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晚風殘 >035對策


“玙璠,你最近這兩周的周測考得怎么樣?”郭瑩瑩坐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一只手端起了茶幾上的果盤。

“媽,您怎么突然問我這個問題?”玙璠正坐在桌前吃飯,對郭瑩瑩突如其來的提問有些不知所措,“還湊合吧。”

“什么叫還湊合?”母親對玙璠的回答很不滿意,“我告訴你,你最好在學習給我多上點心,不要總想著攝影的事。”

“我知道了媽,你真啰嗦。”玙璠非常討厭母親的數落。

“我啰嗦?”玙璠的態度讓郭瑩瑩更加生氣了,“我只是不愿第一次開家長會就丟人。”

母親的話卻提醒了玙璠星期六的事,女孩的眸光隨即黯淡了下去。

“怎么了?怎么又訓璠兒?才上高一,為什么要給孩子這么大壓力?”譚健聽見母女倆的爭吵,從電腦桌前走了出來。

“老譚,要不是你天天護著,她會和我頂嘴。”玙璠的表現倒沒有什么,最令她生氣的是譚健。

“行了,瑩瑩,你也不能把孩子逼得太緊了。”譚健又沖玙璠笑了笑,“璠兒,你月考考好了,爸給你買相機。”

“您說真的?”玙璠一臉的不相信。

“當然,一言為定。”譚健臉上是寵溺的笑容,“只要你考到班里的前二十名,爸就給你買相機。”

“譚健。”郭瑩瑩感覺他在為虎作猖。

“好了,我已經決定了,你別打算改變我的主意。”譚健卻拿出了男主人的風范。

玙璠卻開始犯愁了,她這個成績想要考到班里的前二十名,簡直比登天還難。

“譚健,你現在是越來越過分了,你倒底會不會教育孩子?”郭瑩瑩一生氣將果盤扔在了桌子上。

“我不會教育,難道你會?”譚健也不甘示弱,“孩子還小,在學校的壓力已經夠大了,你還要她怎么樣?瑩瑩,玙璠有個興趣愛好挺好的,我們做家長的應該支持。”

“譚健,你什么意思呀?你怎么就喜歡和我對著干呢?”郭瑩瑩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不是,郭瑩瑩,我就不明白了。玙璠今天回家原本挺開心的,你看現在弄的,孩子飯都吃不下去了。”譚健看見女兒的樣子就覺得心疼。

“行,你就慣著她,你繼續慣。等到她哪一天考不上大學了,你哭都沒地哭去。”郭瑩瑩不愿再和她們父女理論,索性回房間睡午覺,玙璠卻趁機給老譚豎了個大姆指。

“玙璠,你也別生你媽的氣,她就是這樣固執慣了。”老譚最疼的莫過于自己的女兒。

“沒事的,爸,我沒生媽的氣。”玙璠越想,反倒埋怨起自己的不是。

“玙璠,快點吃。吃完飯還能再睡一會兒。”老譚忙著給自己女兒的碗里夾菜。

玙璠卻一直想著謝瀾那惡狠狠的眼神,無論如何都挫傷了她的食欲,她加快速度扒著碗中的米卻把菜摞在了一邊。

她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好了,爸,我走了。”

“這么早就走了?你不睡會兒午覺?”老譚驚訝地望了一下墻壁上的鐘表。

“不了,爸,我還有事呢,我就不睡了。”玙璠趕忙擺了擺手。

“那你路上慢一點,小心安全。”男人不放心地叮囑道。

“好的,您就放心吧。”玙璠一只腳已經踏出了家門。

秋日的中午,學生們都回家休息了,滿大街也看不見幾個人影。

“怎么辦?謝瀾那邊該怎么應付?”玙璠從未像現在這般愁苦,相機的事情還沒有著落。她苦惱著,隨手揪了一片路邊的秋葉,現在時間還很早,學校應該還沒有開始午休。

不如就回班吧,問問北宸,看他有沒有什么好的辦法。

玙璠也是個利索的人,她腳步輕快地走進了校園。自行車篷里,北宸的單車還孤伶伶地在角落里放著,他果然還沒有回家。玙璠想著,不覺加快了腳步。

他如她所料,還是那般沉穩地坐在課桌前,手里握著筆,眼眸緊緊地凝視著書本。

“北宸……”話到嘴邊,她又不忍去打擾他。

“怎么了?”北宸抬起了頭,即使很忙碌,他的眼眸中卻沒有絲毫的不耐煩。

“我想問你一件事,你現在時間很緊嗎?”盡管不是很情愿,但玙璠顯然已經被逼到了風口浪尖上,此時的她很需要北宸的幫助。

“怎么了?你說。”北宸愿意因為玙璠的事耗費自己幾分鐘的時間,他索性放下筆,洗耳恭聽。

“謝瀾要找我父母談話。”玙璠的表情很痛苦,“這你也知道。可我該怎么辦呢?我媽要是來學校,回家她肯定要罵我。”

“玙璠。”北宸的唇微啟,“她找你父母談話,你讓你母親來就好了。你在那猶豫什么?是不好意思開口?”

“宸,你說,你有沒有辦法讓她別來開家長會呀?”玙璠擠破頭也想不出個好主意。

“這怎么能行?”北宸一反平日里對她的依順,“你逃得了初一,逃不了十五。你不讓你媽來學校,結果只會更糟糕,你還真的不如告訴她。”

“可是……”玙璠的灑脫此時被消磨得一干二凈。

“沒什么可是的。”北宸還是超出同齡人的冷靜,“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璠,遇到事情不要想著躲避。因為你逃不了,那就去解決。”

“那,你說,我去找別人假冒我父母來開家長會,行不行。”即使在北宸的勸阻下,玙璠沒少動她的彎腦筋。

“不行。”北宸想都沒想,就否定了她的這個想法,“你認為這樣做就可以嗎?那月考之后的家長會又該怎么辦?謝老師總會認識你家長的,這僅僅是早晚的問題。”

“可是,北宸,我真的不想再聽她數落我了。如果我媽知道我在學校的表現,她肯定更不愿意給我買相機了。”玙璠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那你就決定不告訴她?”北宸感到玙璠的想法很傻。

“告不告訴她又能怎么樣?告訴她,我又不會多一分。”玙璠抿了抿唇,“反正都已經這樣了,不告訴她,還能給我少找些麻煩。”

“玙璠,你這樣下去真的不行。后面還有一場接一場的考試等著你去應對呢,你必須要振作起來。現在的成績根本不算什么,只要你肯努力,是完全可以的。”北宸不忍心再看玙璠這般頹廢下去。

“北宸,我知道。我也想努力,但我真的不愛學,自然也沒有那么強的自制力。不是誰都可以像你一樣,有那么好的耐力。”即使賀北宸的話讓玙璠很不舒服,但她也沒有顯示出過多的反感。

“事到如今,我真的是大難臨頭了。”玙璠的臉上是少有的愁容,“星期六,馬上就快到了。我必須快點拿出一個對策來。”

“那你打算怎么辦?”北宸中規中矩,也想不出什么妙招。

“你說,我讓書店的阿姨替我媽來,怎么樣?”玙璠的腦子真是想一出是一出。

“可以是可以,但就怕露餡了。”北宸頓了頓嗓子,“萬一書店的阿姨,腦袋一昏,說錯了話,你可就死得更慘了。”

“那總比坐以待斃要強吧,我總不能傻等著被收拾。”玙璠反駁道。

“也是,你說的也在理。那只好死馬當做活馬醫了,不然你也沒轍。”北宸打心眼里佩服起玙璠來,這丫頭鬼點子總是這么多。

“不試試,怎么能知道行不行呢。”玙璠釋懷地笑了,“我現在就去問問她。”

“哎,玙璠。”不知為何,北宸總覺得這樣做有失妥當。

玙璠卻像一陣風似的走出了校門,她徑直來到了書店的門口,推開門走了進去。

“玙璠,你也要買什么書?”陸錦桐一如既往的熱情。面前的女人規矩地扎著馬尾辮,看得出是一張年輕的臉。上初中時,玙璠就時常在這里買書,也算這里的老顧客了。

“錦桐姐,我今天不是來買書的,我想求你幫我辦件事。”玙璠的臉紅了。

“怎么了,玙璠?你說。要是能幫的,姐,一定幫。”女人倒顯得很爽快。

“姐,你能不能……”玙璠的聲音更小了,“你星期六能不能去學校見見我班主任?”

“去見你班主任?”陸錦桐被玙璠的請求給弄懵了。

“對。”玙璠咬了咬下唇,“我的班主任要叫我家長到學校來,我……”玙璠語塞,說不下去了。

“玙璠,這樣的事姐不能幫你。”陸錦桐的聲音很堅定,“你父母應該了解你在學校的情況,這對你有好處。”

“姐,求求你了。我媽要是知道我在學校這么不用心,她回家還不得把我罵死呀?”玙璠晃了晃陸錦桐的胳膊。

“那你是不是在學校闖禍了。”女人頗為無奈地望著她。

“也沒有吧。就是和班主任頂了幾句嘴而已。”一想起謝瀾,玙璠就滿肚子的不服氣。見陸錦桐默不作聲地站在自己面前,譚玙璠又開始著急了。

“姐,你一定要幫我,不然我就死定了。”玙璠的眼眸中滿是哀求。

“玙璠,真的不行。這樣的事情,我不能去做。到時候,你父母知道了,又找來怪我,那我該怎么辦?”陸錦桐一副左右為難的樣子。

“哎呀,不會的,姐。”玙璠焦燥了起來,“這樣行不行,你來學校見我班主任,我給你五十?”

“玙璠,這不是錢的事。周六,我也是有生意要做的。我去學校,那誰幫我看店呀?”陸錦桐向玙璠訴說自己的苦衷。

“我耽誤你做生意了,那一百行不行?我給你一百塊錢,你周六來學校幫我開家長會?”玙璠又提高了價碼。一旁的陸錦桐沉默了,去見一下老師,就能白白拿到一百塊錢,這樣的美差也不是誰都能碰到的。

但良心上又過不去,陸錦桐正做著強烈的思想斗爭,玙璠卻猛地拍了一下柜臺,撂下了一張一百元的鈔票,“一言為定。周六下午上學,我來店里找你。”

話音剛落,玙璠卻匆匆離去了,即使有些心疼這一星期的零用錢,她卻感到無語倫比的心安,像是了卻了一樁心事。留下陸錦桐望著柜臺發呆。



爱棋牌苹果app
十一选五二胆六托多少钱 打庄技巧视频 倍投计划 快速时时走势图 北京pk拾两期计划人工 彩票屠龙是什么意思 时时彩专家计划网站 北京时时规律 双色球复式胆拖投注表 抢庄牛牛技巧图解 pk10人工非凡计划 现金龙虎平台 飞艇计划哪里有 北京pk赛车官网下载赛 2019海南七星彩规律图98 必富备用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