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晚風殘 >043打架
();    又是星期一的早晨,太陽慵懶地播撒著它的光茫。歡樂的時光總是短暫,轉眼又是令玙璠煎熬的一個星期。
    “你怎么了?生病了?”晏桉拍了拍玙璠的胳膊。
    “我只是感覺很困,趴一會兒還不行嗎?”譚玙璠就像打了霜的茄子,只要上課,她永遠都打不起精神。
    “你不會今天早晨又去拍日出了吧?”晏桉知道玙璠有這樣的癖好。
    “沒錯,不過是拿手機拍的。”玙璠說完,又沉沉的睡去了。
    晏桉原本想要勸她兩句,不過見玙璠疲倦的樣子又不免心疼,便沒再打擾它。
    “今天我們繼續講《荊軻刺秦王》。”雖然工作很辛苦,但謝瀾總是很有熱情,她拿起了粉筆,卻瞥見了教室最后一排的位置。大好的時光,玙璠竟用來睡覺,這讓謝瀾像吃了一只蒼蠅一樣難受。
    “譚玙璠,譚玙璠。”謝瀾的好心情都被她一掃而空。
    玙璠仍在座位上犯著迷糊,兩只眼睛半睜半閉,像是沒有聽見謝瀾的話。
    “喂,玙璠,你快醒醒。”晏桉不得以地推了玙璠一把。
    “你干什么?”玙璠不耐煩地吼叫。
    “譚玙璠,你以為這是你家是吧?”謝瀾拿著教棍走了過來。
    玙璠迷迷糊糊地站起來,看謝瀾來到了自己的桌前。
    “你上周六干什么去了?”謝瀾又翻起了舊帳。
    “什么也沒干呀。”玙璠仍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你再說你什么都沒干?你是不是逃課了?”謝瀾的教棍落在了玙璠的肩上,疼得她扭動了一下肩膀。
    “是,我逃課了。反正我在學校里呆著也不想學。”譚玙璠在說這句話時竟沒有絲毫的畏懼,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說出來的。
    “你逃課你還有理了?”謝瀾從未見過這般難應付的學生,“那你就說說,你逃課干什么去了?”
    姚亮坐在位置上打了個哈欠,“看樣子,這節語文課又不用上了。”
    “我去看攝影展了。”玙璠面無表情,全盤托出。
    “看攝影展?”謝瀾對玙璠的回答感到好笑,“攝影展和你有什么關系,你也去參加?”
    但玙璠卻并不打算告訴她,這是她自己的秘密,連最親近的朋友她都沒有告訴。
    “譚玙璠呀,譚玙璠,你說說你,以后打算怎么辦?你不想學習,也不想參加高考,那你有沒想過你的未來?”謝瀾望著面前的女孩,她竟沒有絲毫的悔意。
    “有啊。”玙璠拈起頭,依舊是一臉無所謂的樣子,“我以后要做一個攝影師。”
    “做個攝影師?”謝瀾越發的覺得她幼稚,“你口氣倒不小,你以為什么事情都像玩一樣那么簡單。我告訴你,譚玙璠,你不努力學習,你干什么都不行。”
    “您怎么知道我不行?我可以。”玙璠還是一如既往的倔強。
    “好,你行。那你就先把學習成績給我提上去。還有,你今天為什么沒有去打掃廁所?”謝瀾雙手叉著腰,那樣子都要把她活剝生吞了。
    “打掃廁所不是我該干的活,我也沒時間做。”謝瀾的眼睛瞪得再大,玙璠還是不怕她,“不然,要保潔阿姨干什么?”
    “你……我管不住你了,是吧。那你出去,不要在我們班呆著。我謝瀾沒有你這樣的學生。出去。”謝瀾氣得手里的教棍都快握不住了。
    晏桉也被她嚇住了,哆哆嗦嗦地給她讓位置。玙璠卻對這一切都是無所謂,“出去就出去,誰怕誰?”她一腳踢翻了板凳,走了出去。
    “我靠,這娘們,真厲害。”姚亮在心里都畏懼起玙璠來,他沒想到她的性格如此潑辣,竟敢公開和謝瀾叫板。
    還從未被學生氣成這樣,謝瀾的嘴唇都在發抖,“好了,我們現在繼續上課。”她努力讓自己的心情平復下來。
    玙璠來到了樓道里,卻覺得異常的輕松。比起勉強坐在教室里聽課就強得太多了。
    “秦王聞之,大喜。乃朝服,設九賓,見燕使者咸陽宮……”謝瀾在講臺上喋喋不休,北宸卻沒有了聽下去的心思,他的心里滿滿的都是玙璠,筆記本上的字也變得漫不經心。
    “賀北宸,賀北宸,你在想什么呢?站起來,把這句話給大家解釋一下。”謝瀾看出了北宸不專心,故意點他起來。
    北宸的心里一緊,即刻便平靜了下來,“這句話的意思是說,秦王聽到這件事很高興,于是換上朝服,設宴九賓,在咸陽宮接見了燕國的使者。”
    “坐。”謝瀾沒想到賀北宸可以翻譯出來,但也不好再說什么。
    玙璠活動了一下筋骨,她的雙腿站得酸疼,“不是都已經下課了嗎?謝瀾怎么又拖堂了?”女孩抱怨道。玙璠原本想要回班坐一會兒,可謝瀾卻遲遲不下課,害得她只能站在班門口。
    “哎,這不是譚玙璠嗎?她怎么不進去呀?”
    “那還用說嗎?肯定是被謝瀾罰站了唄!”
    “她在九班天天考班里倒數,真不知道她是怎么考進來的。我要是她呀,我就找個地縫鉆進去。”一群其他班的女生走到教室門口在那絮絮叨叨。
    但玙璠豈是好惹的,“哎,閉上你們的臭嘴,我怎么樣,還輪不到你們說。”雖然她的確如此,但卻不允許任何人對她指指點點。
    “你不是嗎?自己差還不讓別人說了。”那個多嘴的女生不知道玙璠是不好欺負,“像你天天闖禍,年級誰不認識你?”
    “你再給我說一遍。”玙璠真的生氣了,上前抓住了小個子女生的頭發,往下揪。
    “你……你干什么?你要打架是嗎?”面前的小矮個疼得嚎叫,“我給你說,我可不怕你。”臨死的鴨子還要嘴硬,玙璠直接將她的發帶解了下來。
    方才囂張的小矮個,現在卻嚎啕大哭,想要還手,向玙璠的身上撲打去。
    “你敢打我?”玙璠撲向她,將她按在了地上。看到玙璠蠻橫的樣子,方才一起聊天的兩個貨此時卻兩個蒙瓜一樣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打人啦,打人啦。”被按在地上的小個人,開始請求支援。玙璠還沒有把她怎么樣,她就又哭又鬧。
    “哎,你怎么打人呢?”
    “這是學校,打架是違反校規的。”
    “就是呀,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解決嗎?偏要打架。”一擁而上的學生令玙璠無可奈何,有人拽著她的胳膊,令她很不舒服。
    玙璠原本只是將她推在了地上,并沒有要打她的意思。現在卻像是玙璠真的下手了一般。
    “譚玙璠,你在干什么?”人群漸漸地散開,謝瀾夾著課本從教室里走了出來,“我讓你在門口站著,你又和別人打架。”
    “我沒有。”玙璠直起了腰。
    方才被撲倒在地上女孩,爬了起來,看上去狼狽極了。秀長的頭發都散了下來,零亂地披在了肩上,臉上是痛苦的表情,嘴里還在抽噎。
    “你沒有?”謝瀾又怎么會相信她的話,“你看看你把她欺負的。”
    “她活該,是她自己嘴欠。”玙璠的脾氣很倔,活像一個假小子。
    “譚玙璠,你太過分了。走,和我到辦公室去。”玙璠的反駁讓謝瀾在學生中丟了面子,她決定和玙璠好好談談。
    “你們都在這看什么看?回班學習去。”謝瀾生氣地教訓了學生兩句。女人的話很嚴厲,學生們也不愿在這樣的是非之地逗留,悻悻地走了。
    玙璠緊跟著女人的腳步,謝瀾的高跟鞋在樓道里發出了輕脆的響聲,一下一下聽起來很凌亂。她們終于走到了她的辦公桌前。
    “說說吧,為什么要這么做?”謝瀾的情緒穩定了下來。
    “她對我指指點點,瞧不起我。”玙璠站在謝瀾的面前,就像是個受了委屈的孩子。
    “你這樣做誰看得起你?你想要別人看得起你,就要做一些讓別人看得起的事情。”謝瀾語眾心長,希望玙璠可以悔改。
    “你說你不喜歡學習,但你是個學生,你別無選擇。”女人嘆了口氣,“既然你能考到重點中學,能考到尖子班,就說明你不差。是什么讓你放松了對自己的要求?”
    “老師,如果不知道自己為什么要考,那又有什么考的必要?”玙璠顯得異常的釋然,“不是所有人都是一樣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特點。我們都像被固定的模型捏造出來的,那這樣的人生還有什么意思?”
    “可是,你也并非不擅長學習。你分到這個班里時的成績是不錯的,還有最后這三年,你要放棄,你不覺得很可惜嗎?”謝瀾的話發自肺脯。
    “沒有什么值得可惜的。我這不叫放棄,我只是找到了自己喜歡,愿意為此付出一生精力的事。”
    “譚玙璠,你太天真的。這個世界永遠都不是你想干什么,而是你能干什么。馬上就該分班考試,你現在的成績是什么樣子,你心里應該很清楚。能不能留在這個班,全在于你自己。”
    話以至此,玙璠有自己的看法,謝瀾也無法扭轉她,“你走吧,記住我給你說的話。選擇一條怎樣的路,全在于你自己,你今后不要后悔。”
    “我不會的。我就從來沒有做過讓自己后悔的事情。”玙璠灑脫地回答,轉身離去了。
爱棋牌苹果app
皇朝国际娱乐是哪个国家的 云尚娱乐云搜片 百人牛牛技巧 吉林时时奖号结果 棋牌游戏送现金20元 球探比分网 快三大小单双口诀 体育比分及时比分 三牛娱乐平台的网址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走势 重庆时时开奖号码提取软件 球探比分网足球即时比 快速时时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个位3码经验 2019最新注册领取彩金 重庆时时彩官方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