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晚風殘 >077撤職
    “北宸,北宸。”譚玙璠搖了搖男孩的肩膀,“你別再看書了。”賀北宸卻像是沒有聽到似的,“fa
    tastic極好的,了不起的。”他的眸光仍停留在手中的書頁上。
    “北宸,你別背了,比賽結束了你再背好不好?”玙璠被他無視了,因而有點小情緒,“你就光顧著看書,你聽見我和你說話了嗎?”
    “嗯,怎么了?”北宸卻像剛剛反應過來一樣,他終于把頭從書本里抬起來,一臉認真地望著她,卻見玙璠皺著小鼻子望著自己。
    “等會兒漪漪要出場了,你覺得我們班不應該表示一下嗎?”玙璠的大眼珠轉了轉,純真的神情中摻雜著可愛還有一些俏皮。
    “我們班需要表示什么?”玙璠的問題直接讓北宸懵在了那里,他木訥的臉上泛著一絲疑惑,“我們除了鼓掌,還能做些什么?”
    玙璠四下張望著,見謝瀾并不在身邊,又趴在了他的耳邊,“這樣,我們去音樂室拿一些花束,等會兒漪漪上臺的時候,我們上臺給她送,你看怎么樣?”玙璠說著,覺得自己的主意簡直妙極了,不禁拍了拍手。
    “這樣,這樣做不好吧。音樂室不是不讓隨便進的嗎?”無論同齡人玩得有多嗨,賀北宸總是堅持著自己的一套原則。
    “哎喲,現在音樂室肯定有一些準備上場的學生在練習。你也看到了尹大在評委席上坐著呢,誰會去管這么多。”玙璠繼而覺得北宸太過于死板,連這樣小小的規矩都不愿逾越。
    “那也不行啊,音樂室的東西豈是能隨便拿的。”北宸覺得這樣做太過于冒險,他有些心虛地向尹笛霄的方向望去,男人卻沒有注意到他,一張方臉專心致志地望著舞臺的中央。
    “好啦,北宸,你陪我去唄,去取些花束過來。漪漪她最喜歡花了,我們要是給她送花,她一定會很開心的。”玙璠說著又笑了,清秀的臉頰浮現出兩個迷人的酒窩。
    “行,行,我陪你去。”賀北宸雖然有些猶豫,但卻拗不過玙璠的固執。
    “謝瀾不在,我們現在開溜吧。”玙璠聽見北宸的答復有些欣喜,但與此同時她也在小心翼翼地觀察著周圍的環境,她彎下了腰向北宸擺了擺手,示意他像自己一樣彎下腰來。
    賀北宸也是一個聰明人,他立刻就明白了玙璠的意思,他悄悄地從凳子上蹲下身來,他的動作很輕微,連坐在身旁的胖桉都沒有注意到。
    北宸原本不打算打擾他,但玙璠卻先開口了,她撩撥了一下晏桉的手,“桉子,桉子,你別看啦,幫我一個忙。”
    晏桉正沉浸于比賽的氣氛中,他卻感覺自己白胖的手被誰拍了一下,一臉懵圈地抬起頭,見玙璠在沖自己傻笑。
    胖桉感到很意外,小宇宙居然也有這么溫柔的時候,“怎么了?你想讓我幫你干什么?”他眨了眨眼睛,那張胖臉都溢滿了喜感。
    “桉子,和我們一起去音樂室抱些花來唄。”玙璠的話一出就觸及到了晏桉為難的眼神,“桉子,我知道你人好,你就和我們一起去吧。”
    晏桉怎樣都好,就是聽不得別人表揚他,玙璠只是輕輕的一句就足以讓他臉紅,“行,我和你們一起去,我力氣大,還能幫你們多抱一點。”
    桉子都被自己說服了,玙璠想想都覺得心里美滋滋的,加快了速度向音樂室的方向溜去,硬是在尹笛霄的眼皮子底下溜去了。
    小小的房間卻異常的忙碌,狹小的空間里是各個樂器交錯在一起的聲音,跳動的黑白鍵,震動的琴弦成為這塊地盤上的主角,準備上場的選手都在忙自己的事情,沒有人注意到他們三個人的到來。
    音樂室的窗臺上是幾個木質的花籃,球筐大的籃子里是繃絹做的仿真花束,玙璠全然忘記了音樂室的規定,忍不住拿在手上把玩。
    “哎,這些百合做的真好。乍一看還真和真花沒有什么兩樣。”玙璠在一個小花籃前停下了腳,纖細的手指在白色的花瓣上撫摸著。
    賀北宸卻沒有忘記自己是來干什么的,他也沒有譚玙璠那么多的情懷,而是麻利地提起了窗臺上的幾個花籃就往音樂室的門口走去。
    玙璠的手中卻還拿著那支百合,像是把為宋漪漪送花的事都拋在了腦后,桉子卻發現了北宸的匆忙,“哎,北宸,你等等我。”
    他說著慌忙往前踏了幾步,“玙璠,走了,走了,北宸都出去了。”胖桉催促她道,他一邊跑身上的肉一邊晃。玙璠扭頭一看這才反應過來。
    “下面有請10號選手,高一九班宋漪漪同學上臺表演。”澄邈的咬辭還是如此的清晰,他與身旁穿著公主裙的漪漪相視而笑,一個側身將手中的話筒遞給了她。
    “哇哦,主持人也要參加這次比賽。”臺底下的掌聲就像要炸開一般,有些男孩子索性從位子上跳了起來。
    “難怪她今天穿得那么漂亮,她上次做主持的時候也沒有這么隆重,原來她也要唱歌。”學生忽而有一些恍然大悟的樣子。
    “黑夜給了我一雙眼睛,我卻用它去尋找光明。”漪漪的聲音很柔,柔中泛甜,長長的黑發披于肩頭,胸口的米色掛珠更襯出了她優雅的氣質。
    澄邈站在舞臺下的一角,那雙看似很酷的皮鞋實則很硌腳,但他卻沒有隨意地擺動。順著漪漪甜美的女聲他似乎將這些不悅都通通忘記了。
    謝瀾剛從洗手間出來,女人用冷水洗了一把臉,最近的日子總是讓她感到疲倦,但這群孩子確實很需要她,任勞任怨也是她自己的選擇。
    快要走近時,她斜眼看了一眼自己的學生。不成想,自己只是離開了短短幾分鐘,他們卻人如此的吵鬧,就差把房頂掀翻了。
    “你們干什么呢?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謝瀾驅趕著舞臺下的學生,她極度厭惡他們這般放肆的模樣。她剛剛走近那堆人群,還沒有來得及讓他們安靜下來,又被陣陣的歡呼聲所包圍。
    “你們瘋了是不是,懂不懂什么叫秩序。”謝瀾怒吼著繼而順著學生們的眼光向舞臺的閃光燈下望去。卻見賀北宸手捧一束百合送進了宋漪漪的懷里。
    “漪漪,加油。漪漪,加油。”玙璠拿著手中的花枝隨著音樂的節奏不停地搖擺,全然沒有意識到危險的來臨。
    “你們在那胡鬧什么呢?”謝瀾的聲音大的出奇,“賀北宸,誰讓你到舞臺上去的,你趕緊給我下來。”即便音樂的伴奏聲開得很大,但仍然蓋不住謝瀾的喊叫。
    北宸的手怔了一下,臉上的表情隨即僵硬了下來,謝瀾的那雙眼睛里透出的憤怒更是不言而喻。他咬了咬自己的下唇,像是忽而丟了面子,在眾人的唏噓下順著舞臺的臺梯幾步踏了下來。
    “賀北宸,你怎么回事啊你,校園十佳歌手的評比我們班不參與,難道我沒有和你說過嗎?”謝瀾正對于他月考空題的事念念不忘,誰知他還自己往槍口上撞。
    “您是說過,但我覺得您做的不對。校園的活動就是要讓學生積極參與的,不然豈不是失去了它開設的意義。再說班里的一些同學也真的需要這樣一個機會去展示自己。”賀北宸知道自己做的很過分,但他卻不得不這么說。
    “我的話你現在都聽不進去了,是吧?”謝瀾喘著粗氣,果然是被賀北宸氣得不輕,“我不讓你插手這件事,結果你還是把班里同學的名單報了上去。這就算了,你還帶頭上去送花,賀成宸,你倒底想干什么?”
    “我沒有想干什么。”北宸的聲音一如既往的冷,“我覺得我們作為一個集體,應當向為班級爭光的同學吶喊助威。而我作為班長,更應該把班里的氣氛調動起來。”
    “你也知道你是班長。”謝瀾狠狠地白了男孩一眼,“你帶的什么頭?學校舉辦一個歌唱比賽,你們就像瘋了一樣,沒有組織,沒有紀律。心都收不回來了,你告訴我還怎么學習?”
    賀北宸卻定定地看著她,也沒有回答她的問題。玙璠站在一旁,手中的百合花掉落在了地上,手心里出了一把冷汗。
    “你沒話說了吧。你這個班長權利真大,連我班主任的話都不放在眼里。”宋漪漪的歌已經唱完了,但澄邈卻遲遲不敢上臺主持。臺下都很安靜,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謝瀾的身上,等著她把話說完。
    “賀北宸,我不是沒有不給你機會,是你自己不懂得珍惜。”謝瀾竟然深深地嘆了一口氣,“上次我就想撤你的職,但還是給你留了個面子。可你最近的表現呢?學習退步了不說,精神狀態也越來越差,所以,我覺得沒有必要再給你機會了。”她說著音調忽而上揚了。
    “賀北宸,以后班長你不用再當了。至于這個職位誰來當,班里投票來決定。你就繼續一意孤行吧,我看你能任性到什么時候。”謝瀾數落地很來勁,她原本以為賀北宸的心里會很難受,或許,他應該努力地向自己辯解。
    但北宸沒有,與此相反他沒有一點點的難受,而更多的則是一種釋然。眾人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卻沒有令他感到焦急,他瀟灑離開的背影讓謝瀾大失所望。
    “你去哪里?回自己的座位上去。”任憑謝瀾在身后氣得直跺腳,賀北宸卻徑直上了樓。他累了,他實在不愿再應付這些數落,索性一走了之。
爱棋牌苹果app
北京pk10走势下载 二八杠有哪些作弊法 星星娱乐的博客 赖子牛牛抢庄技巧 网上三分快三大小单双技巧 注册立马送彩金的娱乐网址 免费下载红马计划app betoo7足球即时比分 组选包胆投注技巧 大庆冠通棋牌麻将免费 重庆时时助赢软件 五分pk拾计划的规律 时时彩计划 今天大乐透开奖结果走势图表 新平台电子送免费彩金不限id 加拿大28app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