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晚風殘 >037招新
();    “桉,桉,快過來幫幫我。”賀北宸抬著一張木桌,從樓梯上走來,正巧遇到晏桉上樓。
    見北宸需要幫忙,桉子連忙接過課桌的一邊,“北宸,你這是要把桌子抬到哪去?”
    “再過一會兒,不是該社團招新了嗎?”北宸用手抬著桌沿。
    “啊,你到現在連課桌都沒有抬過去?”晏桉顯得很驚訝,“他們不是今天中午就去準備了嗎?”
    “沒關系。”北宸故作輕松的樣子,“現在準備也不晚。”
    “哥,你心真大。”晏桉無奈地搖了搖頭。
    “我中午可沒有那個時間。”北宸道出了原委。
    兩個人一左一右,將桌子向學校的操場抬去。晏桉一身的肥肉此時全成了累贅,北宸卻很心急,一個勁地往前走。
    “哎,你慢點,我抬不動了。”桉子向北宸叫苦。
    北宸看見桉滿頭大汗的樣子,只得先將課桌從手中放下,“那放這,你先歇一會兒。”桉子便有種如釋重負之感。
    從教學樓里出來的學生越來越多,他們都向操場走去。高一的學生,無一例外都是去參加社團招新的。
    “你休息好了嗎?”北宸又重新抬起了課桌的一邊,“我們走吧,他們都該下來了。”
    即使還想再多休息兩分鐘,但北宸的事卻很要緊,桉子不得以又伸出了他的胖手。兩個人一路上迎著風,配合的很是默契,在小操場的半邊跑道上停了下來。
    “好了,就放在這兒吧。”北宸挑了一塊樹蔭下的涼地。話音剛落,桉子就松了手,桌腳重重地落在了地上。
    但北宸并沒有抱怨,看著體力不支的晏桉,他的心里只有感激。微風輕柔地吹過,晾干了晏桉臉上的汗水,“你還要我幫你做些什么?”
    北宸見晏桉緩下來一口氣,便彎下身去拿桌洞里的橫輻,“你幫我一起掛吧。”
    晏桉好奇地展開了那一堆紅色的牛津布料,映入眼底的是四個白色的大字,“日語世界。”
    “你還真要把日語社干起來?”雖然北宸之前同他說過,但桉子還是覺得不可置信。
    “不然呢,我既然要建這個社團,就絕對不會反悔。”賀北宸一臉的執慟。
    “那你不去草綠天涯文學社了?”晏桉還是忍不住會問這樣的蠢話。
    “我一個日語社的社長去參加文學社,你想什么呢?”北宸感覺桉子的腦袋一定是壞了。
    “謝瀾不是讓你去參加文學社嗎?那你怎么和她交待?”晏桉開始擔心起北宸的肆意妄為。
    “那又怎么了?”北宸卻不以為然,“我參加個社團她還要管,還有沒有她不管的事情?”
    “北宸,你可別怪我沒有提醒你,只不定她以后會搞什么破壞。”桉子對于這件事情還是放心不下。
    “行了,桉,你就別再啰嗦了。”北宸現在滿腦子都是日語,根本無所謂謝瀾的看法,“給,你拿著這一頭。”
    晏桉見社團橫幅的一角別了一個大別針,他將別針的一頭掛在操場的柵欄網上,最后的一個角固定后,晏桉滿意地看一眼。
    “我們掛齊了吧。”北宸望著社團的條幅,有些不安心。
    “我看看。”晏桉后退了幾步,一雙圓眼在橫幅上來來回回地掃視,“還可以,沒有歪。”陽光下,那張白胖的臉顯得更圓潤了。
    當招新活動開始的時候,北宸才發現了自己的失誤,“完了,我忘搬凳子了。你幫我看著,要是有人報名,你記一下姓名和班級。”北宸說著從桌洞里拿出了筆和紙。
    “不用了,還是我去吧。”桉子還是一如平常的熱心,“社團招新,哪有社長不在的道理?”說著,晏桉向教學樓的方向走去。
    賀北宸就獨自一人站在橫幅下,“日語社招新,有興趣的過來看看。唱日文歌,看日漫,有你們想不到的精彩,喜歡日語的同學歡迎報名參加。”
    但無論北宸怎樣吆喝,也沒有幾個人搭理他。大家平時學習英語已經夠乏味了,哪還有興趣再去修一門小語種。
    “哎,同學,感興趣嗎?過來報個名唄。”一個瘦瘦高高的男孩經過,北宸的眼眸一亮。但面前的男孩沖他擺了擺手,便離開了。
    眼看著晏桉回來了,桉子將凳子放在了桌前,“坐吧。”他望著北宸無神的雙眸,“怎么樣?現在有幾個報名了?”
    “你自己看看吧。”北宸沒有了活力。
    晏桉拿起了面前的報名紙,見上面還是空空如也,“北宸,我早就說過了,日語是不會有多少人感冒的,你看,怎么樣。”
    見賀北宸沮喪的樣子,桉子也不忍再潑他涼水,他拔掉了筆蓋,白紙黑字寫道:“晏桉,高一七班。”
    桉子寫完將報名紙推到了北宸的面前,“北宸,我支持你。”
    賀北宸看著白紙上并不美觀的幾個字卻心生一種驚喜,“你不是對日語不感冒嗎?怎么現在還主動報名了?”
    “噯,像我這樣的學生,又沒有什么能拿出手的特長,參加哪個社團還不是都一樣?”晏桉向北宸坦白道。
    “真是的,到現在還沒有人。再這樣下去,我的社團該怎么辦?”北宸更加的無精打采。
    “哎,北宸,你快看,人好像都到那邊去了。”桉子推了北宸一下,一只胖手指向不遠的地方。
    吉他的聲音在操場響了起來,伴著男孩富有磁性的嗓音,“斑馬,斑馬,你不要睡著啦,再給我看看你受傷的尾巴……”
    “什么鬼?居然還有人在彈吉他。”晏桉很納悶。
    北宸尋著吉他的聲音望去,卻只能看見烏壓壓的人群,而不見彈吉他的人。
    “哎,他是幾班的?”雨祺抑制不住地問道。
    “這不是北宸的弟弟嗎?七班的。”玙璠淡淡地回答道。
    “玙璠,你有沒有覺得他好帥。”雨祺終于可以理解念祎初見他時的心情了。
    “雨祺,你今天沒發燒吧?”玙璠感覺她今天很不正常。
    “哎喲,我是給你說真的。”雨祺一臉嚴肅認真的樣子,玙璠卻不為所動。葉念祎又瘦又小的,站在人堆里毫不起眼,她掂起腳尖,想要看得更清楚一些。
    跑道上的他,賣力地唱著,將宋冬野的那種滄桑感表現得淋漓盡致,又帶有流浪歌手的那種逍遙,一曲唱畢,北凡放下了吉他,眾人又開始了喧攘, “再來一首,再來一首。”
    北凡卻直奔主題,“來,吉他社招新。只要喜歡,不管會不會,都踴躍報名。”他一句話,報名桌前就被圍得水泄不通,報名參加的學生排成了好長的隊伍。
    “再這么坐下去真的不行。”北宸轉了轉眼睛,隨即向那堆人群走去。
    “你干什么?”晏桉不知北宸葫蘆里賣的什么藥。
    “我去去就來。”北宸頭也沒回,徑直向操場的前方奔去。男孩好不容易擠過了人堆,見北凡坐在報名桌前奮筆疾書。
    北宸湊了過去,搖了搖北凡的肩膀。凡都沒來得及抬頭看他,“同學,要報名請到后面排隊。”
    “北凡,你給我借下你的麥克風唄。”賀北宸彎下身來。
    北凡這才意識到北宸來了,“哥,是你?你拿去用吧。”
    賀北宸就像是找到了救星一般,拿到了挽救社團的良藥,“那謝謝了。”他拿過桌上的麥克風,就慌忙地向晏桉的方向跑去。
    桉子見北宸回來了,又強打起了精神,看見北宸手中的麥克,他撇了撇嘴,“你借麥克風干什么?”
    “這你就不知道了吧?看我的。”北宸說著,在報名桌前坐了下來,清了清嗓子。
    他閉上了雙眸,沒有多想,張口便來,“すみません、日本語社に參加したいです。一緒に楽しい時間を過ごします……”
    “北宸,你在說什么?”晏桉對他稀奇古怪的發音一頭霧水。賀北宸卻自顧自地繼續往下說:“日本語が好きなら、話しても大丈夫です……”
    操場上的一些學生停下了腳步,都被這從未聽過的話語所吸引了。
    “他在說什么?這不是漢語吧。”宋漪漪還弄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他在說日語。”即使玙璠對于異國的語言一竊不通,但她大概可以辨識出來。
    “我去,賀北宸這個奇葩。”師雨祺不禁發出一聲由衷的感嘆。
    “他本來就和普通人不一樣好嗎?”在玙璠的眼里,北宸本就是獨一無二的。
    原本空空如也的那塊跑道,現在也擠滿了不少學生。北宸只管用麥克風飆著他一口流利的日語,晏桉則負責在一旁登記。
    姚亮坐在英語社的條幅下無聊得快要睡著了,眼看著要報名的幾個同學也被吸引到賀北宸那里去了,“我靠,放著英語不學,去學什么日語,真是腦袋被門夾了。”
    任由他再怎么不服,日語社的桌前人越來越多。原來,想辦好社團并不是不可能,賀北宸的嘴巴就沒有停下,源源不斷的日語從嘴里冒出。
    人越多,他便越起勁。他賀北宸想做的事還有做不成的?
爱棋牌苹果app
哪个手机炸金花能赢钱 美女捕鱼游戏手机版 时时彩大小单双稳赚技巧 捕鱼达人开发 北京赛车6码倍投 二八杠顺口溜介绍 波音娱乐最新 北京pk赛车官网直播 斗牛棋牌游戏 极速赛车可以控制吗 pk10精准计划工具 北京pk10走势下载 时时彩买几个数才稳赚 时时计自由的百科天堂 打麻将规则打法 北京pk赛车官网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