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晚風殘 >082偷聽

“林浩,今天這場比賽多虧你了。”一同打球的小伙兒拍了拍他的肩膀,又顯得很佩服的模樣,“累壞了吧,給,喝口水。”
林浩喘著粗氣,額頭上的汗直往下淌,卻并沒有接同學遞過來的水瓶,“謝謝,不用了,我還要趕回學校呢。”他的語氣中透著幾分無奈。
“趕回學校?你回學校做什么?”同行的伙伴對林浩的行為很不解,看著林浩的樣子就覺得累,竟然還要回學校一趟。
“誒,別提了。我還沒有和班主任請假,她不愿意讓我在籃球隊繼續呆著。”林浩努力調整著自己的呼吸,師雨祺送給他的球衣已經濕透了,林浩站在微風中,想讓秋風緩解一些他的疲倦。林浩掀了掀球衣,想讓自己更舒服一些。
“你別說,你的球衣還真挺漂亮的。在哪兒買的,我也很喜歡這種款式。”小伙兒見林浩身上的藍白球衣,心生喜感。
“球衣嗎?我也覺得它很合身。”林浩又想起了那位俏皮的姑娘,她一笑就會露出兩顆迷人的小虎牙,因而這套球衣穿在身上也讓他感到異常的舒適,“至于在哪兒買的嘛,我想不起來了。”
“你自己的球衣在哪兒買的,你都想不起來。”同伴覺得好笑。
“行了,行了,不和你說了,我該來不及了。”當其他的隊員還坐在場地內休息時,林浩卻飛也似的向市體育館外跑去。
他滿身都是汗,也顧不得擦拭一下。身上的球衣給予了他前所未有的力量,微風吹來,他看著身上的球衣笑了,今天的奮力奔跑也算對得起它了。澄邈那個逃兵真讓林浩瞧不起他。
但林浩卻不知道,與此同時教室里卻是另外一番光景。
“澄邈,林浩去哪里了?”安娜用教棍生氣地敲了敲講桌。
“他,我不知道呀。”澄邈就像是被蒙在了鼓里,但他沒有說謊,他是真的不知道。
“你再說你不知道?他去參加籃球賽了,你能不知道?”安娜轉了轉自己的腦子,總覺得澄邈在說謊。
“安老師,我是真的不知道他去打籃球。我今天下午不是坐在班里聽課呢嗎?”澄邈不明白自己為什么躺著都會中槍。
“那你什么意思?你還要和他一起打籃球不成?”安娜對澄邈的回答并不滿意,她沒好氣地翻了他一個白眼,“澄邈,我等著看你這次的月考成績,我也不過多的數落你了,我們用事實說話。”
與此同時,雨祺將拖把扔在了教室了角落里,她搓了搓手,有些著急的樣子。回到座位前飛快地拎起了自己的書包,也顧不得和譚玙璠打聲招呼。
“師雨祺,師雨祺,你先別走,樓梯還沒有拖呢。”雨祺剛走到班門口,就被胖桉的一只胖手攔住了。
“桉子,我今天真有事,你就讓我走吧。”師雨祺無可奈何地對他撒嬌,卻見譚玙璠拎著拖把迎面而來,她就像是找到了救星。
“玙璠,玙璠,你幫我拖一下樓梯好不好?”師雨祺說著搖晃著玙璠的左胳膊。
“你這么著急干什么去?”玙璠覺得這事一定有鬼,“我不干,你自己拖去。”她故作生氣地撇了撇嘴。
“哎呀,玙璠,我的好玙璠,你就幫我個忙唄,我是真的有事。”師雨祺不斷地哀求,卻不愿意告訴譚玙璠究竟是何事。
“行,行,真服了你,自從認識了那個林浩,你是越來越不像話了。”玙璠的一句話,倒讓師雨祺臉紅了,“謝謝你了,玙璠,我明天給你帶好吃的。”
“哎,你能不能順便給我帶一點呀?”晏桉還沒有走,聽見他們的對話就順便插了一句嘴。
“行,你個吃貨,我帶零食怎么會少了你的。”師雨祺沒有時間和晏桉糾纏,她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完成,匆忙中理了一下自己的書包帶子,向樓上走去。她加快了腳步向高二九班走去,她也不知道林浩回來了沒有,但她卻迫切想要見到他。
走到高二九班的班牌下,雨祺剛剛站定,正準備推門進去,卻聽見里面傳來了尖銳的女聲,“他林浩是什么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學習嗎?天天就知道打籃球,你呢?你也跟著他混,你倒底是怎么計劃自己的未來的?”
安娜的話讓師雨祺很生氣,她并不覺得打籃球有什么不好,是安娜對林浩的誤會太深。她張了張嘴想要反駁,卻又不敢推門進去,便無可奈何地閉上了嘴,將自己藏在了門后。
張開的那一條小小的門縫便成了她的聽筒,師雨祺又好奇地繼續聽了下去。
“你們倆關系這么好,你為什么不勸勸他,你還想著籃球對不對?”安娜討厭澄邈這般搖擺不定的樣子,“你就想著籃球吧,繼續想,我倒要看看你的成績要滑到什么地步,你才肯悔悟。”
“安老師,真的不是你想的這個樣子。”澄邈都不知該如何向安娜解釋好,“林浩,他組建這支籃球隊是很不容易的,他真的付出了很多……”
還沒有等澄邈說完話,安娜就打斷了他,“我不想聽見你替他求情,上課時間沒有我的允許,私自去參加籃球賽,我算他曠課合情合理。”
女人原本在對澄邈說話,倒把蹲在教室門口偷聽的師雨祺嚇得不輕,她的膝蓋前傾,沒有蹲穩,一屁股坐在了冰涼的地板上,發出了“哎呀”的聲音。
即使雨祺的聲音很小,但安娜的耳朵卻極其的敏感,這般細小的聲音還是被她捕捉到了,“誰?誰在那里?給我出來。”
師雨祺的頭“嗡”的一聲,“該死,被發現了。”她在心底暗自叫苦,仍舊蹲在地板上,大氣都不敢出一下。
“出來,快點。”安娜覺得自己的耐心被挑戰了,見虛掩的門只是動了兩下還是不見人影,她有些心急了,開始胡亂猜測。墻壁上的鐘表似乎提醒了她,這個點林浩也該回來了。
“林浩,你回來了是吧?”安娜皺了皺眉,“你回來了就進來呀,趴在門口偷聽算什么本事。”安娜巧妙地運用了激將法,“林浩,進來吧,我正找你呢。”
師雨祺仍小心翼翼地蹲在門口,轉破腦子,也沒有想出一個好主意來。
“誰呀,這么煩人。讓你進來,你就進來。你再不進來,我就出去逮你了。”安娜的這句話并不算威脅,師雨祺可以聽見女人的高跟鞋在地板上走動的聲音,似乎就在她的耳邊。
怎么辦?跑吧。但這個想法剛一萌生,就立刻被師雨祺掐死在了萌芽狀態,“不行,不行,不能跑,不然會給林浩抹黑的。”她這么想,便暗暗地為自己打氣,不知哪來的勇氣,她推開了那扇虛掩的門。
雨祺的出現讓安娜頓時愣在了那里,面前的姑娘她也不認識,還長的又瘦又小的。額前的斜留海顯得有些凌亂的樣子。
再看看師雨祺,她被安娜投來的目光燒灼著,瘦瘦小小的臉紅的像個西紅柿,好半天才勉強張開了口,“噢,那個……”
安娜對于這個不明不白闖進自己班的不速之客沒有絲毫的好感,“你是誰?你到這里來干什么?”她厲聲地逼問道,一想起方才雨祺偷聽的事,她就氣不打一處來。
“那個。”師雨祺憋紅了臉卻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最后一秒她無意間瞥見了放在教室前排課桌上的黑色雙肩包,那個包她見過,想必那定是林浩的。
“哦,我是,我是來幫林浩拿書包的。”雨祺說著竄到了那張課桌前,只用了短短幾秒鐘,就像踩著風火輪一般。她不敢抬頭去看安娜的眼睛,她現在只能聽到自己的心跳聲。
但澄邈卻注意到了她,那瘦小的身板,斜披的留海。這不是,不是丟失飯卡的那位姑娘嗎,不成想在關鍵時候派上了用場。林浩也是好人有好報。澄邈暗自思忖著,都想為師雨祺豎個大姆指。
“他不回來了嗎?讓你給他帶書包。”安娜對于師雨祺的到來還是滿心的疑惑,她原以為林浩打完籃球賽還會回學校的。不成想,他竟然對于自己的學業這般無所謂,連書包也不情愿自己回來拿。
“哦,那個,他害怕來不及,所以就讓我幫他帶一下。”師雨祺不是沒有看出安娜的不滿,女人現在的表情都要把她撕吃了一般,但她也無可奈何只能竭力地解釋著。
“你回去告訴他,他今天下午去打球賽,我算他曠了四節課。”安娜喋喋不休地說著讓雨祺厭惡的話。
“嗯。”師雨祺懶得搭理她,拎著林浩的書包就準備離開,誰知,她還沒有走到門口卻又被安娜叫住了。
“對了,給林浩說,讓他抓緊時間退出籃球社,否則,他這個學期的素質評定,不要怪我不客氣。”安娜的這句話很具有殺傷力,素質評定對于一個學生來說很重要,而她這回要對林浩下狠手。
“好。”師雨祺只撂給了她了短短的一個字,多余的廢話沒有。她本就對安娜滿滿的不服氣,現在就更惱火了,拎著包就向樓道走去,在心里向安娜豎著小姆指。
爱棋牌苹果app
官方pk10赛车彩走势规律 麻将斗地主棋牌 超级大满贯2手机版 贵阳麻将规则 天天二八杠游戏下载 极速赛车计划软件手机免费版 时时彩二星工具手机版 快乐时时官网下载手机版 可以提现的捕鱼游戏 快三单双号有人挣钱吗 分分彩后一投注技巧 时时缩水app 百赢炸金花下载 北京pk彩票官网 一起博彩票 网球比分网即时比分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