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極品妖孽強兵 >第953章獲取資源謀求獎勵

  “請進!”
  來到安娜所租住的地方之后,陳風與周婷婷被邀請了進去。
  屋子空間不大,不過十分整潔,空氣飄著一股好聞的香味。
  不過陽臺之上,卻是有著女性幾乎都有的場景。
  那就是極多的五顏六色的艷麗貼身衣物。
  周婷婷清咳了一聲,裝作無意的擋在陳風的身前。
  而反應過來的安娜,則是立刻臉色通紅的將這些東西都收拾了起來。
  “你們睡臥室吧,我睡沙發就可以了。”
  這句本該由陳風說出的話語,從安娜口中說出來后,屋子頓時陷入到了曖昧的氣氛當中。
  周婷婷立刻大搖著頭說道:“安娜,你誤會了……”
  “咳,還是我睡沙發吧。”
  陳風沒好氣的看了安娜一眼,他覺得安娜是故意這么說的。
  安娜先是一愣,不過馬上就驚喜了一下,重重的點了點頭。
  接著,就從房間抱出了一摞被子,將沙發鋪的整整齊齊。
  “這丫頭是看上你了吧,沒想到陳風小弟弟的魅力竟然連國外妹紙都抵擋不住……牛逼啊!”
  在安娜忙活的時候,周婷婷小聲在陳風旁邊嘀咕道。
  陳風摸了摸鼻子,他不是傻子,自然也看出了一些端倪,不過這種事情還是放在心中為妙。
  這時,陳風不禁想起剛才的一幕幕,也就是那些垃圾男被踢爆蛋蛋的場景。
  想到這里,陳風不禁下意識的雙腿涼涼,忍不住打趣道:“不止是安娜,你最好也不要對我的小弟弟有什么想法……”
  噗!
  即便周婷婷是個污污的老司機,此刻也差點被陳風的話給噎死。
  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周婷婷也去幫忙了。
  當然,是去鋪她自己的床。
  全部弄好之后,安娜又打開冰箱看了一眼,不過幾乎是一瞬間,她就又關上了。
  因為冰箱里面啥也沒有。
  “我去超市一趟,很近的。”
  安娜雖然囊中羞澀,但是卻愿意用僅有的錢來招待兩位剛剛認識的異國人。
  “我也去!”
  周婷婷怕安娜再遇到危險,卻是緊跟著說道。
  陳風自然看出了她的想法,不過這么短的時間之內接連遇險,卻是幾乎不可能。
  而且剛才已經鬧出了這么大的陣仗,恐怕已經有有心人注意這里了。
  周婷婷如此明顯的迥異于周圍人的面孔,還是少出現的為好。
  “你不用去了,把錢包拿出就好。”陳風輕聲說道。
  “你當初挾持羅德的時候怎么不早說,我沒帶錢包!”周婷婷又翻了個白眼。
  陳風卻也除了卡之外,根本沒有帶多少現金。
  而就在他們說話的時候,安娜卻是笑著說了一句我有錢之后,就快速的跑下了樓。
  “真是善良的女孩子啊!”周婷婷忍不住嘆道。
  “對了,你們是怎么認識的?!”周婷婷又問道。
  陳風腦中不禁回想起酒吧里的一幕幕,安娜美艷的風情也是從他的腦海中浮現了出來。
  不過那種地方,與當初的安娜看不出絲毫的違和感。
  但是與現在露出本來面貌的安娜,卻是那么的不相和。
  “你好好看家,我出去一下。”
  陳風沒有回答周婷婷的問題,而是自顧自的走了出去。
  “我考,為什么你可以出去,我卻不可以?!”周婷婷怒了。
  “我有這個,你有嗎?!”
  陳風揮了揮手中的人皮面具,頭也不回的離開。
  “……”
  周婷婷真的無語。
  不過她卻是不知道,陳風出氣之后,并沒有帶上人皮面具。
  以他此刻的修為,如果被人窺視的話,幾乎很難不被他發現。
  “喂,賀慶!”
  陳風用身上的聯絡器聯系上了賀慶。
  “陳瘋子,你這次有搞出了什么大事,竟然被鷹國警方給通緝了?!”
  賀慶那邊的聲音與其說是焦急,不如說是幸災樂禍。
  當然,因為賀慶根本還不了解狀況,以為只是單純的警察而已。
  如果讓其知曉其中牽扯到了研究所,血族,甚至鷹國高層之后,恐怕其就不可能這么淡定了。
  甚至還有心思說陳風的風涼話。
  不過,陳風是沒打算告訴賀慶真相的,甚至連被通緝的事情也是絲毫未提。
  超能組當中既然有叛徒,那么特別行動隊當中會不會有呢?!
  雖然確信賀慶,魅魔等人絕對不會被收買,但是低下的人手,卻是說不定了。
  陳風不想冒險,這次想要離開鷹國,最好不要依托國內的力量。
  “基金會的事情辦的怎么樣了?”陳風問道。
  他從騰龍山莊當中得到了一大筆錢,都是那些富豪以及紈绔子弟給的,美其名曰捐款,其實就是為了報答陳風的救命之恩,給的感謝費。
  不過陳風卻是沒有獨吞的意思,而是真的想要這些錢做點實事。
  而這些,他都交給了賀慶去辦。
  賀慶倒是不愿陳風默默奉獻,而是準備以陳風的名義半個基金會,用來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人們。
  這不是壞事,陳風自然沒有拒絕。
  在他的基金會當中,所有的錢,肯定都會落到實處,落到真正需要幫助的人手中。
  貪污,腐敗,不存在的……
  “隊長,基金會的事情辦的十分順利,畢竟那些資金著實不少……不過,你收到的支票當中,卻是有一張空頭支票!”
  賀慶的語氣更加嘲諷了,似乎覺得陳風被騙,是一件十分有趣的事情。
  “誰的支票?!”
  陳風也笑了。
  “就是那個叫做王強的家伙……隊長,你這好像是第二次遇到叫做王強的家伙了吧……”
  “我記得上次中原集團的事情,其中參與宋秋逸案件當中的,就有一個叫做王強的高中生,那家伙也是個壞胚……”
  “沒想到這么快,就又遇到了一個同名同姓的家伙,還都是一樣的壞!”
  賀慶語帶笑意,喋喋不休的說著。
  陳風一愣,還有這樣的事情嗎?!他倒是早就忘了……
  “無論他叫什么,他都死定了!”陳風眼神陰沉了下來。
  他當初救了王強的命,幫其驅除了死氣,沒想到竟然換來的只是一張空頭支票。
  這不是把他當傻子耍嗎?!
  “盯著王強,不要讓其離開華夏,等我回國之后,回去親自找他。”陳風囑咐道。
  不過那邊賀慶卻是沉默了起來,半晌之后,才語氣怪異的說道:“咳咳,那個……王強早就離開華夏了……”
  “他現在正在留學……而留學的地點,你猜在哪?!”
  陳風神色一動,不會吧,難道這么巧?!
  果然,下一刻,賀慶就有些好笑的說道:“算了我告訴你吧,他現在就在鷹國,甚至學校也在你那個城市……哈哈,真是逗死我了……”
  陳風神色微變,他沒想到那個三皇子殿下竟然能夠調動黑面神。
  那豈不是說,這個黑面神乃是蓬萊島在超能組安插的奸細?!
  這個消息可是實在太令人震驚了!
  就連陳風都忍不住心中一顫。
  要知道,黑神地獄當中關押的可都是超能者罪犯或者是實力高強的武者!
  這樣一個重要的部門,卻是被身份不純的人給把控。
  以后如果有什么閃失,比如罪犯逃脫的事情發生,那恐怕立刻就會讓華夏社會陷入大混亂。
  畢竟超能者和武者的殺傷力實在是太恐怖了。
  “老三竟然能夠指揮超能組的高層!”
  “恐怕又是禁地當中的那個老頑固搞的鬼,這樣的人也配做我的父親?!也未免太過偏心了吧!”
  “我除了你們這些家奴之外,半分勢力都絲毫沒有……老三的勢力卻是愈發膨脹,現在竟然都能夠調動超能組的高層?!”
  “如果以后要競爭繼承人的話,我拿什么來爭?!”
  “簡直豈有此理!氣煞我也!”
  陳風目露憤然,大聲咒罵。
  嚴明聞聽此言,也是涌起同仇敵愾的心思,覺得徐家家主的確是太過偏心。
  徐君澤以后撈不到好處,他這個做奴才的,自然也不會有什么好結果。
  “殿下,現在能忍則忍啊!”
  嚴明出聲勸道:“三皇子現在愈發不可阻擋,就連大皇子與二皇子也要避其鋒芒,不敢與其正面相對,更何況是我們……”
  “不過,殿下也未必一敗涂地,畢竟您現在已經有了新的身份,大可以暗渡陳倉積蓄勢力……以后一定可以與三皇子等人爭鋒的!”
  陳風聞言點了點頭,道:“沒錯,我就是這樣想的,否則也不會大費周章,得到陳風這個身份!”
  “父皇不看好我,也不肯給我任何幫助,那我就靠自己的力量強大起來,讓他知道他中意的老三,最終也不過是一個廢物而已!”
  嚴明聽得心中激蕩,連連點頭。
  陳風見此立刻話鋒一轉,詢問嚴明口中的行動是指什么。
  “其實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將一個叫做秦怒的家伙從黑神地獄當中解救出來!”
  “徐福老祖有過預言,說是秦怒乃是繼承徐福秘藏的傳人,所以三皇子才會如此看重此事,甚至不惜親自前來督促黑面神!”
  “為的就是秘藏當中的寶物啊!”
  嚴明說話的同時,眼中也不禁露出了一絲貪婪。
  “原來那個預言指的就是秦怒嗎……”
  陳風也從徐君澤的記憶當中得知了這件事。
  具體就是徐福當年在島國坐化之際,留下了一座秘藏。
  不過千百年來,這個秘藏都無人能夠找到,不過預言卻說,一名秦家后人,將會是徐福秘藏的傳人。
  原來這個人指的就是秦怒!
  “怪不得福山雅人等人對秦怒如此看重!”陳風心中想到。
  “行動什么時候進行?!”陳風又問。
  “黑面神因為獨孤烈的關系,十分小心,并且不敢輕易行動……不過,只要殿下將獨孤烈受傷的消息傳給黑面神,恐怕黑面神機會立刻行動了!”嚴明分析道。
  “哦?!這么簡單嗎……”陳風眉頭一挑。
  “哦,對了,黑面神似乎懼怕的不僅有獨孤烈……似乎還有一人,叫什么我忘了,不過那人據說是什么特別行動隊的隊長……”
  “黑面神對此人也十分推崇,說是此人極為不凡,天生似乎有著庇佑華夏的氣運……”
  “只要此人在華夏的話,他也不敢輕舉妄動,因為必定會被這人給知曉,甚至將他的身份也給暴露出去……”
  “這樣的話,可就得不償失了,畢竟黑面神可是足足熬了幾十年,才熬到了超能組高層這個位置!”
  嚴明又神色一變,緩緩說道。
  陳風心中轟然震動,沒想到僅僅有過一面之緣的黑面神,竟然給他這么高的評價。
  “我有庇佑華夏的氣運么……呵呵,與其說我庇佑華夏,不如說華夏庇佑我……”
  陳風十分有自知之明,并不會因為黑面神的一句話,就沾沾自喜。
  “哼!嚴明,你可知特別行動隊的隊長叫做什么?!”陳風喝道。
  嚴明臉上立刻露出茫然,他當然不知道。
  不過,當他看到陳風臉上得意至極的表情之后,立刻反應了過來。
  “殿下!莫非……那人就叫做陳風?!”
  “正是!就是我現在的身份!”陳風哈哈大笑。
  反正這個事實也隱瞞不了,不如現在直接說出。
  嚴明聽聞此事,也是立刻大喜。
  “恭喜殿下!”
  他立刻真心說道。
  徐君澤偽裝的身份越高,他的前途也越發光明。
  甚至以后等到徐君澤做大以后,將他也給弄到什么特別行動隊當中。
  那時,蓬萊島回不回去也就無所謂了。
  畢竟天地異變在即,就算蓬萊島是圣地,恐怕也難以保全。
  可是特別行動隊卻是不同,這可是華夏的重要部門,說不定會有其他活命的法門,能夠安然的度過天地異變。
  想到此處,嚴明的臉上也不禁掛上了喜色。
  “殿下這招李代桃僵實在是高!不過以后,其他人要是向我問起您的下落,我該如何回答呢!”
  嚴明夸贊了一句之后,又有些擔憂的問道。
  總不能就當作殿下已經死了吧……
  “除了父皇,其他人問起我的情況,你就裝作不知就好!”
  “如果父皇問起,你就說我在華夏入世修行,讓他不用擔心!”陳風立刻說道。
爱棋牌苹果app
重庆时时分析手机版 贵州快3开奖结果查询全部 安徽快三开奖时间 云南决十分开奖令 时时五星计划软件安卓版 掌心福州麻将 安卓版 甘肃快三20190529027 赛马会走势图 福建时时彩开奖结果走势图 上海快三三同号最大遗漏 香港马会投注电话 江西快三今天预测的好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开奖 烈火江西时时软件下载 陕西快乐十分钟组三 王中王一肖中特中奖结果