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晚風殘 >060談話
    “北凡,聽說這周的周測成績出來了。”宇澤悄悄地將手機放在桌洞里,翻找著班群。
    “成績出來了?怎么這么快?”賀北凡方才還將頭埋在自己的筆記本上,胡亂地寫著一些歌詞,下一秒就被鐘宇澤的聲音嚇到了。
    “對呀,對呀,周婉妮發到班級群里了,我現在正在看。”鐘宇澤說著,眉頭突然皺緊了,“天哪,我怎么會考這么差?”宇澤說著,用手捂住了頭。
    “怎么了?你考了多少名?”賀北凡見鐘宇澤痛苦的樣子,忍不住地好奇。
    “三十六。”他說著,越發的難過。
    “好了,三十六名也挺好的。”賀北凡說著,拍了拍他的肩膀,“只是比總分的平均分略低了一點而已,你至于這么愁苦嗎?”
    北凡說著,不禁擔心起自己來,“噢,對了,你不是在看成績嗎?順便幫我看一下唄。”他的心里忐忑極了,放在課桌上的雙手開始不住地顫抖。
    “嗯,好,我找一下你的。”鐘宇澤說著,又低下了頭,他姆指的指尖來來回回地在屏幕上滑動,可怎么也找不到賀北凡的名字。
    他不禁有些疑惑了,“凡,你周測涂準考證號了吧?”宇澤傻傻地問了一句。
    “涂了呀,怎么可能沒涂。怎么了?你找不到我嗎?”賀北凡有些慌張了,本就對周測成績沒有信心,這下更令他焦急了。
    “你再看看,怎么可能沒有我的。”北凡索性湊了過去,將鐘宇澤的手機奪了過來。他心虛地往電子成績單的下方滑去,手一松往下滑發現沒有自己的名字,再往下滑,還是沒有。
    鐘宇澤見北凡不斷滑動的手,心口也不由自主地緊了起來,“怎么了?你還沒有找到嗎?”
    賀北凡沒有說話,但單是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沒有找到。最后,北凡做好了最壞的打算,索性滑到了成績單的最底端,在倒數的幾個姓名了,他找到了他不想看見的三個字:賀北凡。這三個簡簡單單的字似乎刺激了北凡的眼睛,當滑過成績單的半頁時,他就不愿再往下翻了,可最終卻在那么小小的角落里看見了那三個宋體字。
    鐘宇澤自然也看見了那不光彩的成績單,他推了推賀北凡的手臂,“行了,北凡,你不用太在意,不過是一次小小的周測而已。”上一秒勸慰他的人,此時卻黯然神傷。
    宇澤伸手去夠北凡手中的手機,“好了,你別看了,都過去了,下次再好好考不就得了?”但賀北凡卻像是沒有聽見似的,那雙眼睛還直勾勾地盯著電子成績單不放,年級名次三百零五。三百零五,當這幾個數字從賀北凡的眼前掠過時,無疑于九雷轟頂。
    “行了,凡,你剛剛不是還勸我來嗎?怎么,你自己現在卻想不通了。”鐘宇澤企圖扭轉賀北凡的觀念,但卻無濟于事。
    “那你好賴也考到班里的中等水平了吧?”不成想,賀北凡還較起了真,“好呢?班里倒數幾名,有什么可比性嗎?”
    “不是,凡,你聽我說。”鐘宇澤忙著向他解釋,賀北凡的言語讓他很擔心。正在這時,班級門口出現了一個他最不想看見的人影。
    “賀北凡,賀北凡你在嗎?出來一下,我找你有事。”前門飄過了周婉妮的側臉,下節并不是她的課,因而她并不打算多做停留。
    “凡,周婉妮叫你呢。”鐘宇澤拍了拍他,而賀北凡還沉浸于那悲慘的成績中,自然沒有注意到剛才發生的一切。
    “她叫我?”北凡這才緩過神來,“她在哪兒?”他四處張望了一下,前后門也沒有看見班主任的影子。
    “她在班門口。”宇澤的心中掠過一絲不詳的預感,但還是故作輕松地笑了笑,“你去吧,她找你可能是下周十佳歌手大賽的事。”
    賀北凡卻不以為然,他的心里咯噔一下,勉強擠出了一個笑容,“但愿吧。”他說著,周婉妮又有些耐不住性子了。
    “賀北凡,你干什么呢?我叫你出來一下。”周婉妮探過頭來,金黃色的波浪發遮住了女人的側臉,但透過聲音就能看出她并不開心。
    賀北凡就像是一個失去了骨架的人,搖搖晃晃,又有些站不穩的樣子。周婉妮的聲音聽著并不是很生氣,卻足夠的嚴厲。
    他剛走出了班門,還沒來得及站穩腳跟,就被周婉妮叫住了,“你來了?我覺得我最近很有必要找你談一談。”
    賀北凡沒有說話,卻差點撞在了周婉妮身上,尷尬至極。
    “你知道,我找你什么事嗎?”周婉妮教肓學生一向講究方法,更何況賀北凡在她的眼里是非常不錯的學生,他也只是偶爾的失誤而已。
    即使已經預料到了什么,但賀北凡卻并沒有開口,只是呆呆地站在那里搖了搖頭。
    “你不知道?”周婉妮白了他一眼,她原本以為賀北凡會說出來,但他卻并沒有說出口,“那我來問你,你這周倒底怎么了?為什么考得這么差?”
    見四下無人,自然也不存在面子的事情,周婉妮便直接開門見山地問道。
    “老師,我……”賀北凡說到關鍵部分又不說了,這似乎是他一向的習慣。
    “賀北凡,你在班里的成績一直是不錯的。但你這周的成績真的出乎了我的意料,你退步的不只一點。”女人說著,不自控地嘆了一口氣。
    再轉眼看一下賀北凡,他的下唇微抿著,眼睛根本就不敢看自己。
    “你是身體不舒服嗎?還是偷懶了,你上周的狀態真的很有問題。”周婉妮也無奈地咬了咬自己的唇,“我本來不打算找你的,但又覺得很有必要。”
    任憑周婉妮再怎么說,賀北凡就是一聲不吭。
    “你是家里出了什么事嗎?還是同學關系發生了什么變故?”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周婉妮一邊質問,一邊考慮著一切可能發生的情況。
    “你不會,是談戀愛了吧?”周婉妮像是猜測到了最壞的結果。
    “真沒有,老師。”明明沒有的事,賀北凡卻顯得異常的心虛,臉都紅到了脖子根。
    “那你給我說?你到底怎么回事?”周婉妮不打破沙鍋不罷休。
    “我只是,只是有點累而已。”賀北凡也不知道該如何解釋,只是仍低著頭。
    “我知道你累,誰都有狀態不好的時候,不過你應該學會自我調整,難道不是嗎?”長長的走廊里,傳來了周婉妮沙啞的女聲。
爱棋牌苹果app
北京塞车全天计划精准版 北京pk10全天稳定计划 博彩王彩票分析 北京时时开奖盛源 时时彩教程图片 九卅娛樂城 17年重庆时时彩骗局 新疆时时大奖 重庆时时彩手机版app下载 a7娱乐客户端 龙虎和时时彩要怎么跟 pk10走势图走势分析 4码组6万能码 大小单双怎么看规律 时时彩后一100稳赚 江西时时在哪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