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晚風殘 >028早餐


秋風吹動著窗簾,飄向北宸的床頭,柔和的日光透過窗來,又是天明。

床頭柜上的鬧鐘開始叫喚,北宸掙扎地翻開了被子,無論睡得多晚,早起卻是他的習慣。

即使有說不出的困意,他還是一如往常按下了鬧鐘,從床上坐了起來,勉強睜開他的雙眸。

拉開窗簾是一種撲面而來的涼意,北宸對窗伸展著腰肢,打了個哈欠。

又走到洗手間洗漱,他望著鏡子中的自己,削瘦的臉頰,眼瞼下是重重的黑眼圈,少了這個年齡該有的稚氣。

涼水撲面,一種冰涼感讓他徹底的清醒。

洗漱完畢,北宸套上了運動裝,系好了球鞋,輕輕掩上了家門。

走出了院子,來到了街道,北宸開始晨跑,帶上運動的藍牙耳機,富有節奏感的音樂傳入耳中。

他不覺加快了腳步,順著晨風的方向奔跑,健壯的四肢起到很好的助推作用。

當他的雙腿在街道上狂奔時,可以什么也不想,這是北宸一天中最自由愜意的時光。每跑一步,身上的負擔就仿佛卸下了一塊。

秋日的清晨涼風習習,街上少有行人,空曠的大街是北宸獨處的好地方,在這奔跑,他似乎能看見城市的盡頭。街頭的紅綠燈與樹影也映在了他的眸中。

高強度的學業時常壓得他喘不過氣來,渾身的疲倦更是令他無所適從。北宸的身體不再像以前那般有活力,而他卻是如此的不甘心。

他要跑起來讓自己的筋骨更加健壯,許多事他都身不由己。但身體是自己的。伴著搖滾樂的節奏,他邁著大步,氣息均勻而連續。

跑過城市的主街道,穿過中心公園,北宸不肯停歇地轉身向家跑去。一番放空自己之后,他還是要堅強地面對這個世界,褪去昨日的疲軟,迎接新的一天。

北宸敲了敲家門,臉頰上掛著汗珠。

“你回來了,快點吃早飯。”謝瀾將熱騰騰的牛奶端上了桌。

北宸走進洗手間,將毛巾打濕擦了擦自己的臉頰,來到了飯桌前。謝瀾在他的身邊坐下,從碗里拿出了煮好的白皮蛋,在飯桌上磕了兩下。

雞蛋有些燙,女人吹了吹,麻利地剝去了蛋殼,放進了北宸的牛奶碗里。一碗牛奶,一個雞蛋是北宸每天早晨必要吃的兩樣食物。

“媽,我能不能不吃雞蛋?”北宸拿起饃頭,夾了兩口面前的小白菜。

“不行,吃雞蛋可以補充蛋白質也有利于你腦力的發展,你必須吃。”謝瀾一貫強硬的態度。

賀北宸感覺自己可憐至極,他的人生就像是一堆程序,每一步都有安排好的位置,連吃飯這等小事也由不得自己,著實抑郁得不能自已。

“媽,這一連幾年,每天早上都吃雞蛋,我真的吃煩了。”北宸無奈地抱怨道。

“你吃煩了?我還煮煩了呢。”謝瀾站了起來,“每天早起給你做飯,你還煩了。你今天不把雞蛋吃了,你就別去學校了。”

既然無法決定自己吃什么,北宸也不再言語,一如往常的順從,將雞蛋吞咽了下去。

“你快點吃,吃完早點去學校背書。”謝瀾自己并沒有吃早餐而是走到了梳妝臺前,開始梳理自己的頭發。

北宸也不愿意再在家待下去,將牛奶灌進了肚子,饃頭沒有吃兩口又被他重新扔回了盤子里。

“媽,我走了。”賀北宸的早飯就這般匆匆,幾分鐘解決了。

“去吧,抓緊時間。”謝瀾正在給自己的臉補水,北宸換好了校服拎著書包出了門。不知為何,他今天一點也不想去學校背書,這樣一成不變的生活令他無比的厭煩。

北宸開始羨慕起玙璠來,即使是班里的末等生,但她的生活太過自由,是他無法享受的。

北宸也想痛快地睡到自然醒,但他不可以,母親要求他是鶴立雞群的,他必定要比同齡人吃更多的苦。

即使是現在,街上也沒有學生,還是他賀北宸一人。

“小伙子,要來個煎餅嗎?”颯爽的秋風中,老大娘顫巍巍的手翻動著鍋鏟,寒風中的老人卻穿得如此單薄。

“我這煎餅可好吃了,打兩個雞蛋。你看我這么多菜,我給你多卷一點,保證你能吃飽。”老大娘笑了,紅撲撲的臉上堆滿了褶子。

北宸擺了擺手,拒絕的話卻無法說出口,他又轉念想到了玙璠,每天早上吃面包估計她也吃夠了。“大娘來個煎餅,再給我加杯豆漿。”

“好嘞。”老人的眼角咪成了一條線,這還是她今早的第一單生意,“小伙子這么早去上學呀?”

“嗯。”北宸望著老人慈愛的面容。

“可以呀,小伙子,每天這么早去學校學習,有出息。”老人翻了翻鍋里的餅子。金黃的雞蛋餅讓北宸看著都眼饞,他的早飯卻形同虛設。

“好的,小伙子,這是你的。”

“謝謝大娘。”北宸不失禮貌地回應。

他掂著玙璠的早飯向學校走去,不出所料,只有門衛大爺坐在門口。北宸習慣性地向他招手示意,而門衛大爺自然也認得他,每天到校最早的學生。

北宸走進班,面對的又是那張熟悉的桌椅,這間教室就像是他賀北宸一個人的。打開窗,讓外面的秋風吹進來。

這樣的時光里,他可以自由的背書,不用承受外界的任何打擾,“In my memory,there are always some friends who share the pleasant with us…”

北宸將自己投入進了課本,勾劃出課文中的重點句型,一遍又一遍的朗讀背誦。等他背完了大部分的句型,教學樓下才傳來了一些學生的喧鬧聲。

賀北宸合上了書,掏出了筆,決定再將剛才背過的句型默寫一遍。同窗都認為他很聰明,只有賀北宸知道自己有多愚笨,因而才要比同齡人更加用功。

“北宸,你這么早就到學校了。”師雨祺破天荒地來早了一次,卻不知賀北宸每天都這般早起。

“嗯,早上好。”北宸一貫的寡言少語。

雨祺與他也無話可說,將書包從背上拿了下來,揉了揉被壓疼的肩膀,“累死我了。”她小聲地埋怨著,原本想要與賀北宸多聊上兩句,誰知人家學霸就只顧埋頭學習。

雨祺心生無聊,掏出筆袋,開始貼她的雙眼皮貼。

“北宸,以后放學我們一起回家吧。”不知晏桉什么時候又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嗯。”果然得到的只有一個字。

北宸翻開了英語課文,將自己寫的句型對照,用紅筆在錯誤的地方畫了幾個圈,無非是一些細枝末節的錯誤,可他卻格外上心。

北宸賭氣地合上了課本,將方才默過的句型重新再寫。他不滿足于模棱兩可,他追求的是萬無一失。雖然很難,但不代表他做不到。

他的同學三三兩兩地走進了教室,謝瀾不在,他們便開始了肆無忌憚的喧鬧。北宸又將歸納出的重點句型準確無誤地默了一遍。

“好了。”他自言自語,像是又完成了一項任務,拿出桌洞里的手賬本,翻開了那一頁,在“背誦20個重點句型。”后面劃了個小勾。

望著手賬本的那一頁,他又重新理了一遍自己今天要完成的任務,頗為滿意地合上了本子。

北宸一扭頭望向教室角落的那個位置,她還沒有來,應該快到了吧。他從書包的夾層中拿出了那張存儲卡,卡身上有一些污漬看著并不光潔,北宸竟有種想要擦拭它的欲望。

他的眼光停留在姚亮身前的那包紙巾上,“能給我一張紙嗎?”

姚亮原本不想搭理賀北宸,但又覺得這樣做不免顯得自己太過小氣,“你自己拿吧。”他不耐煩地吐出一句。

北宸并不是一個記仇的人,姚亮給他臉色看,他也不想計較。北宸抽了一張紙,“謝謝你。”進而開始仔細地擦拭著玙璠的存儲卡。

一向細心嚴謹,讓他對待這樣精密的物品格外小心。

“我該如何對她說呢?”他想著,不覺心生妙計。筆袋里的便簽紙就給了他最好的答復,北宸提起筆,在紙上寫了起來,將它貼在了豆漿杯上。

之后,他將早餐放在了玙璠的桌上,又將存儲卡壓在了豆漿杯的下面。

“你干什么呢?”晏桉正在看書被他的舉動所打擾了。

“我給玙璠送早飯。”北宸不打算掩飾什么。

“哎喲喂,真是滿地撒狗糧。”桉子嘖嘖贊嘆。

“你哎喲什么?不就是給她送個早餐嗎,有什么大驚小怪的?”北宸一改往常竟吐了這么多話。

“好啊,你小子,我知道了。”晏桉一臉的壞笑。

北宸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卻看不進去書了,他盯著教室門口,等著玙璠出現。看到一張張人臉,他又一次次的失望。

“站起來讀書。”女魔頭又來了。北宸只得暫時將心收回來,端起了語文書,卻一改平常,有些心不在焉。

墻壁上的擴音器響了起來,與此同時玙璠的一只腳踏進了教室。女孩看見謝瀾,急匆匆地向座位走去。

“你來得可真早。”謝瀾沒有忘記挖苦她。玙璠卻沒有搭理她的話,來到了教室的最后一排。女孩剛準備放下書包,就看見了課桌上的豆漿杯和煎餅。

她有些意外,“你今天怎么想起來給我買煎餅了?”

“不是我,是北宸給你帶的早飯。”晏桉的一只胖手放下了語文書。

“啊?”玙璠顯得更驚訝了,她打量著豆漿杯,發現了上面貼的便簽紙:

每天早上醒來,看見你和陽光都在,這就是我想要的未來。玙璠,我真的很花心,喜歡每一天的你和每一個你。

賀北宸。

玙璠的心如同小鹿直撞,她一直不承認北宸喜歡她,像他這樣的學霸怎么會喜歡上她這樣的小白癡。但這就是不真的事實。

北宸的心情無比忐忑,他忍不住轉過身去看她,不知玙璠看見便簽條會是一種什么樣的心情。

“賀北宸,你看什么呢?”謝瀾不明白北宸為何望向教室的角落。

恰巧,玙璠也望著他,兩個人的眸光對視,他又慌忙轉過身去。

移走了豆漿杯,下面的存儲卡自然地冒了出來。

“這……相機的存儲卡?”玙璠激動得說不出話,大滴的淚朝外涌,“怎么會?他怎么會找到我的存儲卡?”

她無比疼惜地將它攥在了手里,望著豆漿杯上的便簽紙傻傻地笑了。



爱棋牌苹果app
欢乐炸金花官方下载 北京赛车pk10直播删除删除 二人麻将下载苹果版 威尼斯幸运飞艇 双色球模拟选号投注 重庆欢乐生肖计划 福利彩票店承包合同 上海时时彩 华兴娱乐平台代理 后宫肖是哪些生肖 倍投技巧1.3.8.15 90比分网即时比分 上海时时统计图 重庆时时全天计划群 永汇娱乐挂机 重庆时时彩是否是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