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晚風殘 >044范文
();    “這就是你寫的作文。”謝瀾生氣地將答題卡拍在了辦公桌上,“你自己說你寫的好不好?”
    北宸站在一邊默默地搖搖頭,但他其實并不知道自己錯在哪里了。
    “我讓你總結《南方周末》的熱點是白寫的嗎?”只是一篇作文而已,北宸不知母親為何會有這么大的火氣,“賀北宸,你給我上點心。”
    “可能還是我平時積累的不夠,我拿回去重新寫就是了。”或許是本就不擅長寫作的緣故,北宸并沒有偷懶,卻沒有什么長進。
    “你站住。”北宸正準備離開辦公室,卻又被謝瀾叫住,“你這周的作文我還是不滿意,給,你看看人家姚亮的。他的文章是這次周測的范文,先不說他思想比你深刻,邏輯比你清楚。光是他的字都比你漂亮多少倍。”
    “是,我承認,他的作文寫得的確比我好,我應該向他學習。”北宸一向不服輸,但他卻是謙遜的。
    “既然這樣,你把他的答題卡拿走。好好看看別人的作文是怎么寫的。”謝瀾說著將姚亮的答題紙扔給了賀北宸,“把范文抄三遍交給我,想想他為什么能得這么高的分。”
    “好,我明白了。”即使心中不悅,賀北宸卻什么也沒有說。
    “你這周的周測要再寫成這樣,你就把范文當著我的面從頭背到尾,明白?”謝瀾絕對不允許自己的孩子有一點不如別人的地方。
    北宸依舊沉默不語,只是點了點頭。他默默地走出辦公區,絲毫不敢耽誤時間,向教室走去。他的心里很難受卻不明白因為什么,手中的黑色水性筆此時越發的沉重。他提筆寫了起來,一個個方塊字入木三分。
    “喂,你在寫什么呢?”姚亮見北宸眷抄著答題卡有些納悶,向他湊了過去。賀北宸見狀慌忙用手遮住答題卡的一半。
    他越是這樣做,姚亮就越發的好奇,“喲,你心虛什么呢?讓我看看。”說著一把將桌上的答題卡奪了過去。
    看了一眼,姚亮開始發笑,“你拿我的答題卡干什么?怎么著,還有值得賀班借鑒的地方?”
    “姚亮,你的作文借我用一下。”說著,北宸便伸手去夠。
    “不借,我的答題卡憑什么借給你?”姚亮又開始使壞,“看你這樣子,是被謝瀾罰了吧?”
    “姚亮,你給我借一下,反正你又不用。”北宸開始向他求情。
    “我不用,我也不會給你借的。”他依舊是這般小肚雞腸,說著手里攥著自己的答題卡,捏得越發的緊了。
    賀北宸望著他嘆了口氣,“我要怎么做,你才肯借給我?”北宸將黑色的水性筆按在了桌子上。
    “喲,賀北宸,你這算是在求我嗎?”姚亮簡直不要太高興,“多的不要,你叫我三聲爸,我就給你借。”
    “姚亮,你是不是太過分了?”北宸的臉拉了下來,“你配嗎?我是不可能叫的。”
    “行,我不配,你不叫,那我也不給你借。”姚亮就知道賀北宸不肯叫,他當然也不可能借給他。
    下一秒賀北宸站了起來,向母親的辦公室走去。
    “你怎么來了?”謝瀾聽到了聲音,抬頭瞥了他一眼,“我不是讓你回班抄范文嗎?”
    “您能再給我一份范文嗎?”北宸的眼眸中充滿了疲倦。
    “為什么?姚亮寫得不好嗎?”謝瀾繼續敲打著鍵盤。
    “他不愿意借給我。”北宸向母親吐露了實情。
    “他不愿意給你借,你不找找自身的毛病,你光給我說有什么用?”謝瀾還是一貫的不近人情,“這周周測只有他的作文是滿分,所以,你去找他借。”
    北宸的心里是股無名的怒火,他大步流星地向班里走去,正巧與迎面而來的玙璠撞了個滿懷。男孩原本很不爽卻瞥見了那雙杏眼,因而勉強擠出了一個笑容。
    “北宸,你怎么了?”玙璠似乎看出了他的不快。
    “沒什么,一點小事而已。”北宸打心眼里覺得這么點鬧心事是說不出口的。但玙璠卻不相信,賀北宸現在這個樣子就像是被斗敗的公雞。
    見他不肯說,玙璠也不想多問,只是默默地跟著他回到了班里。姚亮仍坐在位置上玩著他的手機,答題卡被壓走了一沓書下。
    “怎么樣,你是叫還是不叫?”姚亮的眼眸中掠過一絲輕蔑,嘴角是說不出的笑意。
    北宸攥緊了自己的拳頭,“姚亮,你是誰,怕是你自己都忘了吧。”
    “行,賀班就是硬氣。”姚亮裝模作樣地給他豎了一個大姆指,“不過,你如果不寫,怕是在謝瀾那也硬氣不了多久的。”
    “我今天還就不寫了。”姚亮的挑釁讓北宸越發的生氣,他拿起自己的作文,開始仔細地修改。玙璠站在一旁,似乎也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姚亮,你有什么了不起的。你的作文成了范文,你就得意忘形。你不要忘了,這次的語文第一名可不是你。”
    姚亮一扭頭白了她一眼,“譚玙璠,這和你有什么關系?你一個班里倒數的人還敢對我的成績指手畫腳。”
    “我勸你還是謙虛一點吧,姚亮。”玙璠笑了,并不介意他剛才所說的話,“你這般狗仗人勢的樣子我看著都想笑。”
    姚亮氣得憋紅了臉,將自己的答題卡揉成了一團,沒好氣地扔在了地上踩了幾腳。他臆想著賀北宸會委屈求全地彎下身,將地上的紙團撿起來。
    殊不知,北宸的自尊心還不允許他這樣做,男孩依舊埋頭修改著自己的作文,完全沒有將姚亮放在眼里。
    第二節課的上課鈴響了,賀北宸卻沒有留意,繼續修改著自己的文章,在答題卡上圈圈點點。謝瀾今天一反平常地沒有帶語文書,班里的學生看見女魔頭就像是老鼠遇見了貓,一溜煙地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好,保持安靜。”謝瀾的教棍在講臺上敲了幾下,“這節課,我要講上周周測的作文。把你們上周的周測卷子拿出來。”
    姚亮一聽謝瀾要講作文,頓時失去了聽課的欲望,無聊地打了個哈欠。北宸方才被數落過,他抬起了頭,正襟危坐。
    而譚玙璠卻比以往有了神采,她最愛上的便是作文課了。平時她也有記日記的習慣,時不時地會寫點什么。
    “這次周測,大家整體的作文分都不高。年級唯一的滿分范文,是我們班姚亮同學的。大家掌聲鼓勵。”北宸能感覺到母親是真的高興,她的臉上浮現出少有的酒窩。
    再看看姚亮,他整個人都快要飛起來了,北宸從未見過他這般得意。玙璠對姚亮本就沒有好感,怏怏地拍了幾下手。
    “好,下面請姚亮同學給我們讀一下范文。”謝瀾淡淡的一句話,卻讓姚亮的內心波濤洶涌。
    “啊?讀范文。”姚亮犯了難,被自己踩了幾腳的答題卡靜靜地躺在地板上,他羞紅了臉,悔意的浪潮一下便將他淹沒。
    謝瀾見姚亮呆呆的樣子心生疑惑,“怎么了?你把你的作文讀一下,別不好意思。”
    “女魔頭真逗,姚亮是不好意思的人嗎?”玙璠笑了,等著看一場好戲。
    “我……”現在輪到姚亮丟臉了,“我的答題卡,我的答題卡找不到了。”
    “找不到了?”謝瀾感覺這里面肯定有鬼,她一眼發現了被扔在了地上的紙團,“那地上是什么?”
    “哦,沒,沒什么。”姚亮結結巴巴,生怕謝瀾發覺自己的丑事。
    “你把它撿起來,垃圾不要亂扔。”謝瀾的那種欣喜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如既往的嚴肅,“你坐吧。”
    “哼,真是打臉了。”玙璠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這倒讓晏桉非常不解,“姚亮丟臉了,你怎么這么開心?”
    “他這是自作自受。”玙璠越想越解氣,“作繭自縛。”
    “賀北宸,把你的作文給大家讀一下。”謝瀾縷了縷自己的頭發,望向坐在前排頗為拘緊的男孩。
    北宸怔了一下,誤認為謝瀾要將自己的作文當做反面教材,他還是希望母親給自己留個面子。便從課桌前站了起來,“我知道自己寫的不好,我下次一定會有所改進的。我就不讀了。”
    玙璠對謝瀾的要求很不滿,“這女人什么意思?明知道北宸的作文沒寫好,偏要給他找難堪。”
    晏桉停下了抓薯片的手,“北宸的作文會寫的不好,鬼才相信。”
    賀北宸微抿著下唇,他看不懂母親的表情,也不知她在想些什么。沒想到謝瀾嚴肅的臉又松垮了下來,“你的文章雖然沒有被選為范文,但分數并不低,還有許多值得大家學習的地方。你給他們讀一下吧。”
    姚亮的臉都氣綠了,不成想,會被賀北宸這小子搶了風頭。
    “哎,謝瀾是不是有病。她這么耍她兒子有什么意思?”玙璠感覺講臺上的女人指不定是哪根神經搭錯了。
    “你看吧,賀北宸又要開啟無情的裝逼模式了。”晏桉轉了轉他的大眼珠。
    而北宸卻像是和女魔頭賭氣了一般,“我寫的文章不符合您的要求,就沒有必要讀了。還是多學習學習范文比較好。”他說完,坐了下來。
    “賀北宸,這小子,他是不是服氣?”葉念祎判斷道。
    “他這哪是不服氣?分明就是在和謝瀾對著干。”宋漪漪在座位上小聲地嘀咕,“學霸都這么傲嬌嗎?”
    “北宸,做得好。”玙璠在心里暗暗竊喜。
    謝瀾的課頓時冷場了,學生們都在等待她破解僵局。講臺上的謝瀾與賀北宸對視,沒想到他這般固執,“大家把自己文章里的事實論據找出來,我等會兒叫同學起來說。”
    “哎,賀北宸,你什么意思?”男孩的話讓姚亮心里更不是滋味了。
    賀北宸卻不屑與這樣的人說話,他視姚亮為空氣,拿起筆,專心做起自己的事來。
爱棋牌苹果app
棋牌赢钱游戏 重庆时时手机APP 快三二不同号技巧 a6娱乐平台官方网 足球彩票 波音bbin真正官网 天津时时彩走势图 快速时时走势图 11选5的富国计划在哪可以看 投注单打印机 北京pk10直播官方网站 飞艇中奖诀窍 重庆彩票app 动物狂欢怎么玩才赚分 威尼斯高手论坛高手直播 永利爆大奖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