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晚風殘 >049問責
();    辦公桌上的作業本倒了,謝瀾將上面的本子拿下來了一沓,又努力地扶了一下,可那一堆作業本還是傾斜的。
    “咦,這是怎么回事?”謝瀾心生疑惑,“這下面壓的什么?”她將那一堆作業本整沓地抱了起來,發現了一個木色的筆盒。她連忙將作業本放在了一邊,拿起了那只盒子。
    “哎,婉妮,你們班的學生也太上心了。”謝瀾打開了鋼筆盒,里面是一支女式的袖珍鋼筆,小巧的筆身上鐫著一些花蕊,復古的筆盒上貼著一張便簽紙:謝老師,節日快樂!高一七班
    看樣子,這是昨天晚會時悄悄放在她桌子上的,卻被早晨送作業的學生壓在了底下,所以謝瀾現在才發現。
    “他們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安排的,不過送的禮物我倒很滿意。”周婉妮正在書柜前整理文案,聽見謝瀾的話笑了。
    “我聽北宸說,他給你們送的購書卡。不知道他怎么會有這么好的主意。”謝瀾趁機賣弄一下自班學生的禮物。
    “購書卡?我怎么沒收到?”周婉妮聽到謝瀾的話感覺很納悶。
    “不可能呀,他說他給每個老師都送了。是不是放你辦公桌上,你沒有看到?”謝瀾才是真正的驚訝,臉上的表情都僵住了。
    “我也沒收到。”高恒聽到他們的對話,恰到好處地插了一句嘴。
    “你也沒收到?”謝瀾又扭過臉看著高老頭,原本想要夸耀一下,現在她卻感到尷尬至極,將面前的禮物盒收好,走出了辦公室。
    女人蹬著細高跟快速地向教室的方向走去,高跟鞋在走廊上發出了輕脆的響聲。
    “喂,晏桉,你別吃了。”玙璠拍打了一下桉子的胖手。
    “怎么了?”晏桉有些納悶,但并沒有停下正在咀嚼的嘴,“發生什么事了?”
    “謝瀾快來了。”玙璠的聲音很小,一雙敏銳的耳朵仔細地打聽著走廊里的動靜,“你聽,高跟鞋的聲音。”
    晏桉似乎被她的話嚇到了,慌忙藏起了手中的零食袋,“哪有?我怎么沒聽到?數學課謝瀾來做什么?”
    他的話還沒落,班級的門就被推開了,謝瀾披著金發的側臉露了出來。晏桉見狀朝玙璠豎了一個大姆指。
    “賀北宸,你出來一下。”謝瀾說完話又轉身回到了走廊里。北宸正在專心聽課,聽到母親在叫他,手一哆嗦,撂下了筆。姚亮白了他一眼,見他的表情甚是難看。
    對于賀北宸這樣的焦點,他一走,學生們的精力就集中不起來了。
    “唉,女魔頭怎么又把他叫走了?”玙璠顯得很焦慮。
    “誰知道呢?北宸昨天回來都哭了。”晏桉無奈地搖了搖頭,“謝瀾也太可怕了。”
    唐鈺用黑板檫猛地拍了一下黑板,一層粉筆灰漾在了空中,“賀北宸走了,有什么好看的?再看,你們都出去。”學生們都安靜了下來。
    北宸站在走廊里,由于晚睡,他的精神狀態顯得特別差,“您找我有什么事嗎?”他呆呆地站在那里,眼眨毛都不帶眨一下的。
    “你教師節的禮物是不是忘買了?”謝瀾開門見山地問道,“你最近在干什么?交代給你的任務,你都記不住。”
    北宸卻像失憶了一般,“您交代給我什么任務了?我怎么不記得?”他一臉的疑惑,感覺母是親在沒事找事。
    “譚玙璠沒有給你說買購書卡?”謝瀾打算提醒一下他,卻不知賀北宸的眼神更迷茫了。
    “啊?什么購書卡?”他懵圈的表情讓母親怒火中燒。謝瀾三步并做兩步地走進了教室,“譚玙璠,你出來一下。”
    玙璠正望著數學書都快睡著了,被謝瀾的一聲吼嚇精神了。她順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頭發,
    朝謝瀾的方向走去。
    “我問你,我讓你轉告賀北宸去書店買購書卡,你告訴他了沒有?”謝瀾的眼眸一翻,令人害怕。
    “沒……”玙璠突然想起了這一碼事,眼睛里充滿了畏懼。不敢再說下去。
    “我問你話呢,回答我,你告訴他了沒有?”謝瀾將她逼到了墻角。北宸似乎看出了事情的原委,他立刻又裝作一副大徹大悟的樣子,“噢,購書卡?我忘了。”
    玙璠驚愕地望著他,北宸臉上的表情卻沒有變,“是我的錯,我把這件事忘了。”
    “賀北宸,你作為班長,班里的事情你能不能上點心?”謝瀾的眉毛上挑,“教師節,給各科老師送禮物這點小事你都打理不好。”
    “可能是因為最近的事比較多,所以……”北宸的模樣像是真正做錯了什么。
    “事比較多?那你倒底在干什么?該做的事都沒有做好。”謝瀾越發的惱怒,賀北宸最近的舉動令她失望至極。
    “抱歉,這件事我真的忘了。”北宸并沒有把謝瀾的訓斥放在眼里,卻又裝作非常認真的樣子。玙璠卻干站在那里著急。
    “賀北宸,這樣的事情,你是不該忘的。”謝瀾并不打算原諒他,“就算我沒有讓譚玙璠轉告你買購書卡的事,教師節給老師送禮物是一種感恩。各科老師給我們班上課時也會多上點心。”
    “我明白了,我下次一定不會再犯這樣的錯誤。”賀北宸回答的就像確有其事。
    “沒有下次了。”謝瀾一如既往的刻薄,“要是再有下次,我交代下去的事情你做不好。你班長的職位撤了,不要干了。”
    “是。”他的情緒沒有絲毫的波動,就好像現在被謝瀾數落的人不是他。
    “賀北宸,班費現在還有多少?”謝瀾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心態。
    “總共還有二百六十元。”北宸的記性很好,對于班級生活費的金額更是絲毫不敢出錯。
    “行,九門課的老師,我除外,買上八張三十元的購書卡,你們一會兒放學就去。不要忘了讓書店的老板打個折。”謝瀾不厭其煩地叮囑道。
    “嗯,我知道了。”北宸點頭答應道。
    “行了,回去上課吧。”謝瀾將事情交代完畢,不想再耽誤他們上課的時間。轉過身,又向辦公室的方向走去。
    課堂依舊繼續,玙璠卻左耳進右耳出。閑來無事地坐在課桌前轉筆,一會兒又咬了咬筆頭,望著賀北宸的背影發呆。男孩坐得筆直,雖然只能看見他半側著的臉,但玙璠卻很滿足。
    見他低下了頭,開始記筆記,認真的樣子真令人著迷。
    “哎,來顆巧克力豆。”玙璠的胳膊被桉子的手指點了兩下。
    “拿走,別打擾我。”玙璠沒好氣地推開了他,一雙眼睛仍直勾勾地望著教室最前排的那個背影。
    “我又怎么惹你了,大小姐?你不是沒在聽課嗎?”晏桉非常不解地縮回了手中的巧克力豆,朝玙璠翻了個白眼。
    “下課,這節課我就先講到這,下節課我要提問講過的例題。”唐鈺放下了手中的粉筆,下課鈴應景地響了。
    “哇,好,開飯了。”桉子每天必說的一句話,而玙璠也早就習已為常了。晏桉扭動著他肥胖的身體,晃到了教室的第一排,“走吧,北宸,我們去食堂吃飯。”
    “噢,你自己去吧,我今天要和玙璠去買教師節的禮物。”賀北宸坦白道,并沒有向他掩飾什么。
    “教師節?不是昨天嗎?”桉子并不相信北宸給出的理由。
    賀北宸無奈地聳了聳肩,“是昨天,這不是忘了嗎?今天補上。”他又不好意思地嘟了一下嘴,“所以,今天你只有自己去吃飯嘍。”
    “那好吧。”晏桉雖然嘴上答應了,心里卻一百個不愿意。賀北宸這個重色輕友的家伙,一個小小的借口便把他拋在了一邊。
    北宸拿起自己的黑色錢包,來到了玙璠的桌前,“走吧,我們一起去買購書卡。”說著,上前拉起了她的手,沒有絲毫的青澀。
    玙璠愣了一下,想要松開他,“哎,你干什么?他們都看見了。”
    “他們看見又怎么了?管他們什么事?”北宸的自尊心一直很強,但現在也無所謂在學校的形象了。他抓起了玙璠的手擠在了一大群學生當中。
    “走,抓緊時間。”北宸拉著她左擠右擠,四處尋找空隙,從學生堆里竄了出去,來到了教學樓前的空地。
    “哎,那不是賀北宸嗎?你看他和那女孩拉拉扯扯的,像什么樣子?”不出玙璠所料,果然有人在說閑話,她的擔心并不是多余的。
    “他什么樣子?他也囂張不了多久了,他的好日子就快到頭。”姚亮說著從教學樓的大門走出來。
    “就是的,我們姚哥還沒有女朋友,他賀北宸就有了。”旁邊一個小子比姚亮矮了一頭,在身邊添油加醋。
    姚亮不愧是姚亮,他加快了腳步,小心翼翼地跟在了賀北宸的身后。他舉起了手機,閃光燈隨即亮了一下。
    “姚哥,你干什么?”方才替他說話的小子,此時卻為姚亮的舉動吃了一驚。
    “噓。”姚亮的食指豎在了嘴唇前,“你這么大的聲音干什么?”
    “不是,亮,你拍他的照片要做什么?”他的好哥們也摸不透姚亮的壞心眼。
    “干什么?”姚亮笑了,“這就是證據呀,賀北宸早戀的證據。不要看他現在一副不可一視的樣子,月考過了,有他蔫的時候。”
    “姚亮,你倒底要干什么?北宸又沒惹你,何必呢?”一直沒有說話的晏桉此時卻對他忍無可忍,“像你這樣的人,北宸根本不屑于同你較量。”
    “很好,他是不屑于與我較量。我也沒想干什么,只不過是把拍的美照發到校園的論壇上而已,就這么簡單。”姚亮說著,滿意地望著自己閃光燈下的杰作。
    “姚亮,你不要臉。你要是想打敗他,手段能不能再高明一些?”桉子從未見過如此卑鄙之人,走到姚亮的面前,擋住了他的路。
    “喲,看把你急的。你不用替他擔心。”姚亮嘴角的那抹笑是最令人厭惡的,“如果賀北宸肯乖乖聽我的話,照片我會替他保存得很好。但他要是敬酒不吃吃罰酒,那就別怪我不客氣。”
    “你……”晏桉沒想到姚亮如此的狠毒,被氣得說不出話來。
爱棋牌苹果app
时时彩杀跨度技巧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走势 球探比分网 重庆时时彩开奖网站 赛车北京pk10现场直播 江苏骰宝的网站 快速时时软件计划 单机麻将免费 全天老北京pk赛车计划 快3大小单双技巧软件 北京pk拾赛车开奖记录 重庆时时彩手机版下载 什么生意挣钱 福彩欢乐生肖开奖直播 重庆欢乐生肖号码走势图 聚宝快三是人为控制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