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晚風殘 >053晚歸
    “明天將書本費打在學校的銀行卡上,學校會統一劃扣。”周婉妮走進教室,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卻足以引起軒然大波。
    “怎么又要交費呀?不是才交過費嗎?”
    “就是學校事也太多了吧。
    “哎,我說,要交費能不能一次說完呀,怎么這么煩人。”
    宇澤失手打翻了筆袋,他的動作太過反常把北凡嚇了一跳。
    “你怎么了?”賀北凡關切地望著他。
    “北凡,怎么辦?”宇澤像是徹底慌了,“我…….”
    “你怎么了?倒是說清楚呀。”賀北凡對宇澤的表現有些意外。
    “你忘了,我給你說的書本費的事情。”宇澤的眼眸顯得格外的焦急。
    “哦,對了,那怎么辦呀?錢你已經要過了。”北凡也開始著急了起來,“那,你把那個錢花了?”
    “沒有。”鐘宇澤嘆了一口氣。
    “你再把錢存進去,不就得了。”賀北凡一副釋然的樣子。
    “不行呀,中間差了二百三十元,這差價我怎么才能補上。”宇澤越想越難過。
    “那我也是這樣呀,沒關系的,和父母說一下就好了。就說,就說學雜費又加上了二百多塊錢不就得了。”北凡轉了一下眼珠,說起來似乎很輕松。
    “凡,這件事沒有那么簡單,我再和他說,他能相信嗎?”宇澤有些為難。
    “他有什么不相信的?他要是不相信,你就讓他給我媽打電話,我幫你圓場。”北凡的腦筋就是好用,再難的處境他也能想到解決辦法。
    “不行啊,北凡,那下回交學雜費的時候你又怎么給你媽說?”宇澤看出了北凡借口的失誤。
    “我就說,我就說……”北凡想了想卻無從開口,“哎,你就實話實說唄,反正,那是你親爹,又不會把你吃了。”
    還沒有輪到他們猶豫,周婉妮又開口了,“我已經把書本費發到家長群里了,你們回去實話實說,不準多要。”
    他的話一說完,鐘宇澤直接崩了,北凡也差點從座位上掉下來,“啊,她已經發了,怎么辦?”
    “你不是說你要實話實說嗎?”宇澤反問道。
    “對,我是說我要說實話,但現在不是沒機會了嗎。”北凡無奈地用手撐了一下頭。
    “那有什么區別嗎?反正父母都知道了。”宇澤無奈地撇了撇嘴。
    “當然有區別了,要是我自己向她坦白的話呢,可能還可以從寬處理。但現在……”他皺了皺眉頭,“她應該很生氣吧。”
    “你媽生氣?你媽生氣估計也就是罵你兩句。我可就慘了。”宇澤在說這句話的時候很痛苦,但北凡也并不輕松。
    事情通知完,下課鈴也就響了起來,周婉妮似乎把這一切都規劃好的,“好了,放學,我交代的事情不要忘了。”
    其他學生已經在迫不及待地收拾書包了,唯有賀北凡這一桌還坐著不動。北凡的神情看似很凝重,他有些無精打采地將包搭在了身上,“走吧,宇澤,回家了。”
    鐘宇澤卻沒有動課桌上的書,就任憑他散著,“北凡,我不敢回家,我怕……”
    “呀,好了,好了,回家吧。你是你爸的親生兒子,他能把你怎么樣?”北凡釋然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就放心吧,他最多數落你兩句。”
    “走吧。”即使自己的心里也很忐忑,但北凡還是努力安慰著宇澤,想要給他一些勇氣,“早點回家,不然,你爸又該數落你晚歸了。”
    “嗯,你說的有道理。”宇澤覺得北凡的話還是有可鑒之處的,還是早點回家吧,以免禍不單行,他嘴上雖這么說,但手上的動作還是很慢,就像是被霜打了一般。
    賀北凡卻早早就收拾好了書包站在班門口,默默地等著宇澤,臉上卻沒有絲毫不耐煩的表情。宇澤卻繼續慢吞吞的,直到班里的同學都走完了。
    “走吧。”他理了理書包的肩帶,望著宇澤失落的模樣,隨手關上了教室的燈。隨著班鎖的轉動,走廊的燈應聲響了起來。
    “其他班的學生都走光了。”北凡的眼眸向九班的窗戶望去,他很希望將這件事告訴哥哥。哪怕他說自己幾句都是好的,而現在呢,心里的那件事真的壓得他喘不過氣來。
    “哎,北凡,你說,你和你哥關系這么親,他為什么不等你放學呀?”宇澤望著緊鎖的班門不禁心生疑惑,“你們倆放學不順路嗎?”
    “噯,你是說我哥嗎?”北凡朝宇澤打了個欠,“他呀,惜時如金唄。放了學幾分鐘就跑到家了,哪像我,成天漫不經心的。他的作息過于規律,學校如果沒有安排什么事話,幾點到家都是卡著點的。我呢,也不愿意耽誤他的時間。”
    “嗯,好吧,看來學霸的習慣就是和我們不一樣。”鐘宇澤嘖嘖贊嘆,他還是不夠了解賀北宸,不成想,他也是個惜時的人。
    “好了,你就別想那么多了,該下樓了。”宇澤差點一腳踩空,北凡連忙一把拉住了他。
    “噢,該下樓了。”宇澤嚇了一跳,樓梯上還是很安靜,看樣子不是北宸走得早,而是他們離開的太晚。
    “你說,我現在回家該怎么和我爸媽說呀?”北凡的事也只能轉移他的一點注意,而轉會便是那件令他愁苦的事。
    “你就……”北凡也不知道該如何解決這件事,“你就說,對不起。一回家先承認自己錯了,不就得了。就是要有一個真心悔過的樣子。”
    “可是,我說了,然后呢。”即使鐘宇澤已不再是那般年幼,但他卻不知道該如何和父母溝通。或許顯得有些怯懦。
    “然后,就等著他們發話唄。”北凡不知宇澤為何會問他這么幼稚的問題,“就看他們能不能原諒你。要是原諒你了,就皆大歡喜,要是不能原諒你,你就只能認栽了。”話都說到這份上了,北凡不知道還有什么可說的。
    “嗯,那好吧。”宇澤又嘆了一口氣,賀北凡的話實際上對他并沒有什么幫助。
    金黃的樹葉從北凡的肩上滑落,初秋的晚上還是有些冷,他又將校服裏嚴了一些。他們走出了校門,不遠處的那棟居民樓就是宇澤的家了。
    他們不覺放緩了腳步,不知是有意還是無心,又像是約好了一般,在居民樓前的一棵梧桐樹下停了下來。
    “你不打算回去嗎?”北凡見鐘宇澤在居民樓前的石凳上坐了下來。
    “嗯,過一會兒吧,我現在心里真的太亂了。”他說著將書包在石凳上放了下來,揉了揉酸疼的肩膀。
    “那我陪你。”賀北凡說著,在他對面的石桌上坐下。初秋的晚燈打在他們的身上,在紅石塊路上留下了兩道修長的背影。
爱棋牌苹果app
99娱乐平台怎么样 飞艇冠军在线计划 472222四肖三期内必出 我玩龙虎赢了1百万 上下娱乐棋牌 pk10人工1期计划在线 快乐时时开奖查询结果 重庆时时单双投注技巧 如何打印彩票投注单 重庄时时彩开奖结果 微信北京pk10计划 百年三肖六码com 探球比分即时足球比分 pc蛋蛋28可以赚钱吗 十大捕鱼游戏排行榜 幸运11选5龙虎啥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