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晚風殘 >052坦白
    “你怎么想起來請我吃飯了?”北宸將蕃茄醬擠到了薯條上,一臉認真的望著玙璠。
    譚玙璠卻開心不起來,“北宸,我有件事要和你說。”她放下了手中的奶茶杯,就那么定定的望著她,倒讓賀北宸有些驚訝。
    “什么事?你這么嚴肅干什么?”北宸不明所以,將面前的餐盤遞給了玙璠,“給,吃點薯條,蕃茄醬我已經擠好了。”
    “北宸,以后我們倆還是做朋友吧。”玙璠好半天才擠出這樣一句話,她的一雙寶石眸緊緊地盯著餐桌的一角,不敢去看北宸的眼睛。
    賀北宸的手一下僵在了半空中,剛拿起的薯條硬是沒住嘴里送,“玙璠,是不是我最近做了什么錯事,惹你不開心了?”
    “沒有啊。”玙璠沒有料到賀北宸會這樣反問她,她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那你為什么要問我這個問題?”北宸一臉不解地望著她,原本舒展的眉頭皺了起來,顯然是等著玙璠給他一個合理的答復。
    “我就是覺得,覺得我們倆差距太大,沒有什么共同語言。”玙璠不得以放出一句狠話來搪塞他。
    “你覺得和我沒什么共同語言?”男孩的眸光黯淡了下去,“可是,我并不覺得我們有什么差距。我們也有許多的相似之處不是嗎?”一向健談的他此時卻變得笨嘴拙舌。
    北宸如此失落的模樣玙璠還是第一次見,她不忍再觸碰他滾燙的目光,索性將臉扭到了一邊,“賀北宸,你不要這樣好嗎?”
    “玙璠,你看著我。”北宸將胳膊肘立在了餐桌上,“我問你,你喜歡我嗎?”他的心情從未像現在這般忐忑,就好像在等著高考成績跳出來。
    就算玙璠下再大的決心,也經不住賀北宸一而再,再而三的質問,“我……”說到最關鍵的部分,她卻說不下去了。
    “你還是喜歡我的,對嗎?”賀北宸如此冷漠的人,從不主動與人親近。而現在他的心臟在胸腔里不停地跳動。
    玙璠沒有回答他,手中擺弄著奶茶杯中的吸管,來回的伸縮。
    “玙璠,你回答我。”賀北宸不相信玙璠對他是沒有感情的,非逼著她親自說出來不可,“如果你真的對我沒有感覺,那我不會再勉強。”
    時間就這樣一分一秒的過去,一個簡簡單單的問題卻讓玙璠難以抉擇。
    “賀北宸,你真的不該喜歡上我的。”她說著顯得很傷神,“我們真的不是同一條路上的人。況且,那么多女孩,隨便挑出來一個都比我優秀,比我漂亮。”
    “她們再優秀,再漂亮,我也不喜歡。”北宸覺得有必要把這件事和玙璠說明白,“你說再多都沒有用,我只喜歡你。”
    “北宸。”玙璠無奈地搖了搖頭,“我真的不想連累你。你還是趁早把我放下吧,不然,你會越來越痛苦。我真的不愿意打擾你的正常生活。”她低垂著頭,臉頰兩側的碎發起到了很好的遮擋作用。
    她的手卻被賀北宸猛的一下抓住了,他有力的手骨將她鉗住,無法掙脫,“玙璠,你告訴我倒底怎么了?發生了什么,讓你想要放棄。”
    他手心的溫度直抵她的心房,玙璠努了努嘴,“北宸,你知道嗎?現在放棄是最好的選擇。姚亮偷.拍我們。如果他將照片發到學校的論壇上,就真的完了。”
    坐在對面的他表情卻異常的冷靜,看不出有絲毫的波瀾,似乎他早就知道姚亮的所作所為了,“那又能怎么樣?”如晏桉所料,賀北宸根本沒有把這件放在眼里。
    “如果學校知道了這件事,那是要記過處分的。就算叢飛他不計較,你以后還怎么在學校呆著?”玙璠顯然比他考慮的更周全。
    “所以,你怕了。”北宸捏著手中的拿鐵,越捏越緊。
    “就算你再有本事,你也駕不住他們在背后的指指點點吧。”玙璠沒想到賀北宸仍能坐得這般安穩。
    “記過處分又怎么了?我賀北宸無所謂。你又何必要在意他們說什么,根本就沒有必要放在眼里。”這樣的話從別人的嘴里說起來或許很難,但對于北宸卻很輕松。
    玙璠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想清楚了,北宸。如果學校真的要處分你,那些你向往的大學可能就和你無緣了。而我,真的不值得你這么做。”
    “但我真的不在乎。如果今后我真的因為這件事而受到了懲罰,那我也心甘情愿。從我喜歡上你的那一天開始,我就從未想過退縮。”他的手漸漸地軟了下來,不變的卻是無語倫比的溫暖。
    “所以,既然我都不害怕,我也希望你可以陪我一起勇敢。或許我很自私,但請你相信,我一定會盡我所能去保護你,不要放棄好嗎?”在這之前,他從未對任何人說過這般溫情的話。
    “可是,總有一天我會離開你。而我除了會讓你受傷,沒有其余的東西可以給你。”玙璠的眼眶濕潤了,有一些晶瑩的物體抑制不住地從眼角流了出來。
    “玙璠,你知道嗎?和你在一起我真的很快樂。在這之前,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走進我心里。”
    “我真的很孤獨,我找不到一個真正懂我的人。但自從遇見了你,我發現在這個世界上還有人可以給我溫暖。我真的不害怕受傷,我只害怕你放棄。”他說著苦笑了一下,淚水在眼眶里打轉轉。
    “北宸,行了,行了,你怎么哭了?這么大的人了,還和小孩一樣。”她說著有些慌亂了,忙著給他抽紙巾。從來沒有男孩在她面前落淚,難怪她會亂了陣腳。
    他水汪汪的眼睛瞪著她,像是在撒嬌一般,“以后,你不準再說讓我傷心的話。什么沒有共同語言,什么不是一路人。”
    “好了,好了,我不說了還不行嗎?我陪你。”玙璠也不會安慰人,但她希望可以讓北宸開心些,“來,吃點薯條。張嘴,啊。”
    玙璠的安慰讓北宸漸漸緩過神來,“你說好的,你陪我,不許說話不算數。”他嘟著個小嘴,從沒有像現在這般可愛。
    “算數,一定算數。”玙璠吸了一口奶茶,將小盒子里的炸雞拿出來一塊,填到了嘴里。
    “玙璠,你今天叫我出來就是和我說這些的?”賀北宸將兩只手相交叉,咬了咬下唇,眼眸里是說不出的沉穩。
    事態的發展出乎玙璠的意料,原本已經硬下來的心不成想又被他磨軟了。雖然已經被他揭穿,但她還是想要掩飾下去。
    小店柔和的燈光映襯著淡黃色的墻紙,小小的空間溢滿了炸雞的香味。玙璠理了一下自己的碎發,沖他笑了笑。她轉了轉眼珠,更顯得古靈精怪。
    “哪有。我還有一件好事要告訴你。”說著,她故意清了清嗓子,“我呢,攝影大賽獲獎了。所以,當然要請客吃飯嘍。”玙璠想了半天編出了這一條理由。
    這樣的好消息,一下把賀北宸從低落的浪潮中拽了出來,“玙璠,你獲獎了?你怎么不早點告訴我,幾等獎?”他拍起了手,顯得無比興奮。
    玙璠卻像是在賣關子,調皮的轉了一下眼珠,“你說呢?當然是一等獎嘍。”說完,她笑了起來,是那種發自內心的開心。
    “哎,你太棒了。那么多人參賽,你還能獲得這么好的名次。”北宸抑制不住地為她鼓掌,“向譚玙璠同志學習。”
    他這般的贊揚倒讓玙璠不好意思了,“好了,好了,我有什么值得你學習的呀。我呢,除了攝影,什么也不會。不像你,身上的光環數都數不過來。”
    “我有什么光環?”賀北宸卻不以為然,“我只是一個學習機器而已,沒事的時候跑跑步,給自己充充電,卻沒有什么拿得出手的特長。要說喜歡漫畫吧,也沒見畫出什么像樣的東西。”他說著,又無奈地搖了搖頭。
    “我覺得不是,我不是沒見過學霸。但你和他們不一樣。”玙璠的嘴里塞滿了雞塊,聽起來含糊不清,但賀北宸卻能聽懂她在說什么。
    “我怎么就不一樣了?”北宸打量著,她長長睫毛下映襯的那雙杏眼甚是溫婉。
    玙璠想了想,卻不知道說什么好,她轉了轉眼珠,“反正,你和他們就是不一樣。在我眼里你很特別,你是獨一無二的。”
    “你別這么說。”北宸放下了手中的咖啡,“我一點也不獨特,我只是一個普通人,也只想做一個快樂的普通人。”
    “我不是說這個獨特,我是說另一種獨特。就是,在我的心里你是與眾不同的。”玙璠沒想到自己的話會讓北宸產生誤解,因而努力的向他解釋。
    但卻更讓賀北宸一頭霧水,他一向將所有問題都看得如此學術,因此無法理解玙璠口中的“與眾不同”是怎么一回事。
    “可是,我和他們真沒有什么區別。”他的話顯得有些愚頓。
    “好了,不說這個了。”玙璠像是吃飽了,抿了抿自己的唇,“攝影大賽一等獎,獎金是五千元。這個周末你有時間嗎?可以幫我一起挑款相機嗎?”
    “這個周末?”北宸有些猶豫了,這是月考前最后復習的時間。
    “怎么了?你要是沒時間的話,我也可以自己去。”玙璠似乎也看出了他的為難。
    “沒事,我和你一起去。”他笑了,上揚的嘴角泛著青春的氣息。
爱棋牌苹果app
时时彩计划专业版app 皇家娱乐平台 三公棋牌 pc蛋蛋幸运28 彩票248彩平台 重庆时时彩500本金稳赚 永利真人平台 时时彩最快开奖走势图 利达娱乐平台 即时比分新浪 江西时时开奖计划 重庆时时彩开奖记录 新时时五星玩法 北京pk10技巧 pk10如何学会看走势 时时彩后一六码万能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