沒有必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

“謝謝您的關心。”男孩轉過身,向教室走去,迎面卻碰見了大搖大擺的姚亮。

“哎,我給你們說,我閱讀才錯了兩道題。怎么樣?我厲害吧。”男孩的聲音爽朗,巴不得所有人都知道他的英語考了年級第二。

賀北宸與他擦肩而過,卻沒有給他打招呼,這小小的舉動,卻令姚亮很惱火,“哎,他以為他是誰呀?這么高傲。他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也沒見他考到140呀。”

男孩肆無忌憚地說著,自己的胳膊卻被猛拉了一下,“你別說了。”

“我就要說,怎么了?讓他聽到更好,每天擺著一張臭臉,也不知道是給誰看的?”他正說著,一側頭,看見周婉妮站在自己面前,嚇得趕緊捂住了嘴。

他的好哥們知趣地走開了,將姚亮一個人晾在了那里。

“姚亮,我正想找你談談呢。”女人翻了他一個白眼,“這次,你的確考得不錯。但如果你驕傲自滿,你后面的成績只會越來越低。”

“我沒有。”姚亮不顧臉面地反駁。

“你沒有?那我耳朵聾了?”周婉妮將雙手叉在腰上。

“是,我是不服氣。賀北宸他……”

“他怎么了?”女人的眉毛擰在了一起,“人家比你考的高,你有什么不服氣的。你覺得他沒有你努力,人家都不知道在底下把課文背了幾遍了,你呢?”

姚亮不敢去看周婉妮的眼睛。

“你閱讀錯了兩個,你就在那里炫耀。賀北宸一道也沒有錯,他是不是都該登天了?”周婉妮望著男孩自滿的樣子就氣不打一處來。

女人的一席話,就像一盆涼水潑在了姚亮的頭上,他就像從頂鋒栽了下去,一顆心也墜入了深海。

“行了,你好好想想吧。你是不是應該低調一點,因為你還有一些不如別人的地方。”周婉妮也不忍責備他,“你回去吧。”

女人回到了辦公室,賀北宸的話讓她久久不能平靜下來,她扭開水杯,微抿了一口。望著旁桌正在打字的謝瀾,有些猶豫的樣子。

謝瀾好像察覺到了周婉妮在看她,她停下了手中的鍵盤,“怎么了,周老師,你有事嗎?”

周婉妮停頓了幾秒,還是決定告訴她,“我想和你說一下賀北宸。”

“怎么了?他最近是不是又惹事了?”謝瀾又開始擺弄自己的鼠標,“你要是想罰他就罰,沒有必要照顧我的面子。”

“沒有,就是上周周測……”

還沒有等周婉妮說完話,謝瀾又再嚇打斷了她,“他沒考好,行,我知道了。我會找他的。”

“你能不能聽我把話說完。”周婉妮有些生氣了,她受不了謝瀾的自說自畫。

“行,你說吧。”謝瀾仍是一副無所謂的態度。

“我問他為什么聽力扣這么多分,他告訴我他的耳膜穿孔了。我覺得我有必要告訴你。”周婉妮一鼓作氣地說完了。

謝瀾卻蒙了,“怎么可能?你開什么玩笑?”

“我說的是真的。他親口告訴我的,我想他騙我也沒有什么意義,你說呢?”

謝瀾的臉上是一個僵硬的笑容,“什么時候的事?那他為什么不告訴我?”

“他說他沒有必要告訴你,也不想讓你擔心。”周婉妮勸慰道,“謝瀾,我覺得你對他太厲害了。像他這么自覺的孩子,真的沒有必要。你應該找他談談,多關心一下他的生活。”

謝瀾的手就停在了鍵盤上,“怎么會這樣?”

“你還是找他談談吧,問問他到底怎么回事。要不然,以后出了什么事,他都不愿意告訴你。有些事,他自己一個人也承受不起。”

“好的,謝謝你。我明白了周老師。”謝瀾的思緒亂成了一張網,越網越緊,直抵心臟,令她喘不過氣來。



爱棋牌苹果app
稳赚买法北京pk10 中国竞彩网 pt平台娱乐 飞禽走兽经验打法 时时彩后二大底软件 娱乐乐翻天节目策划 福新疆时时96期开奖结果 彩票站转让合同范本 网赌百人牛牛赢的规律 澳洲幸运8开奖哪里下载 国际娱乐平台 对于通比牛牛技巧 北京pk10哪种最稳 中国福利彩票注册 单机麻将免费版手机版 北京pk10大小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